沈之岳

沈之岳(1913.2.18-1994.2.14)浙江仙居人,1930年5月南京中央军校第八期,国民党间谍。1964年6月起任“司法行政部调查局”局长。毕业于中央警官学校,曾在革命实践研究院、陆军参谋大学、国防大学、国防研究院等处受训。1979年受聘”总统府国策顾问”。曾任国民党十、十一届中央委员。1990年,沈之岳因患肾病曾到北京治疗。1994年2月14日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享寿80岁。

个人简介

沈之岳(1913.2.18-1994.2.14)浙江仙居人,生于浙江仙居县下阁乡西陆村,1930年5月南京中央军校第八期,国民党间谍,遗孀为台湾京剧名旦徐露。1964年6月起任“司法行政部调查局”局长,推动调查局改革,被称为“调查局之父”。毕业于中央警官学校,曾在革命实践研究院、陆军参谋大学、国防大学、国防研究院等处受训。早年投身军统,曾受戴笠派遣打入中共。

1951年9月,国民党当局成立”浙江人民反共游共总指挥部”于大陈岛,以胡宗南(化名秦东昌)任总指挥兼”浙江省政府主席”,沈之岳(化名王明)为政治部主任兼政务处长,后兼大陈专员。

1955年2月2日,蒋经国飞抵大陈岛,开始执行撤退大陈的”金刚计划”。经过蒋经国的反复动员和沈之岳”专员”发布的大陈岛将有”最激烈的战斗”的布告,岛上1.4万多民众被迫告别家园与军队相继撤离。沈之岳赴台后,初任”内政部”调查局督察室主任,之后调任”国防部”情报局副局长及国民党中央第二组副主任,后升任”调查局”局长。

1978年调任国民党中央社工会主任。1979年受聘”总统府国策顾问”。曾任国民党十、十一届中央委员。

1990年,沈之岳因患肾病曾到北京治疗。1994年2月14日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享寿80岁。

人物生平

沈之岳年轻时曾加入中共在上海的地下组织,并化名李国栋(一说化名沈辉),经西安到延安,进入中共红军大学,毕业后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的秘书,所以有“沈之岳曾任毛泽东秘书”之说。沈之岳后随叶挺赴皖南收编新四军,直至新四军被国民党反动派袭击并屠杀,沈之岳转至戴笠系统的军统局、担任东南特侦站站长。沈之岳赴台后,初任“司法行政部”调查局副局长,之后调任“国防部”情报局副局长及国民党中央第二组副主任,后擢任“调查局”局长。国民党“保密局”大陈岛站站长沈之岳派遣特务潜入大陆成功,偷拍了几张奉化、溪口的照片献给蒋介石,蒋介石大悦,沈之岳被提升为“司法调查局长”。1951年9月,国民党当局成立“浙江人民反共游共总指挥部”于大陈岛,以胡宗南(化名秦东昌)任总指挥兼“浙江省政府主席”,沈之岳(化名王明)为政治部主任兼政务处长。

1955年2月2日,蒋经国飞抵大陈岛,开始执行撤退大陈的“金刚计划”。经过蒋经国的反复动员和沈之岳“专员”发布的大陈岛将有“最激烈的战斗”的布告,岛上1.4万多民众被迫告别家园与军队相继撤离。

传奇人生

对于沈之岳这段往来国共之间的经历,国民党称沈之岳早是戴笠手下、奉命潜入共产党,共产党可能为了家丑不外扬,对这种说法不加否认,但一说沈之岳根本就是共产党、后来叛逃投戴笠──如果从共产党对他恨之入骨的情况,看来较似共产党对待叛徒的情况,更有意思的是:沈之岳在1960年代传闻曾从澳门进入中国大陆(公开说法是至澳门敌后工作),而在1990年蒋经国死后不久,沈之岳确曾回到大陆,外传为苏志诚之前的国共密使。这些稗官野史,更增添了沈之岳一生的传奇色彩。1950年沈之岳奉派至蒋经国先生主持之石牌训练班任副主任兼训导组长,1951年10月调大陈江浙反共救国军总部政治部主任兼中国国民党大陈特派员办公室秘书长,浙省政府委员兼代省主席、大陈行政督察专员等要职,1953年大陈总部改组为大陈防卫司令部,沈先生留任。1955年执行称为“金刚计划”、“飞龙计划”,安排大陈、南麂军民撤退。在大陈期间,沈之岳做了一件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十分感激的事──他派人潜回蒋介石故乡奉化,将蒋母墓、丰镐房、报本堂、雪窦寺的诸多景物,拍成照片,献给蒋介石。蒋介石甚为称赞,不久,沈之岳升任少将政治部主任。1963年4月20日,沈之岳以情报局副局长兼中二组副主任身份,潜至澳门,部署对大陆的行动破坏。当时沈之岳化名孙子超,在澳门新新酒店、同盟酒店各开一个房间,实际上住在“中二组”澳门特一组的驻地。据当时中共特务王芳回的回忆录,沈之岳行踪被共产党完全掌握,华南办事处将资料直送北京。当时,中共高层曾考虑将沈之岳从澳门捉拿来大陆归案,给蒋介石父子以颜色看看,后后采取较缓和的做法,由公安部通过外交途径,通知澳葡当局,澳葡当局逮捕了一批特务,将沈之岳驱逐回台湾。沈之岳因此受到撤职查办的处分。

不过隔年1964年,沈之岳在蒋经国的极力推荐下,出任调查局局长,一手建立了调查局的制度,并培育大量有别于军统、中统的高素质新时代特务,规定调查局干员必须有大专以上学历、最好能通一、二种外语等等。同时沈之岳也一手建立了预决算外的调查局小财库,在戒严时期透过两岸贸易(如中药材等)及炒股票,替调查局开辟了预算外的工作经费来源,而他本人一介不取、两袖清风。一直到现在调查局成员都十分推崇、感念沈之岳。调查局长缷任后,沈之岳曾任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央评议委员,最后公职是总统府国策顾问。1990年沈之岳因患肾病曾到北京治疗,1994年2月14日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

抗战初期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陕北的延安是中共中央驻地,也是八路军后方大本营。朝朝暮暮,风晨月夕,宝塔山下,延水河边,时时传出雄壮的抗日歌声。被迫实行联共抗日的国民党政府还在延安城里保持一些机构,街上一些建筑物门口挂着“肤施(延安旧称)县党部”、“肤施县政府”等牌子,邮局等部门也由他们控制。敌我阵营分明,中统、军统也在延安设了秘密据点,时不时搞些反共活动。1938年4月,延安城外东郊公路上尘土飞扬,从西安方向驶来两辆军用卡车,在哨卡上受到边区守卫部队和民兵的检查。司机和同车的上校军官均出示了特别通行证,并表示他们是奉胡宗南司令之令护送肖致平教授、刘永川教授二位名流来延安参观访问的。那军官完成了任务后,即傲气十足地与八路军官兵和民兵挥挥手,转身上车,绝尘而去。肖致平教授很激愤反感,指着驶远的军车骂了一通;刘永川教授则保持儒雅的风度,与检查人员客气了几句。随同二位教授访问延安的还有一位英俊青年,名叫沈辉,长着一张国字脸,双眼很有神,身材中等略高,穿着朴素的卡其布中山装和已补过的半旧牛皮鞋,仪容整洁,神态谦和。他名义上是肖教授的私人助手,显得学生味十足。

实际上像肖致平这样的教授在当时并不享有很高的知名度,但他是较早要求参观访问延安的高级知识分子,故而他与刘教授都受到很高的礼遇。到了延安后,他们被安排住在杨家岭中央招待所的窑洞里,天天有热水供应,有警卫分班保护,伙食也远远好于延安的党军政干部。抗战初的延安,天天能吃上猪肉、白面馍馍和白菜、萝卜、豆腐等菜肴是非常之不易的。沈辉表现得很谦恭温顺,总是少言寡语,与二位教授保持着无形的距离。他看八路军演练时很认真,还主动上球场和八路军官兵打篮球,很投入。傍晚,在流萤闪亮的延水河边漫步时,这个沈辉倾听着《黄河谣》、《延安颂》等歌声时,竟然潸然泪下,情不自禁地跟着哼唱起来……30天很快就过去了,肖致平、刘永川二位教授恋恋不舍地向东道主提出告辞,说如不及时回西安,将招致破例为他们提供帮助的胡宗南将军的不满,而胡一向是以既抗日又反共而著称的。不想沈辉却坚决不肯走了,要求留在延安就地参加革命。他向有关方面表示:当初正是出于想投奔延安,才中止在“中大”的学业,主动要求给与他父亲是世交的肖教授当随员的。

边区保卫处按照规定对沈辉实行严格的政审,周兴处长与他两次谈话,试图发现什么破绽。抗战时期的延安处于胡宗南20万装备精良的大军包围之下,为防范国民党特务的渗透破坏,对进入陕甘宁边区的人员一律实行政审与调查,且大多行之有效。据沈辉自我介绍,他是河南息县人,在家乡读完中学,1936年考入开封师专,抗战爆发后南下入川,经肖致平教授相助,以同等学力进入重庆北碚的、由南京内迁来的中央大学一年级就读……

保卫处结束了对沈辉的政审后,周兴出于搞政保工作的强烈责任心,又请重庆中共党组织进一步协助调查沈辉在“中大”的情况,应当说是够慎重的了。在重庆那边信息未反馈回来之前,沈辉被安排在边区政府教育部普教科当临时性的助理员,暂不定编制。不久,保卫处副处长王范在延长县处理了一起日特汉奸破坏案后,回到延安向周兴作了汇报,周兴也向自己的副手说起手头处理的几件事,彼此交换了看法。王范带领保卫人员逮捕特务头目超尘,用他的话说只是牛刀小试,他根本不相信国民党的特务都这么好对付,他与李克农、汪东兴都认为那很可能只是敌人用来迷惑中共党注意力的一种舍卒保帅的花招,肯定还有潜藏较深的敌特。王范特地找沈辉闲聊了一次,试图作出准确的判断。沈辉很沉稳,应对如流、从容不迫,惟一的疑点是他自称是河南人,但口音却总有江南苏浙一带的味道,令王范生疑,于是单刀直入地向沈辉发问。沈辉笑着解释,他小时候在上海舅父家住过几年,舅舅在美孚煤油公司当职员,他在上海徐家汇长寿路小学念过书,因而说话带一点江浙口音。他还说了几句不太纯正的上海话,王范审慎地听着,点点头,看来沈辉的解释大体上还是站得住脚的。

即便如此,王范和周兴一样,还是不能完全对沈辉放心,他们等待重庆中共党组织对调查函的回复,同时对沈辉作适当的监控。抗战时期一点也不能放松警惕,延安民间已流传一些政治谣言,比如说边区政府主席王明(陈绍禹)和妻子孟庆澍因政治上失势,打算在苏联驻延安党中央联络员帮助下出逃等,还称日军将出动百架飞机炸平延安……这些谣言肯定是国民党特务炮制的,意在蛊惑人心。

反特行动

“进步青年”沈辉竟然还真是个极为老练的特务。他的真名叫沈之岳,浙江人,在杭州读中学时就很反动,在浙江警官学校学习时加入国民党。1932年,他经特务头目叶翔之介绍,进入戴笠领导的军委会特务处(军统的前身),主要在上海的几所大学里以进步学生面目出现,进行特务活动,破坏过光明读书社等中共党外围组织,是戴笠心目中的干员。沈之岳善于伪装,又读过《向导》、《社会主义ABC》等马列书刊,自学过俄语,又通晓英语,枪法也很准,自认为文武双全。抗战前,沈之岳在上海、杭州两地诱杀过七八名共产党员。他父亲与肖致平虽认识,却并非什么世交。那么,肖致平教授何以承认这个说法并且让化名沈辉的沈之岳随同自己去延安参观访问呢?是不是肖致平有意而为之?由于年代久远,这已成了悬案,以至于前些年海外有报刊指出肖致平有两重性,他与军统上层有过一段暧昧的令人生疑的关系,没有他的帮助,军统大特务沈之岳是很难进入延安的。沈之岳设法冒险潜入延安,是为了执行伺机谋杀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绝密使命。他为此作了周密的准备,还向他的直接上司、军统驻陕坝工作站站长毛人凤立下军令状,表示他只要潜入中共严密控制的延安,定然不会失手,他将相机行事,力争刺杀行动成功,作为对党国的报答。毛人凤是戴笠安插在陕西的心腹,他表面是户县政府的书记员,沉默寡言、敬职本分,实际上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奸诈阴毒、多谋善算,喜怒不形于色。他与戴笠是浙江江山同乡,关系极为密切。戴笠曾有意让他潜入延安,他深知中共政保部门的厉害,没敢拿性命去冒险,却一直在物色手下的特务。从军统西安站调到陕坝站工作的沈之岳主动请命,真令毛人凤喜出望外。

沈之岳在洋溢着抗日气氛的延安待了一个多月,却不能不处处小心谨慎。他总感到自己处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之下,稍有闪失定然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为自我保护计,他迟迟不敢与先潜伏在延安的同伙接头,甚至不敢走近枣园的毛主席夫妇住地和杨家岭中央机关驻地以避嫌。边区保卫处自收到重庆的调查回复后未再找他谈过话。

沈之岳去“抗大”操场打完篮球比赛回来,在自己住的窑洞前的老榆树下发现有同伙来找过他的标记:是两块土疙瘩叠放在一起,这是他潜入延安前与毛人凤定下的标记,相当隐蔽。他既高兴又感到惊恐,趁住同一窑洞的几个教育部干部还未回来,他东找找西望望,发现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烟盒纸,纸上用暗语写着两行字,约他次日中午去甘泉县杜甫祠堂一晤。沈之岳不由得心惊肉跳、浑身冒汗,他取出火柴烧了纸条,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他考虑再三,还是没敢去,与这个未曾谋面过的同伙的联络也就暂时中断。沈之岳奉科长之命去延安城外飞机场,找国民党一方的高仲谦县长签办一个公文。县政府原先在城关内大街上,原为清末的县衙门,日军6架飞机空袭延安,县府大堂被炸毁,办公人员死伤好几个,高仲谦只得去飞机场边的窑洞办公,挂出牌子。那孔窑洞很大,里面有飞行员宿舍,还空十几张床位,可作县政府员工、眷属的住宿之处。高仲谦的妻子高秀蓉也住这儿,她总是愁眉苦脸。高仲谦签完公文,与沈之岳聊时局,他很健谈,夸耀自己守土有责,善于与中共方面周旋,已多次见过毛泽东主席,毛泽东邀他担任边区议会参政员但他谢绝了。他的压力很大,正为在飞机场窑洞边再挖几个窑洞供县府办公使用而与八路军留守处司令肖劲光交涉。

在送沈之岳离开时,高仲谦突然说到:就他所知,潜伏在延安城内外的党国同志正在策划搞一连串的破坏行动,旨在动摇中共在陕西根据地的政治基础。高还说米脂、绥德的地方保安团已着手准备作配合,计划在延安局势出现动乱时就对当地八路军驻军动手……沈之岳听了不由大吃一惊,他知道延长县县长周景龙、甘泉县县长杨烈是中统干部,鄜县县长蒋隆延则是军统干部。但他并不知道被重庆方面认为有“亲共”倾向的高仲谦仍是自己坚贞的同志。当下他与高仲谦紧紧握手,小声表示他一定会有所作为,希望高县长多保重。尽管如此,沈之岳想来想去,还是不敢有所行动。他甚至不太相信米脂、绥德等县的国民党保安团会是训练有素、士气高昂的八路军留守部队的对手。临阵退怯使得沈之岳终于侥幸地逃脱了灭顶之灾。

经过沈之岳的再三要求,他被送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换上了八路军的灰布军装,扎起皮带和绑腿,过起军事化生活。他任劳任怨、艰苦朴素、乐于助人,开会学习积极发言。康生还当着罗瑞卿校长等领导的面表扬过沈之岳,要求同志们改变对来自国统区进步青年存在的某些偏见,帮助和培养他们。沈之岳俨然从里到外都换了个人,还向普干班总支书写了入党申请书,请组织上考验他。应当说,沈之岳是一个没当过演员的称职演员。30多年后,沈之岳在台湾扶摇直上,当上国民党政权的安全局中将局长,他比旧日上司毛人凤以及季源博、张炎元等特务头子更走红,且成为蒋经国的心腹。他在自己写的回忆录中,回忆了他当年进出延安的经过,大吹特吹他如何与延安中共保卫人员周旋、斗智斗勇云云,其实根本就没这回事。

王牌特工

他年轻的时候是军统高手,曾打入延安试图刺杀毛泽东,在延安他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并作了康生的得意弟子。

他的伪装如此巧妙,以至于直到今天大陆官方对他的履历依然错误重重。

国民党全面崩溃败退台湾的时刻,他先是训练出了此后国民党二十年间的特务骨干,尔后转行有声有色地作了军政大员,还曾经化装潜入大陆活动。

他为横行一时的中统送了终。

他被尊称为“调查局之父”

他在澳门指挥刺杀刘少奇,失败后全身而退。

他指挥过国民党特务在非洲抓捕叛徒。

他主持粉碎了在日本的“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让台独分子恨之入骨

他逮捕过李登辉

他迫降过辜宽敏

他审问过李敖,李敖反而写书夸他。

他晚年到大陆“治病”,据说邓小平、胡耀邦亲往探视

他被怀疑为共产党在台湾至死未被发现的两大卧底之一。

他外貌和蔼可亲,却被形容作“人面兽心”

他善于理财却分文不取,一生两袖清风

他娶了出身伞兵飞虎部队背景的京剧名伶

转自蓝色007传奇原作者:萨苏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9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