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振邦

  傅振邦,字维屏,号梅村,因出生于入梅之日而得此号,山东省莱州府平度州昌邑县虫埠村人。嘉庆十九年四月二十五日(1814.6.13)戌时生。另有同名湖北能源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董事。

简介

  道光十四年中武举,道光十六年中进士,历任湖南长沙协中军都司、绥靖镇右营都司、湖广镇筸镇中军游撀、湖南抚标中军参将、贵州定广协副将、管带湖南官兵副将,江苏徐州镇总兵、总兵衔提督、河南巡抚、广西记名提督、云南提督、直隶提督、直隶总督[同治11年曾国藩病重间及李鸿章在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间,台湾故宫清史档案有记载]、国朝多次委任三省、十一省军钦差经略大臣(其权职高于总督,掌管军、政等要务;关于其子凤颺教案处理件,皇帝所述);任直隶提督后期,兼督京师九门军政要务、晚年图安静,且一直从心理上对慈禧掌政有成见,于是请调湖北任提督。后被国朝敕封为建威将;逝后晋封荣禄大 夫等。

相关

  家庭情况

  振邦有妻范氏,诰封一品夫人,晋一品太夫人;继配张氏,诰封一品夫人,晋一品太夫人;妾配刁氏,李氏等分别诰封一品夫人。长子傅凤颺(嗣),次子傅凤翔。

  时代背景

  满清是中国历史沿革过程中较特殊的朝代之一,在满清皇帝的心中,汉官永远都不能全然托付江山大事,他们唯恐其政权一旦被颠覆。由于那个时代的匪帮群体及捻军大营中,往往都会云集相当数量的武当高人,振邦的文才每科必中外,其武技及军事策略更是盖世有威,因此,几十年大臣和钦差生涯中,许多时间驰骋于全国各地保家卫国除害安民;他还镇压过太平军的政权颠覆行动等;在特殊情况下,多次抚援过曾格林沁亲王、曾国藩、李鸿章、袁甲三[袁世凯之从叔]等。因功绩累累而从不自宣,因德行端正与人为善,文武大略过人却从不夺势争功,而倍受大清朝廷和重臣向荣、曾格林沁亲王、大学士曾国藩、大学士李鸿章、英桂、翁同龢、礼部尚书,武英殿总裁毕道远、总督丁宝桢尊重。与众多名臣――陈国瑞、詹启纶、何建鳌、英翰、姚广武、和兴等私交也较深。从文史档案及相关文献中可以看到,与曾格林沁亲王、曾国藩、李鸿章、袁甲三、丁宝桢等个人关系极其密切。

  常胜将军

  振邦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转战十几省区,连连攻破敌匪营垒,不计其数,解救平民百姓,安定一方,被朝廷和军中誉为“傅振邦古北口军,天下第一劲旅”;是晚清极少的一个所向披靡,每攻必克的“常胜将军”。这一点,恰与清朝慈禧的大红人曾国藩的履战履败形成了反差。振邦先祖自殷商大宰相傅说起,到汉朝开国勋臣傅宽、只身除斩娄兰王的民族英雄傅介子,以及后来的世代先辈,都传承着有着较鲜明独特宗族风格的武术技能,他的武功精湛,也是青出于蓝的,并且,他的文蕴也同样深厚。在政治军事生涯中,他曾改变了皇帝的主意,采取知胜法略,几路合军在他的亲自统帅下,纷纷击溃各路贼匪并毁其营巢。避免了极其危险的大型失败,反而取得最令人震惊的胜利。

  个人性格

  振邦为人之坚忍宽怀还在于,满清皇帝、僧格林沁亲王、李鸿章、曾国藩等常常借他的兵丁(京兵),皇帝不知情的情况下长期拖欠他的军饷,他就组织官兵以生产劳动代强身健体,磨练负重和耐力。而且,他的功绩满臣族胜保及伊兴阿别人却会拿去虚报享用。镶白旗胜保,在其授任钦差大臣之后,与两面三刀之徒苗沛霖同流合污;后以“骄纵贪淫,冒饷纳贿,拥兵纵寇,欺冈贻误”之罪于同治二年赐死。因振邦资格高于更多大臣,曾亲王阵亡后由他统帅三军。这在大清帝国史上也是罕见的,可见,清朝是努力促进满汉和睦关系。

  振邦先世居于巴蜀之成都温江,元末[约1350年]皇庆政权更易时,迁徙安徽凤阳府,明洪武二年迁河南省开封府(汴州),一年后迁徙山东省莱州府平度州昌邑县傅家泊,清初十世祖登全公携一小支移居虫埠。从《山东莱州昌邑傅氏支谱》及明清有关官方珍贵史料中可以看到,世代多为军武朝官或地方军政官吏[不完全统计,仅其一支家谱中就一百五十多名]。其曾祖傅焕是个德高望重且在人前很有身份的地方名士,官至武畧骑尉、封建威将军;其祖父傅丕承,太学生,为武畧骑尉、建威将军、荣禄大夫;其父亲傅长清,嘉庆庚申[1880年]中武举,历任江西抚州所领运千总、武畧骑尉、诰封建威将军,荣禄大夫。振邦兄弟六人,行四。

  青少年时期

  振邦于嘉庆十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戌时生。少小聪慧有志,真诚仁义。七岁入塾读书,同时精习骑射及武功,19岁参加地方州府考试并名列榜首,道光十三年[1833]中武举,道光十六年特科,中武进士,并被道光皇帝看中,钦点为御前侍卫,擢乾清门行走。

  振邦文谋武略兼备,而且忠诚淳厚,道光皇帝较器重,朝中重臣更视其为栋梁之材,时值天下动荡不息,便向皇帝力荐起用其从戎试帅。

  仕途经历

  道光三十年(1850),追剿新宁大枭匪李沅发,奋勇挥军争战中,腕部受了严重的枪伤。事平后叙功,赏戴花翎。同年九月,实授游击(相当于次参将)。

  咸丰二年,粤匪围广西省城,振邦奉檄赴援,随大营追贼兴安、全州,并至湖南道州,屡有斩获。

  咸丰三年正月,随钦差大臣向荣由湖北武昌剿贼东下。七月,升湖南抚标中军参将后,仍留军中效力,统领川黔楚粤官弁兵勇。十二月,以帅军围攻江宁匪逆统领有方敍劳获功,皇帝御封其绰克托巴图鲁勇号。

  咸丰四年三月,推补贵州定广协副将。五月,命署江苏徐州镇总兵。因会贼由芜湖犯东坝,陷高淳,向荣奏请皇帝,留振邦于江南,统兵迎撀。振邦不负朝廷及众长辈大臣之重望,引军奋战,水陆均捷,并复其城。旋由小丹阳进规太平府,克之,遂乘胜逼秣陵关。在迎撀采石来擈之贼的战斗中,虽礮伤手腕,仍战益力,贼遂四处奔溃逃命。七月份,杨秀清得到探子报告,知道向荣由于分兵援助吉尔杭阿,江南大营兵力单薄,便命令安徽芜湖的太平军悄悄出兵,偷袭东边一百多里外的东坝。向荣得知芜湖太平军的动向,派傅振邦和福兴领兵阻截。两军在芜湖东南边约八十里处的水阳遭遇,清军大败太平军,乘胜向东北方向推进约四十里,攻克了高淳。与此同时,太平军派出几支部队,攻击天京光华门外的七瓮桥,清军参将张国梁率部抵抗,以少胜多,将太平军击退。九月份,杨秀清决定继续执行攻击江南大营的计划。他给镇江和太平的部属送去密件,命令镇江的部队出兵西进,太平的部队出兵东进,与天京的部队一起,夹攻清军江南大营。不料,送信的谍报人员被傅振邦捕获,与向荣商议后决定将计就计。向荣、傅振邦、张国梁分别攻打,斩杀太平军五千余,并于9月6日成功攻占了太平。

  咸丰六年正月,莅江苏徐州署任。督军援宿州,解其围。三月,败捻匪张乐行于瓦子口,悉毁其巢,击退蒙城北犯滩口之庞大捻贼。五月捻首王得六等踞永城铁佛寺,阻击国朝大军进兵之路,振邦由青里集会攻,擒其渠,悉毁附近贼巢。以出境累捷而实授江苏徐州镇总兵。值江宁大营失利,向荣上奏其情形,朝廷命振邦驰援于江南。八月,携总兵明安泰、秦如虎统军分路迎击,攻破东坝逆贼,肃清高淳县境。乘胜进击蒲塘,规取溧水,设伏诱贼,垒获大胜。逆贼百计反扑,终未得逞。先后夺取逆贼营垒数以百记,毙逆贼二万有奇。

  咸丰七年四月,收复其城。捷入,谕嘉其“尽心筹划,剿办有方,实属谋勇兼优”。五月,击败湖墅逆贼,追击至龙都,遂与提督张国梁会攻句荣,克之。论功,赏加提督衔。

  咸丰八年正月,增援宁国,拔湾沚、黄池,郡城解严。四月,朝廷命其酌率官兵迅速回军徐州应援,旋敕命其衔钦差帮办袁甲三军务。时值捻匪蜂起,振邦驰逐江北、皖、豫之间,擒石得珍於山套;覆李大喜於符离;蹙孙葵心於茨河,归德、陈州均肃清,大清名臣及军机处上谕以提督记名,皇帝准奏并御笔朱批,以提督遇缺署任。

  咸丰九年(1859年)正月,袁甲三因重过而被朝廷罢免,朝廷命振邦赴曾属全权代理其军务之任,由满八旗副都统伊兴阿副之,苗沛霖为麾下重将,攻凤阳北,战绩较丰。同时,仍督办三省剿匪事宜。二月,复命帮办钦差大臣胜保军务,其时以提督衔巡抚执事,并仍钦差督办三省剿匪事宜。时捻自西华趋舞阳,破官军于北舞,邱联恩战死。伊兴额悉军西援,振邦等劾以龃龉罢之,以协领关保督河南军。抽天津海防军,遣协领德楞额将屯曹州。浍北捻渠刘添福等匪首纠其党羽三万余众,重围团练苗沛霖之营盘,试图开通一条逃窜路径,朝廷速命振邦驰救。至是,督帅官兵多方进攻,苗沛霖亦从内冲出,遂击毁贼垒二十四座,迫退来援之贼。乘胜攻克浍南,阵斩贼酋任乾,夷其圩。同年四月,授云南提督,因战事紧要,朝廷命其仍督师该地区之军政事宜。浍南自任乾授首,蒙城王家圩等诸圩闻知任乾已被击毙,纷纷自行乞降,唯独淝南板桥集窝踞之贼陆连科继续负隅久抗。振邦设计招降其所属之黄家圩贼首,得其李华东密为内应,终于生擒陆连科并就地诛之,淝南北六十余圩贼营悉知后,纷纷自行就抚。捷入,朝廷传旨予以嘉奖。五月,捻军由峄至滕,徐州傅振邦率兵尾追,捻军夺路而走。六月,定远被贼围困,上命振邦救援。振邦奏言:宿、定两地相距较远,期间敌营林立,绕道南下,缓不济急。如亲率一旅以往,贼必截我归路,其势实难兼顾。朝廷准之。继而定远失守,振邦随机应变,遂先西顾为重,拟取道蒙城而南进,先调遣马队自南平驰往,奏入,谕令与胜保联络声势,相机剿办。八月,贼由朱家口直扑宿州城,为振邦所击溃。贼窜至固镇,欲于方家坎渡口突出,振邦于南岸不利之地背水而阵,张两翼以智进战,激烈持续四时许,敌匪终于溃退。九月,孙葵心窜唐家寨,将由丰县窥伺济宁,永城复有马贼,势欲北趋,振邦挥军猛烈截击之,贼惨败而退。

  咸丰十年正月,朝廷复诏袁甲三代胜保为钦差大臣,其时傅振邦钦命督军徐、宿剿匪之事,毋庸与袁甲三偕军,敕太原总兵田在田辅助振邦军务。其时浍南之捻匪屡窥徐、宿,其老巢袁、徐两圩跨踞浍南、河北之临涣、韩村,此为渡浍北突围之要道,而赵家海圩位居于其中,地势尤为险要,振邦督军智剿,灭贼二千余众;乘胜追击,连破其冲要临涣、韩村、赵家海、张圩,其余圩垒之贼,皆自拔就抚。遂渡浍河攻剿袁圩。值捻酋刘添福自豫回窜,即将其击败之;而后,再破之褚庄、邱家圩、檀城等营垒数十座,五战皆捷,歼贼六千有奇,擒其贼酋任护、任大牛等,皆就地正法。东路捻匪扰宿、迁、睢宁,逼近徐州城,振邦督军激战于苗村等地方,捻匪马步党羽数万之众,潮水般迎面扑来,振邦以其娴熟之战略督军分路迎击,大破之,捻匪全部被歼毙。闰三月,率部攻克阎圩,履次击溃其增援之捻匪。李大喜复纠党羽六万余众,阻断振邦大军之粮道,血战半日后,擒之。其地方百姓加入,军民合力缚其捻匪首领任虎、邓三摩等,就地诛之。复破援贼并攻克阎圩,擒李大喜。四月,连克浍南解沟、五沟、任圩等贼巢,斩贼首李四喜、任友等三十余名,收抚童亭、藕池四十二圩。五月,驻军孙疃,会攻袁圩,捻首刘添祥等纠党羽八万之众,大举来援,振邦据其形势分军击之,攻克其敌垒十数座,而永城之捻匪万余众却直趋童亭,窥孙疃驻军大营,欲增援袁圩之同党,振邦令副将龚耀伦等帅官兵出击,一举挫败其众匪,擒捻首赵学焕等。因暑期至,绵绵雨季不利战事,遂回师。七月,拔蒙城之西洋集贼圩十四座。颍、亳之捻首姜台凌等北窜浍南,振邦判断情形而布置,据险力战,奋勇截击,挫溃并擒贼目百余。八月,复攻克敌垒数十座。僧格林沁至济宁,奏言:“捻众繁多,其出掠,伺空虚,避官兵,以焚掠胁俘良民,党众日增,马步数万,列队百里。兵少贼多,众寡悬殊,如欲攻其巢,则相距一二百里外,井堙地赤,裹粮携水不能持久,退为所蹑,往往失利,十年以来,未有能进军接仗者也。臣军万二千人,请合傅振邦、德楞额二军,直攻老巢,荡平丑类。”文宗手诏,以无后劲为戒。十一月,振邦旧伤复发而不能持,遂病势再重,奏请准予回籍医治,朝廷允之。命由田在田代之。

  咸丰十一年三月,朝廷命振邦疗伤期间钦差督练民团防堵登、莱、青三府。振邦奏言:择要防堵,必于险隘处所,臣病未痊,训练布置,实在为难。拟专办团练。朝廷传旨允之。时捻首李成猝至直隶高阳,振邦派遣练军击溃之,遏贼东趋。冬十二月,朝廷命振邦即返回京师候简。

  同治元年正月,钦差大臣胜保以振邦“和平深德,勇谋有为”奏请朝廷调振邦帮办皖、豫等几省区军务,允之;嗣因山东军政事紧而不果行。

  同治二年,僧格林沁亲王奏请朝廷,振邦予以增援,允之;上命振邦调统前军,大举进攻淄川、白莲池(该处之匪实为残害一方之庞大邪教组织),复援蒙城等地,纷纷克之;朝廷传诏下优敍。继之敕命钦差增援安徽军务,解蒙城之围,擒叛臣苗沛霖以及毫州贼渠姚得光等。

  同治三年,从破捻酋张宗禹於湖北之随州,一路势如破竹,连获大捷;复攻溃发、捻各路巨匪于应山之孟畈店、吴家店、陈家畈等地。

  同治四年闰五月,枪伤再度重发,奏请朝廷准予回籍疗养,允之。未几疾愈,但体弱,遂奏请留籍督办登、青、莱,移扼张秋河防。却因故传旨急命督军增援曾国藩,但时值山东同样匪事紧要,巡抚阎敬铭并奏言振邦熟悉山东地方情形,督办统管山东地方及僧亲王满蒙汉马步全军更为得力,从之。

  同治六年八月,直隶枭匪逸入临清等地,振邦率军驰剿击溃,其后,贼回窜至周曲。振邦与直隶道员余承恩设计诱敌,枭匪终穷途末路,不能自救,遂乞求收降,允之;但未几复叛。皇帝视其为轻率收降,后果甚是不良,十月六日降下旨,只摘去振邦顶戴,以示薄惩,但因战事成需,振邦职事不变,依然督办军务。十二月,振邦率军追击枭匪至山东夏津,因统帅有方,连连获胜,全部歼毙之。山东巡抚丁宝桢及李鸿章等重臣联名上奏朝廷,恳请皇帝赏还振邦顶戴。

  同治七年,复因钦差督剿枭匪、为防守黄河等累积大功,下部优敍。是时,西部捻匪全部荡平,李鸿章以振邦作为钦差团练大臣,集军民建立坚固河防等,深资保障,上谕奏请皇帝予以厚重优敍。皇帝下诏,提督遇缺先行简放,并补予元年应得之恩荫,长子凤颺获得皇帝恩赐。

  同治八年,授直隶提督,另兼任官军团练钦差大臣,督管皇廷古北口军队兼辖京师九门提督等要职;曾国藩去世前后短期任职总督。此时,像振邦公这样的元老,已经无几人在朝廷从事或者健在人世。

  慈禧和光绪皇帝得知后,传诏言:

  ……兹闻溘逝,轸惜殊深!加恩照例赐恤;任内一切处分,皆予开复。应得御典,总理衙门查例具奏。

  蒙恩,于光绪十御赐全葬、御赐祭文、御赐墓志铭,御谥“刚勇”,并敕封建威将军晋封为荣禄大夫等;宣付国史馆为其立传。附祀京师昭忠祠[位于北京报国寺内的顾炎武祠]。于光绪十四年,在山东昌邑原籍建立官方专祠,列入官方祀典,每岁两祀,山东省地方官员前往至祭。

  国朝权威又论曰:傅振邦秉性忠直,知人善任,老于军事,持重无失……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