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皇后

陈文帝沈皇后  沈妙容(?—605年),陈文帝陈蒨皇后。吴兴武康(今浙江湖州人)。父沈法深,官梁安前中录事参军,追赠光禄大夫,爵建成县侯;母高氏,追封绥安县君。
  梁大同中,十几岁的沈氏家给了陈蒨。侯景之乱时,陈蒨和沈氏在吴兴被侯景等人抓去,软禁起来。陈霸先登上皇帝宝座后,陈蒨被封为临川郡王,沈氏封为临川王妃。永定三年(560年),陈武帝病逝,陈蒨即位,是为文帝。沈氏被立为皇后,陈伯宗即位后,沈后被尊为皇太后,她居住的宫殿被称为安德宫。
  废帝陈伯宗是沈后的亲生儿子,但懦弱无能。皇叔安成王陈顼乘机专权。沈后见陈顼野心越来越大,情急之下,乃秘密贿赂宦官蒋裕,让他诱使建安人张安国据郡造反,企图以此来让陈顼上当。无奈张安国谋事不密,被人告发,落得身首异处。当时沈后身边的宫女侍从,都了解其中的内幕。沈后担心这些人连类自己。就把他们全部杀掉。没过多久陈顼夺取帝位,废除陈伯宗为临海旺。陈顼就是陈宣帝。沈后被尊为文皇后。
  陈朝灭亡后,沈后被隋军掳到长安。隋炀帝大业初,她从长安返回江南,不久后去世。
  

史料记载

  

  世祖沈皇后,讳妙容,吴兴武康人也。父法深,梁安前中录事参军。后年十馀岁,以梁大同中归于世祖。高祖之讨侯景,世祖时在吴兴,景遣使收世祖及后。景平,乃获免。高祖践祚,永定元年,后为临川王妃。世祖即位,为皇后。追赠后父法深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封建城县侯,邑五百户,谥曰恭,追赠后母高绥安县君,谥曰定。废帝即位,尊后为皇太后,宫曰安德。

  时高宗与仆射到仲举、舍人刘师知等并受遗辅政,师知与仲举恒居禁中参决众事,而高宗为扬州刺史,与左右三百人入居尚书省。师知见高宗权重,阴忌之,乃矫敕谓高宗曰:“今四方无事,王可还东府,经理州务。”高宗将出,而谘议毛喜止之曰:“今若出外,便受制于人,譬如曹爽,愿作富家翁不可得也。”高宗乃称疾,召师知留之与语,使毛喜先入言之于后。后曰:“今伯宗年幼,政事并委二郎,此非我意。”喜又言于废帝,帝曰:“此自师知等所为,非朕意也。”喜出以报高宗,高宗因囚师知,自入见后及帝,极陈师知之短,仍自草敕请画,以师知付廷尉治罪。其夜,于狱中赐死。自是政无大小,尽归高宗。后忧闷,计无所出,乃密赂宦者蒋裕,令诱建安人张安国,使据郡反,冀因此以图高宗。安国事觉,并为高宗所诛。时后左右近侍颇知其事,后恐连逮党与,并杀之。高宗即位,以后为文皇后。陈亡入隋,大业初,自长安归于江南,顷之,卒。

  《陈书》

陈后主沈皇后

  沈皇后(?年—?年)沈婺华,吴兴人,南朝陈后主陈叔宝之妻。生年不详,约卒于唐太宗贞观初年(628年左右)。性端静,寡嗜欲。聪敏强记,涉猎经史,工书翰。陈宣帝太建三年,(公元五七一年)纳为皇太子叔宝妃。叔宝即位,(公元五八三年)立为皇后。后主遇待既薄,而贵妃张丽华宠倾后宫,后宫之政,并归张贵妃一人。婺华淡然,未尝忌怨。将废之,会国亡不果。 陈亡后,她与陈后主一起被送往长安。后主死时,她为赋哀辞,文甚酸切。后炀帝为宇文化及所杀,沈婺华自广陵过江还乡,不知所终。也有的说她后于毗陵天静寺为尼,名观音。。《隋书·经籍志》著录,有《沈后集》十卷,早已散佚。

  

史料记载

  后主沈皇后,讳婺华,仪同三司望蔡贞宪侯君理女也。母即高祖女会稽穆公主。

  主早亡,时后尚幼,而毁瘠过甚。及服毕,每至岁时朔望,恒独坐涕泣,哀动左右,内外咸敬异焉。太建三年,纳为皇太子妃。后主即位,立为皇后。

  后性端静,寡嗜欲,聪敏强记,涉猎经史,工书翰。初,后主在东宫,而后父君理卒,后居忧,处于别殿,哀毁逾礼。后主遇后既薄,而张贵妃宠倾后宫,后宫之政并归之,后澹然未尝有所忌怨。而居处俭约,衣服无锦绣之饰,左右近侍才百许人,唯寻阅图史、诵佛经为事。陈亡,与后主俱入长安。及后主薨,后自为哀辞,文甚酸切。隋炀帝每所巡幸,恒令从驾。及炀帝为宇文化及所害,后自广陵过江还乡里,不知所终。

  后无子,养孙姬子胤为己子。后宗族多有显官,事在君理传。

  后叔君公,自梁元帝败后,常在江陵。祯明中,与萧瓛、萧岩率众叛隋归朝,后主擢为太子詹事。君公博学有才辩,善谈论,后主深器之。陈亡,隋文帝以其叛己,命斩于建康。

  《陈书》

唐代宗沈皇后

  睿真皇后(?—?)沈氏,吴兴人。唐玄宗开元末年,以良家子的身份选入东宫,太子(唐肃宗李亨)以赐广平王,既后来的唐代宗。沈氏生唐德宗。追封为皇后。

  天宝年间安史之乱,叛军囚后于东都掖廷。广平王进入洛阳,沈氏复留宫中。时方北讨,唐军未及归长安,而河南为史思明所占领,遂失沈氏所在。唐代宗登基,以唐德宗为皇太子,下诏寻访沈氏,不能得。

  唐德宗即位,乃先下诏赠后曾祖沈士衡为太保,祖父沈介福为太傅,父亲沈易直为太师,弟沈易良为司空,沈易直子沈震为太尉。一日封拜百二十七人,诏制皆锦翠池饰,以厩马负载赐其家。沈易良的妻子崔氏入谒,唐德宗易服,召王美人和韦美人出拜,诏崔氏勿需回拜拜。

  建中元年,乃具册前上皇太后尊号。唐德宗供张含元殿,具衮冕,出自左序,立东方,群臣在位,帝再拜奉册,欷歔感咽,左右皆泣。于是中书舍人高参上议:“汉文帝即位,遣薄昭迎太后于代。今宜用汉故事,令有司择日分遣诸沈行州县物色咨访,以述宣皇帝孝思意,冀上天降休,灵命允答。须审知皇太后行在,然后遣大臣备法驾奉迎。”帝乃以睦王述为奉迎使,工部尚书乔琳副之,升平公主侍起居,使者分行天下。贞元二年(786年)唐德宗将代宗女长林公主嫁予沈皇后家族成员沈明。

  故中官高力士女颇能言禁中事,与女官李真一尝从后游。李见高,疑问之,含糊不坚,而年状差似沈后。沈皇后尝削脯哺帝,伤左指,高亦尝剖瓜伤指。是时宫中无识后者。于是迎还上阳宫,驰以闻。唐德宗喜,群臣皆贺。力士子知非是,具言其情,诏贷之。唐德宗对左右说:“吾宁受百罔,冀一得真。”于是自谓太后者数矣,及索验左,皆辞穷,终唐德宗世无闻焉。贞元七年,诏赠外高祖沈琳为司徒,封徐国公,为立五庙,以琳为始祖,诏族子沈房为金吾将军,奉其祀。

  唐宪宗即位,有司建言:“皇太后沈氏厌代二十有七年,大行皇帝至孝,哀思罔极,建中时,发明诏,遣使者奉迎,凡舟车所至罔不逮,岁推月迁,参访理绝。请因大行皇帝启殡,诏群臣为皇太后发哀肃章内殿,中人奉廞衣置幄坐,宫中朝夕上食,告天地宗庙,上太皇太后谥册,作神主祔代宗庙,备法驾,奉袆衣,纳於元陵祠至。”诏曰“可”。

相关史料

  《新唐书 列传第二》

  代宗睿真皇后沈氏,吴兴人。开元末,以良家子入东宫,太子以赐广平王,实生德宗。

  天宝乱,贼囚后东都掖廷。王入洛,复留宫中。时方北讨,未及归长安,而河南为史思明所没,遂失后所在。代宗立,以德宗为皇太子,诏访后在亡,不能得。

  德宗即位,乃先下诏赠后曾祖士衡太保,祖介福太傅,父易直太师,弟易良司空,易直子震太尉。一日封拜百二十七人,诏制皆锦翠池饰,以厩马负载赐其家。易良妻崔入谒,帝易服,召王、韦美人出拜,诏崔勿答。

  建中元年,乃具册前上皇太后尊号,帝供张含元殿,具衮冕,出自左序,立东方,群臣在位,帝再拜奉册,欷歔感咽,左右皆泣。於是中书舍人高参上议:“汉文帝即位,遣薄昭迎太后於代。今宜用汉故事,令有司择日分遣诸沈行州县物色咨访,以述宣皇帝孝思意,冀上天降休,灵命允答。须审知皇太后行在,然后遣大臣备法驾奉迎。”帝乃以睦王述为奉迎使,工部尚书乔琳副之,升平公主侍起居,使者分行天下。

  故中官高力士女颇能言禁中事,与女官李真一尝从后游。李见高,疑问之,含糊不坚,而年状差似后。又后尝削脯哺帝,伤左指,高亦尝剖瓜伤指。是时宫中无识后者。於是迎还上阳宫,驰以闻。帝喜,群臣皆贺。力士子知非是,具言其情,诏贷之。帝谓左右:“吾宁受百罔,冀一得真。”於是自谓太后者数矣,及索验左,皆辞穷,终帝世无闻焉。贞元七年,诏赠外高祖琳为司徒,封徐国公,为立五庙,以琳为始祖,诏族子房为金吾将军,奉其祀。

  宪宗即位,有司建言:“皇太后沈氏厌代二十有七年,大行皇帝至孝,哀思罔极,建中时,发明诏,遣使者奉迎,凡舟车所至罔不逮,岁推月迁,参访理绝。请因大行皇帝启殡,诏群臣为皇太后发哀肃章内殿,中人奉廞衣置幄坐,宫中朝夕上食,告天地宗庙,上太皇太后谥册,作神主祔代宗庙,备法驾,奉袆衣,纳於元陵祠至。”诏曰“可”。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8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