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圣子

野田圣子作为一名日本女性,以自民党政治家的身份,两度进入日本内阁担任邮政大臣和消费者担当大臣。如今年至半百的她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怀胎,即将生产。

野田圣子 – 简介

野田圣子,女,1960年9月3日生于福冈县,1983 年毕业于上智大学外国语系比较文化专业。现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内阁消费者担当大臣。野田圣子于一九九三年首次当选众议员,其后当选过六届众议员,九八年时还成为战后最年轻的邮政大臣,○八年时被任命为消费大臣,是颇受自民党重用的女政治家。然而野田的私生活却不如政坛顺利,她致力推动夫妇别姓法案,因此不愿意结婚从夫姓,与两任“夫婿”都仅维持有实无名的同居关系。

野田圣子 – 经历

喝厕水的洗厕工

野田圣子1983年进入东京帝国饭店工作。但没想到上司竟安排她做洗厕工,每天都必须将马桶擦洗得光洁如新。心理作用使她几欲作呕。本想立即辞去这份工作,但她又不甘心自己刚刚走上社会就败下阵来。因为她初来时曾经发誓:一定要走好人生的第一步!

就在圣子的思想十分矛盾的时候,酒店里一位老员工出现在她面前,二话不说,拿起工具亲手演示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擦洗马桶,直到光洁如新,然后将擦洗干净的马桶装满水,再从马桶中盛出一杯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一饮而尽,整个过程没有半丝做作。野田圣子从此暗下决心,即使一辈子洗厕所,也要洗出成绩来。

此后,野田圣子为了检验自己的自信,她曾多次喝过自己擦洗过后的马桶里装的水。1987年,野田圣子当选为歧阜县议会议员,是当时最年轻的县议员。1998年7月担任第一次小渊惠三内阁的邮政大臣,是日本最年轻的阁员。

野田圣子 – 启示

首先,她喝下去的应该是自信。不能把野田圣子一生的成功完全归功于她年轻时的这段生活经历,但是,至少这一生活经历对她一生的成长、对她走向成功是有重大影响的。从马桶里舀一杯水喝下去的做法并不值得我们去仿效,但它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她没有把厕所打扫干净,她敢从马桶里舀一杯水喝下去吗?正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工作成果――把厕所打扫干净了这一点毫不怀疑,充满自信,她才敢从马桶里舀一杯水喝下去。所以,她喝下去的实际上是对自己工作毫不怀疑的自信。

其次,她喝下去的是追求完美。野田圣子一开始对这种绝对算得上苛刻的工作标准是不能接受的,但为了生存,她不得接受并主动适应这种严刻的工作要求,这种严格的要求也使她后来养成了对工作认真、追求完美的人生态度。从老板的角度来看,这种要求并不是在责难他的员工,因为他们是日本的帝国酒店,是专门为高端客户提供高档次服务的酒店,如果没有货真价实的高品位的服务环境和服务设施,没有完美的服务过程,客户能花比其它酒店多得多的价钱来这里消费吗?说到底了,他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吸引客户。和他们一样,我们的一切工作也都是在为客户提供服务,要让客户对我们的工作感到满意,我们就应该像野田圣子那样,对工作不断追求完美,只有首先做到让自己满意了,客户才可能满意。如果我们对工作总是自我满足,觉得差强人意就行,当客户站在柜台外时,我们的服务原则只是如何尽快把他们打发走,不让他们投诉的话,那么我们的服务永远都是低层次的,客户也绝对不可能对我们的服务有长久的满意,因为客户的需求总是不断变化的,我们不仅要随客户需求的变化而变化,满足客户的基本需求,还要不断改进和提升我们的服务层次,从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入手,让每一个环节和细节都做到更好,达到完美,客户就可能对我们形成长期地依赖,也才能为我们做出长久的贡献。

第三,她喝下去的是勇于自我约束。野田圣子的上司并不是每天都来检查她的工作,但她总是自觉地把每天的工作做得让领导和客户没有挑剔,这主要来自于她勇于自我约束、对工作尽职尽责的人生态度。她的行为告诉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我们的工作干得好与坏,不应该总是依靠领导的检查,或者是依靠上级严密的考核标准,或他人的监督等方式来进行约束,如果我们总是存着这样心态的话,那我们的工作就是专门应付领导检查的,而不是为自己做的为客户做的,那我们还能做好服务工作吗?对工作天天都有“光洁如新”的追求,把每一天当成一个新的开始,认认真真干好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这种认真的态度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的自我约束标准,有了这种自我约束意识,我们的工作何愁干不好?这是野田圣子的经历给我们的启示。

野田圣子 – 欧巴桑孕妇

野田圣子由于无法怀孕,选择以人工方式当高龄未婚妈妈。她2009年5月赴美,用捐赠的卵子进行体外授精,怀了试管宝宝,目前已怀孕十五周,预计2011年2月生下第一胎,届时她将已五十岁。 她于2001年与参议员鹤保庸介“结婚”,当时已四十岁,虽然很想生小孩却一直无法怀孕,原因是输卵管阻塞,于是她开始接受人工授精的不孕治疗。野田经过八次体外授精,2004年好不容易怀孕,却在一个月后流产,医师说她的卵子已经老化很难怀孕。野田当时还撰写《我想生小孩》一书,纪录十四次体外授精的不孕治疗经验。野田表示,她2006年“离婚”时已经四十六岁,也没力气接受治疗了,那种从期待怀孕到认清不孕事实的经过,就好像坐云霄飞车般恐怖。2008年野田又结识一个小她七岁的餐厅经营者,两人现已同居。野田指出,她原本想领养,没想到认领中心居然说,不能让将近五十岁的人领养小孩,夫妻都有工作或妻子在工作者也不行。其后野田在网上查到高龄不孕者的怀孕办法,于是决定到不受法律限制的美国医院,用第三者的卵子和“丈夫”的精子体外授精,再将受精卵植入自己的子宫,这次真的怀孕了!野田说,除血型外,她并没有要求提供卵子捐赠者的条件,一切交由医师判断,由神安排。日本的法律不承认代理孕母,但认定产子者为母亲。野田指出,医疗技术进步,个人价值观变得多样化,现实生活中有许多女性接受不孕治疗,法律却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她认为不管是卵子捐赠者、代理孕母或分娩者,都应该有选择当母亲的权利。

2009年5月,野田在美国接受了丈夫之外第三者的精子,并实行了体外受精。怀孕后,她公开宣布了自己接受第三者精子的消息。由于日本现行法律还不允许来自第三者的精子提供,因此,在过去一年,野田在国会内成立了一个议员联盟,积极推进修改相关法律,以便让更多不孕的夫妇能够在日本国内接受第三者精子提供,满足他们拥有自己孩子的权利。

2011年1月6日9时半许,日本前邮政大臣野田圣在东京的一家医院里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野田今年已经50岁,作为一名高龄产妇,实行了安全的剖腹产。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