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然冰

纪然冰

纪然冰,女,出生于公元1967年10月,山东省青岛市人,18岁考上青岛海洋大学化学系,在学校期间成绩优异,并爱好文艺体育活动。大学毕业后,纪然冰通过考试进入青岛五星级的王朝大酒店,担任公关部经理一职,其工作能力受到周围同事的肯定。

简介

  1989年,21岁的纪然冰遇到来青岛考察的台机电大王彭增吉,彭对青春娇美、温柔可人又聪慧能干的纪然冰一见钟情,纪然冰的命运从此改变。

  后来,纪然冰成为彭增吉的情人,并且大约在公元1993年3月生下她和彭增吉的私生子纪启威,在同年8月18日,纪然冰、纪启威母子在美国洛杉矶的家中,被彭增吉的妻子林黎云杀死,林黎云在次年1月8日被美国警方逮捕,纪然冰、纪启威母子的命案被视为“华人辛普森案”,林黎云杀死纪然冰被定为二级谋杀,她杀死纪启威被定为一级谋杀,但却在坐了七年牢以后,被释放并且被驱逐出境。

案的社会影响

  这件轰动两岸三地由于“包二奶”﹙包养情妇﹚引起双尸血案的“华人辛普森”案﹐发生于一九九三年八月十八日。台湾富商彭增吉从大陆转道香港到洛杉矶﹐探望来自中国青岛的情人纪然冰和五个月大的私生子纪启威。彭增吉发现纪然冰住的豪华公寓的大门紧锁﹐在门口徘徊八小时之久﹐至晚上十一时推门入内﹐发现纪然放倒在血泊之中﹐纪启威则被闷死在婴儿床上。美国警方随即展开调查﹐在纪然冰的左手臂上找到一个咬痕﹐上面残留有咬人者的唾液﹐经DNA比对﹐与彭增吉的台湾发妻林黎云的DNA完全合﹐而且案发时林黎云正在美国﹐住在离纪宅仅三哩之遥的自宅中。为了早日找到凶手和脱嫌﹐彭增吉配合警方﹐从台湾将林黎云劝说回美国﹐接受警方DNA测试﹐警方于一九九四年一月八日将林黎云逮捕。在逮捕时﹐彭增吉与林黎云用中文进行了一段十分钟的对话﹐其中林黎云承认到过纪然冰住处﹐并曾与纪然冰发生肢体冲突。这段对话被警方暗藏的录音机录下﹐成为此后起诉林黎云的证据。 这件双尸谋杀案于一九九五年进行了第一次审理﹐由十二名陪审团对检辩双方的举证进行长达两个月的听证﹐最后有两名陪审员坚持认为林黎云无罪而使案子流审。检方再度起诉林黎云﹐一九九六年审理时﹐十二名陪审员一致认为林黎云犯有一级谋杀纪启威和二级谋杀纪然冰的罪行﹐法官判处林黎云终身监禁并永远不得保释。

  多次流审今年六月再起诉

  林黎云不服此一判决﹐当庭大呼冤枉﹐并委托律师向加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上诉法院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裁定警方在侦办此案中﹐以非法手段录下嫌犯与家人的对话﹐属于违宪获取证据﹐因此彭增吉与林黎云的对话录音不得作为呈堂证据﹐二审结果予以撤消。

  检方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对林黎云提起第三次起诉审理。辩方律师聘请了曾为辛普森作证的刑事检测专家李昌钰﹐李昌钰依据现场警方报告和证据﹐认为现场还有第三者作案﹐并把凶嫌指向男性。辩方律师则认定凶手是纪然冰的情夫彭增吉﹐因为怕与纪然冰继续交往影响自己在大陆的事业而下此毒手。检辩双方在法庭上进行了三个月的激烈舌战﹐最后﹐十二名陪审团员中有四人认为林黎云无罪。法官于六月十八日裁定本案流审。

  林接受检方条件认罪

  检察官莫可认为此案证据确凿﹐准备提起第四次公诉。但在六月二十九日的审理前﹐与辩方律师巴奈特讨论林黎云的认罪可能性﹐林黎云表示愿意接受检方提出的认罪条件﹐即承认对纪然冰和纪启威犯下了两项气愤杀人罪。在美国﹐气愤杀人罪的最高刑期为十一年﹐法官以两项罪名合并判处林黎云十一年监禁。由于林黎云持台湾护照﹐并非美国公民﹐按照美国移民法规定﹐必须递解出境﹐并永远不得再入美国。林黎云可望在两个星期之内离开美国﹐回到台湾。

  在二十九日审判现场﹐当法官佛洛伯德一项一项询问林黎云是否对于检方起诉的携带致命武器攻击他人于死时﹐林黎云一边回答是﹐一边不断用纸巾拭泪。最后﹐法官宣布两项罪名合并执行十一年监禁﹐由于林黎云已服刑七年半﹐在狱中表现良好﹐可以出狱﹐接受移民局递解出境﹐林黎云转而破涕为笑﹐与辩护律师拥抱﹐看上去顿失重荷﹐显得非常轻松。

  控方感无奈辩方似获胜

  在法庭外﹐七年来一直负责起诉此案的检察官莫可接受本刊访问时﹐无奈地说﹐由于此案在三次审理中﹐有两次均因陪审团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而导致流审﹐说服陪审团达成一致意见的可能性很小。但是﹐莫可并不认为这是检方的失败﹐他说﹕“我们已经使被告承认了两项杀人的罪名﹐从这一点上说﹐被告对于纪然冰和纪启威的死已承担了责任。”辩护律师巴奈特则认为这是辩方的一大胜利﹐“虽然结果并不是完美的﹙指无罪辩护﹚﹐但我们对结果很满意。”

  台湾太太同情林指责纪

  这个案子之所以引起华人世界的普遍关心﹐是由于案发当时﹐正处于两岸通商的高潮﹐台湾富商在中国大陆“包二奶”的现象相当普遍﹐本刊曾连续就此案进行追踪报道。两岸三地的人士在讨论此案时﹐情绪也由所处的地位不同而相当的对立。来自台湾的太太同情林黎云﹐并曾自发到法庭举牌支持林黎云﹐认为是“大陆妹勾引台湾郎”。直到此案落幕﹐一位支持林黎云的“林黎云后援会”的台湾妇女孙嘉玲手举黄玫瑰到现场为林黎云庆贺﹐她说﹕“不管怎样﹐林黎云可以回家了﹐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她认为﹐林黎云是值得同情的女性﹐她与丈夫赤手空拳打天下﹐争得一份产业﹐纪然冰不应该作为第三者插足。对于此案﹐她认为林黎云不会是凶手﹐“纪然冰比林黎云高大年轻﹐怎么会被弱者所杀。何况﹐如果真是林黎云所做案﹐为甚么她还要跟老公一起回到美国﹖那不是自己送上来的吗﹖”

  来自中国广州的刘欣如则认为美国的司法存在很大的问题﹐居然把杀人犯给放了。警方有足的证据认定林黎云是凶手﹐但是被告有钱﹐一次又一次的聘请律师为其辩护﹐最后竟然以轻罪轻判将一凶手给放出监狱﹐公理何在﹖她对亚洲周刊说﹕“如果她没有那么多钱聘请律师﹐她不是还得在监狱中接受无期徒刑的惩罚吗﹖这只能证明美国的法院是屈从于有钱人的。”

  纪然冰的家人在此次流审之后曾表示希望检方继续起诉林黎云。他们聘请的民事律师已在结案的当天将要求录取林黎云杀害纪然冰母子口供的传票送到林黎云手中﹐希望在林黎云离开美国之前完成﹐以便向彭增吉﹑林黎云寻求民事赔偿。据该案代表纪然冰家人的民事律师塞瑞表示﹐民事赔偿额将会提出数百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和精神赔偿。

  有程序正义无实质正义

  至于此案的“始作俑者”彭增吉﹐据说现在仍在中国大陆经营他的事业。自从辩护律师提出林黎云不是凶手﹑凶手是彭增吉的辩护策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美国法庭露面。他的好友马乐伯说﹐彭增吉到美国都会去监狱探访林黎云﹐最近的一次则是在一年多以前。目前在台湾的彭增吉﹐已经知道了林黎云即将回台湾的消息﹐马乐伯转述道﹐“他很高兴﹐他们一家总算要团圆了”。

  就在人们纷纷谈论林黎云获释的时候﹐长期关注此案的上海媒体工作者﹑曾在洛杉矶居住多年的孙康青表示﹕“今天我们更要关注的是本案中一个美丽年轻的生命和一个可爱活泼的小生命的终结。”看来﹐此案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并未因结案而了结。

发布者:知识学院,火焰兔收录并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做权威认证,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https://huoyantu.com/11634.html

(0)
上一篇 2021年4月6日 下午5:29
下一篇 2021年4月6日 下午5:29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