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剑笙

龙剑笙,原名李菩生,英文名Sabrina,祖籍广东中山,香港著名粤剧生角演员,花名『阿刨』。

龙剑笙 – 简介

龙剑笙,女,粤剧文武生。原名李菩生,英文名Sabrina,祖籍广东中山,花名“阿刨”。家中排行第四。

龙剑笙是师承任剑辉及白雪仙。

龙剑笙 – 履历

1960年考入仙凤鸣剧团任《白蛇新传》舞蹈员。
1961年在《白蛇新传》公演时,初踏台板。
1963年任白组雏凤鸣剧团,在大会堂演出折子戏,龙剑笙与梅诗演《红楼梦之幻觉离恨天》,和与李居安演《碧血丹心》等。
1965年首届演出叶绍德为雏凤编写的新编剧《辞郎洲》,龙剑笙担任文武生,演张达,与江雪鹭演的陈璧娘配对(《辞郎洲》是她第1套全本剧,第2套为1972年的《英烈剑中剑》)
1968年第一次参加拍摄的电影为《李后主》,剧中演任剑辉的御弟。
1972年首次出门登台,在越南堤岸的豪华戏院演出一个多月。
1975年拍电影《三笑姻缘》,第一次任男主角,该片由李铁导演。
1975-1976两年均有到星马一带登台,为期三个多月。
1976年拍《帝女花》,由吴字森导演,嘉禾出品。
1977年拍《紫钗记》,再由李铁导演。
1976年-1977年当选《华侨晚报》主办的十大明星
1978年到美加各大城市演出,共三至四个多月
1979年该年起连续九年为东华筹款演出
1981年与梅雪诗灌录第一张唱片《柳毅传书之庭十送》,以後有1990年的《俏潘安》,1991年的《李后主之自焚》。

1981年三度重临星洲。
1983年应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凯萨皇宫之邀请演出,雏凤是香港第一个在该处演出的粤剧团体
1984年再度远赴美加各地。
1985年到澳洲登台。
1990年获香港艺术家联盟颁「演员年奖」。
1965年-1992年龙剑笙与梅雪诗在港演出过千场,最高纪录一年演出超过150场。
1992年3月10日在沙田大会堂演出《蝶影红梨记》后,即宣布退出舞台,收拾行装移居加拿大。
2004年11月21日参与任白慈善基金筹款演出「重按霓裳歌遍彻」,与梅雪诗再度携手演出一折《再世红梅记之脱阱救裴》,是阔别舞台十二年后首次复出。其後白雪仙决定翌年再起雏凤鸣班,龙剑笙候命回港。
2005年11月9日至20日雏凤鸣重开锣鼓,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出12场(西楼错梦)。
2006年1月4日至23日在香港演艺学院再演20场(西楼错梦)。
2006年11月龙剑笙再奉师命,与梅雪诗演出经典《帝女花》,从11月2日至9日,先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出八场,而12月7日至明年1月4日,则移师到香港演艺学院演出26场。
1990年,曾获得香港艺术家联盟的演员年奖。
1992年3月10日,“雏凤鸣剧团”演完贺岁剧后,龙剑笙宣布暂别舞台,并移民到加拿大。
2006年,龙剑笙回到香港与梅雪诗合演的《西楼错梦》。

龙剑笙 – 个人评价

雏凤是幸运的一代人,同样也有著她们的无奈。幸运的自然是有了任白这样技艺精湛的师傅,除了对她们无微不至地关怀照顾,将平生所长倾囊而授之外,在事业发展过程中更是尽心尽力地栽培提携,造就了雏凤今时今日的影响力和地位。然而最无奈的是,她们只能一辈子生活在师傅的影子里,出不得那道门,更越不过那道坎。

观众们似乎永远习惯于把雏凤看成任白的替身,不自觉地在她们的身上寻找那已不復重来的风采与神韵。——就如《再世红梅记》中裴禹直言:正所谓镜花不可攀,我退而求其次。对慧娘的爱才,换在了昭容身上,便只能成了借材。这样的话语,被慧娘聼了,自然要添羞态杏脸难抬;可若被那昭容知道,又该是怎样的自伤自怜?

以雏凤对师傅们的尊敬和感戴,自伤自怜的心态估计是不会也不敢有的。只不过曲终人散之后,难免也有些心灰意冷。想当年龙剑笙未到艺术巔峰之期便毅然决然离开,10余年来定居加拿大,极少再接触任何与粤剧有关的人与事,萧索之情不言而喻。

其实她们真的是很不错的演员。尤其龙剑笙,看她少年时代演出的电影《帝女花》和《紫釵记》,就是那么一个漂亮神气而又至情至义的少年郎君,即使唱功和作手中青涩未退,然而明亮而灵活的双眸,清亮而高亢的嗓音,足以令人观之难忘。

尤记得帝女花中“庵遇”一折的种种情景,白雪皑皑,天地茫茫,乱世变迁,国破家亡,只餘一对痴情小儿女,几经离合之后犹不自觉地对红尘情爱抱著一丝丝仅存的期待和憧憬。那么细緻而悲伤的心境,当年任白演来自然驾轻就熟,而换在龙梅身上,也有一份动人心処的清新。

任白的戏寳最是公认的缠绵凄婉,感人肺腑。但要真正成就一代名家,单凴旧作重演却是远远不够的。只是唐涤生去后,还有谁能为龙梅度身定做几出经典的好戏?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师傅们的作品中学习重温,时间长了,也就消磨了最初的意气风扬。

龙剑笙 – 个人轶事

龙剑笙再奉师命,与梅雪诗演出《帝女花》
任白两位爱徒龙剑笙(阿刨)与梅雪诗(阿嗲),出席‘任剑辉逝世十五周纤浓本“峷紫嫣红开遍——良辰美景仙凤鸣”’的首发仪式暨任白慈善基金筹款活动。阿刨与阿嗲分别以黑白打扮出席活动,仪式进行期间,两人于台上一盆兰花上,各择取了一滪兰花,

再放在一个水盆上,然后再转送到师傅白雪仙府上。席间,三联书局代表更送上两本书给她们。阿嗲在台上致辞时表示,很多谢戏迷的爱护,那书其实于95年曾经发售,但很快便售罄,今次推出的纤浓本,内里记载了很多关于粤剧前辈的光辉身映,都是值得留在大家心里的。但最重要的启示,就是投身舞台上的事,令人永远记得,值得怀缅,因此这本书也是向各位前辈致敬,以及与爱护粤剧的读者分享。

已退出舞台的阿刨,这次重踏舞台,她的戏迷纷纷希望她可以复出舞台。阿刨却称暂时未有去想复出的事,但见到戏迷如此热情及长情,自己也很感动,所以今后会多返港探师傅及跟戏迷见面。至于她的拍档阿嗲,被问到可会游说阿刨复出?阿嗲称这个要由阿刨自己去决定了。

《帝女花》首演布幕突升起阿刨阿嗲虾碌仙姐下令检讨
戏迷期待已久,由龙剑笙(阿刨)、梅雪诗(阿嗲)主演,白雪仙担任艺术总监的任白戏宝《帝女花》前晚首演。虽然万事俱备,不过因幕后工作人员不协调,令经验丰富的阿嗲与阿刨出丑於人前,仙姐事后要求剧组作全面检讨。

连续三十四场的《帝女花》前晚在文化中心公演第一场,虽然白雪仙、龙剑笙与梅雪诗等事前工夫做到十足,岂料却因突发事故令表演美中不足。

前晚与友人欣赏第一场的查小欣,昨日在电台节目《巴巴闭边个够我查篤撑》中透露,《帝女花》第一场即出现虾碌场面。查小欣说:「去到《香夭》个阵,个幕突然之间升起咗,由於事出突然,原本同助手一齐企喺台中间嘅阿嗲就吓到即刻跑番入后台,而阿刨虽然都未Ready,但係就好淡定咁整理衫袖,为时足足有成分鐘。事件发生后,台下啲观眾即时议论纷纷,之后就全场DimLight(暗光),到啲灯著番晒嘅时候,阿嗲就好自然咁继续投入演出。」由於仙姐一向要求甚高,故此要求剧组全面检讨,并认为台前幕后合作未够默契。

长者争入场险象环生
前晚戏迷的反应非常热烈,当中阿嗲更赢得全场如雷掌声。排队入场期间,一度出现争先恐后情况,由於大部分戏迷均为长者,可谓险象环生。为了满足戏迷要求,大会除準备任白及阿嗲、阿刨的人形纸板供戏迷拍照留念外,还摆设了数个售卖纪念品的摊位,分别有任白经典戏宝CD、白雪仙珍藏相集以及一套三款的任白海报,售价由一百元至数百元不等。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95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