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山

  吴瑞山(1913—— )六安人,1931年参加红军。曾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五团连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后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等职。

  

简介

  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丁集镇明墩村人,1913年出生。在红四方面军4军历任通信队队长、指导员、连长。抗日战争在晋察冀军区担任营长、团参谋长。解放战争到东北,任四野45军135师副师长,这个师原任师长是丁盛,丁盛升任副军长后,吴瑞山升任师长。1952年10月,44军和45军合编为54军,吴瑞山升任54军副军长,再次成为丁盛的副手。1953年丁盛、吴瑞山率54军入朝作战,在朝鲜,丁盛离任后,吴瑞山升任54军军长。吴瑞山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吴瑞山回国后,任31军军长。1962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任闽北指挥部司令员,1964年担任江西省军区司令员。他在文革支左中遭到批判,1967年6月7日晚7时在南昌人民广场与刘陪善、林忠照一起向群众作检查。1967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决定》,中央认为:江西省军区及部分军分区的某些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支持了保守派,镇压了革命派。中央决定改组江西省军区,任命程世清为福州军区副政委兼江西省军区政委,杨栋梁为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并调温道宏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吴瑞山被免去省军区司令员职务,“应对所犯错误作认真的检查”。1967年12月,中共中央同意江西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报告,决定成立江西省革命委员会,程世清为主任,杨栋梁、黄先、于厚德、万里浪为副主任。1970年,温道宏、刘云、白栋材、潘世告、樊孝菊、涂烈担任副主任。林彪事件后,佘积德(少将,福州军区炮兵政委)、杨尚奎任副主任。程世清被关押后,1972年6月,佘积德接任主任。1974年12月,江渭清担任主任。吴瑞山后来担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个人经历

  革命经历

  1931年的初秋,18岁的吴瑞山紧牵着15岁的弟弟吴绍荣的手,一起报名参加红军。与许多红军战士一样,他们参加红军的理由很简单———-当红军能够吃饱饭。8岁那年,母亲在贫病交加中去世。

  1932年7月,吴瑞山随28团围攻湖北麻城。战斗中,他左腿中弹,被战友强行抬下阵地,送到后方医院治疗。清点队伍时,弟弟哭喊着到处找他。战事急促,容不得弟弟继续寻找,他随大部队继续前进。吴瑞山出院归队,被分配到少共国际团一连当战士。自此他们兄弟俩分头作战。

  3个月后,红10师和少共国际团在枣阳与敌展开激战。交战双方都使出了全部气力,阵地上血流成河。吴瑞山和他的连长秦基伟都负伤了,一颗子弹穿透他的左上臂,另一颗子弹打在了秦基伟的右臂,两人被同时送进了随军医院。

  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四军通信队队长、连长。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和长征。

  1936年7月,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部队减员十分严重,不得不进行紧急补给。红四军政治部主任洪学智决定让吴瑞山到连队当连长。

  1937年2月中旬,中共中央决定以原红四方面军的第4军、第31军为主组建“援西军”,由刘伯承任司令员。3月初,红4军奉命从陕西三原地区出发,接应受困祁连山的西路军。当红4军将士日夜兼程赶到甘肃某地时,突然接到“原地待命”的通知。此时西路军已被打散,红4军将士两眼含泪,翘首西望,期盼亲人回归。

  1938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后任抗大二分校区队长,晋察冀军区营长,冀热辽军区团长、副师长,东北野战军师长。参加了辽沈、平津、衡宝等战役。

  解放战争平津战役中,吴瑞山任135师副师长。1949年元月,135师在结束白塘口阻敌东逃任务后,绕道杨柳青进至天津东北的大毕庄一带集结。

  攻城开始,守敌早已被我军的势如破竹之势打慌了。吴瑞山所部403团一营一连仅用三分钟,似神兵天降,将红旗插上了民权门。就在敌人的防御被我撕开缺口的一刹那,惊恐万状的敌人发疯似的反扑过来。

  敌我双方展开激战。副师长吴瑞山亲率404团冲入敌阵,“双方打红了眼”。此时,军首长得知他率部打开突破口,已在战场最前沿,果断下令,让他指挥兄弟部队从民权门突进。

  1949年10月2日黄昏,吴瑞山率部从潭市出发,昼夜不停地穿行在往南延伸的崎岖山路上,沿途遇敌就打,但不恋战。一路急行军,他们与上级失去联系。5日拂晓,他们突进灵官地区。打开电台,失灵几日的电台居然恢复了功能。当师部把部队所在位置电告野总时,野总对他们神出鬼没,悄然潜至敌腹部深感吃惊,回电赞赏:“很好,你师已插入敌人的心脏,现就地待命,下步行动由野总直接指挥。”

  抗美援朝

  1962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后历任闽北指挥部司令员,江西省军区司令员,神州军区、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是第六届人画政协委员。

  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军长、军长。

  1952年10月,44军和45军合编为54军,吴瑞山升任54军副军长,再次成为丁盛的副手。

  1953年丁盛、吴瑞山率54军入朝作战,在朝鲜,丁盛离任后,吴瑞山升任54军军长。吴瑞山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吴瑞山回国后,任31军军长。

  1962年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任闽北指挥部司令员。

  1964年担任江西省军区司令员。他在文革支左中遭到批判。

  1967年6月7日晚7时在南昌人民广场与刘陪善、林忠照一起向群众作检查。

  1974年12月,江渭清担任主任。吴瑞山后来担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武汉军区副司令员。

  1992年,头发花白的吴瑞山将军执意要回四川。进川后,他带着老伴驱车直奔弟弟牺牲的地方。茫茫草地,那棵标记弟弟长眠的地点的杨树荡然无存。他带来了一套他珍藏多年的军装,深深地埋进了草地。给“官”不当,军政委气得脸色紫青,用扁担打他;西路军兵败,他第一个认出了装扮成商人归来的徐向前,惊得他险些掉下马来。

  

个人轶事

  奋勇杀敌

  1935年春天,吴瑞山闹了几次“笑话”。那天,陈锡联团长奉军政委之命,策马来接吴瑞山到29团就任政治处主任。“我一听吓了一跳,”将军回忆道,“打仗我不怕死,可那时就怕当官。我没有文化,怕误事。”

  吴瑞山托辞不去,军政委气得脸色紫青。后来被授予上将军衔的陈锡联见状,忙给他们打圆场。政委一言未发,气鼓鼓地策马而去。几个月后,在红军撤退途中,政委又令人将他招至军部,以命令的口吻通知他到30团三营当营政委。吴瑞山又要推诿,政委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警卫员,把扁担给我找来!”

  政委操起扁担,朝着他的屁股就抽。吴瑞山紧咬着牙,梗着脖子,高声叫嚷:“让我在前线打仗,我行!这官我搞不了!”政委无奈,将扁担摔在地上。“我的屁股都被他打肿了,”说到这里,将军孩童似地手朝身后摸去,忍不住地窃笑,“那个时候单纯啊,给官都不要。”

  两次“抗命”,已让政委感到伤心和愤怒,一气之下,将他交给时任军政治部主任的洪学智,洪主任笑哈哈地将他收纳,安排他到政治部干训队任副队长,“职务与政委的安排差了一大截子。”

  周总理设宴

  1952年的冬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4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吴瑞山跨过了鸭绿江。6年后的1958年3月,吴瑞山奉命率部回国。“我是最后一批撤离朝鲜的,”将军说,“回到北京后,受到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热烈欢迎。”

  周总理设宴款待他们。席间吴瑞山将军兴奋异常,起身给周总理敬酒。杨勇司令员命令他:“你是军人。你喝五杯,总理喝一杯。”将军遵命,连饮20杯酒。“那次我真是醉了,让人扶着才走下楼梯。”将军咂着嘴说,“平时喝这点酒不当回事儿,那天实在是太激动太兴奋,出了u2018洋相u2019。”

  

个人爱好

  嗜酒

  吴瑞山将军一生嗜酒。战争年代水壶中装满烈酒,行军途中以酒代水。古稀之年,每日仍必饮6杯白酒。多年不食牛肉。长征途中暴食流着血水的生牛肉,重伤肠胃,自此闻到牛肉腥味腹腔便翻江倒海。

  弹钢琴

  吴瑞山将军会弹钢琴,那年部队打下一所洋人主办的教会学校,里面有一架钢琴,将军没有见过,便好奇地摆弄,无师自通。由此对钢琴产生浓厚兴趣,闲暇时以弹钢琴自娱。不过,弹的都是红军歌曲。

  花生米

  将军晚年对花生米情有独钟,每日佐以一碟花生米喝酒。“花生米必须是用陈醋泡过的。”放在饭桌上的一坛陈醋花生米。“喝完酒后,习练书法。”

  客厅里挂着将军书写的条幅。有一幅题为《九十述怀》的作品十分醒目:

  “鄙人出身最贫寒,旧时家中少吃穿,参加革命求解放,党的培养恩如山。退休二十有余载,组织关怀爱心田。工勤照料由衷感,邻里友朋问寒暖。我惜今天这一步,怎不安生度晚年。”

  

个人荣誉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叁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遭受迫害

  1967年8月,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决定》,中央认为:

  江西省军区及部分军分区的某些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支持了保守派,镇压了革命派。中央决定改组江西省军区,任命程世清为福州军区副政委兼江西省军区政委,杨栋梁为江西省军区司令员,并调温道宏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吴瑞山被免去省军区司令员职务,“应对所犯错误作认真的检查”。

  中央还决定成立以程世清为主要负责人的江西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杨栋梁、温道宏、鲁鸣、罗元炘。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9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