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福垣

刘福垣,著名经济学家,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博导,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曾任国务院特区办研究室副主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等职务。

刘福垣 – 简介

1944年9月出生。

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兼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生院农经系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秘书,国务院特区办公室研究室副主任,宁波市副市长,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所长等职。

1998-2003年期间,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现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博导,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刘福垣 – 求学及工作经历

1965-1970年,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系读书

1970-1978年, 牡丹江市和齐齐哈尔铁路局担任中学、党校及五七干校教员

1978-1981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攻读硕士

1981-1993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

1981年, 留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

1982年, 晋升助理研究员

1985年, 任综合室副主任

1986年, 破格晋升副研究员

1988年, 任农发所所长

1989年, 获博士学位,并兼任研究生院农经系主任

1991年, 任院学术秘书,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博士学位获得者,并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1992年, 晋升研究员

1993-1995年, 国务院特区办公室任研究室副主任

1995-1997年, 宁波市副市长

1997- 国家计委经济所所长

1998- 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刘福垣 – 主要著作

《工农业收入差异》

《农村改革新方略》

《明租、征税、除费》

《新发展观宣言》

《社会保障主义宣言》

刘福垣 – 观点

不认同“金融危机已过”论

“西方世界现在忽悠中国,说中国这一次率先走出危机。我认为这种说法不科学。”刘福垣认为,“世界上有这么容易的事吗?我们要真正分析经济状态,我们是在走出危机还是在走进危机,都值得谨慎地分析。”

刘福垣提醒在座的江西企业家,真正考验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能不能过去是2010年。因为2010年是美国有毒资产二年到期的时间,而现在美国失业率已达10%。

“届时,一旦美国的经济进一步恶化,大批银行要出事。”刘福垣提醒江西企业家,对未来的经济形势不能盲目乐观,要有一定的防备措施。

“宜租则租,宜买则买。”刘福垣表示,购买住房并非工薪阶层唯一选择,租赁其实更为合理。“我很奇怪一个现象,有钱人住在城里,没钱人住郊区,其实反了,有钱人应住郊区,住别墅,没钱人应住在城市中心。”刘福垣对住宅产业的定位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刘福垣认为,目前的住宅产业结构需要调整,因为房地产商造的许多房子,一般工薪阶层买不起也不该买。“按目前我国恩格尔系数的水平,如果工薪阶层每月拿30%以上的收入作为购房支出,必会影响其他消费,对个人和整个社会经济发展来说都不利。”刘福垣认为,到2020年我国实现全面小康目标,每年至少有2800万农民将进城市定居,人多地少的矛盾会进一步显现。

刘福垣提出,按城市居民收入的不同来划分市场结构,收入高且稳定的人可买房;工薪阶层应量力而行,租房的经济负担比较轻,更适合一般收入者,尤其是年薪不足10万的工薪家庭。

“针对失业和低收入人群,政府可通过社会保障制度补助一些,让他们也能租房。”刘福垣表示,房屋租赁的优点在于发挥住房的双重属性——对工薪阶层来说是消费品,要支付房租;对政府来说是收入来源,可通过它来收取租金。

那住房的社会保障资金从何而来?刘福垣表示可从土地批租中想办法。根据目前的土地批租制度,房产商要一次性支付70年的租赁费,通常房产商会把费用转嫁到购房者身上。若把一次性支付改成“谁使用谁支付”,房产商只支付开发阶段的租赁费,房屋出售后,由房屋购买者自己支付土地租赁费用,政府就可把这笔收入归入社会保障体系,用来补助失业和低收入人群的租房费用。

特别关注:中间产业是发财宝地

“很多人问我,未来的机会在哪里,我可以告诉大家,有五‘中’机会不可错过。”刘福垣提醒江西企业家。

五个“中”的一个是抓中小城市。“把农民工留在中小城市。县级市做到50万人口以上,地级市做到100万人口以上,要把经济、人才,特别是效益往中小城市改。”

“抓住中部崛起的机会。现在的中部地区是中国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区。”刘福垣认为,中部地区群众的消费结构升级后,扩大内需才有希望。

“第三个‘中’就是中间产业。”刘福垣认为,这些产业主要是服务行业、教育、医疗、建筑业。

“政府肯定要降低第三产业中间的门槛。中部地区的中小城市的中间产业是重中之重,你们赶紧抢占这个市场。这是未来最有发财的地方。”

“第四个‘中’是中档产品。我们要盯着高档产品,但手里做的应以中档产品为主。”刘福垣说,“最后,要加速推进中等收入阶层,若这个阶层的人多了能引导产业结构调整。”
物价不涨也不行,咱们就算涨40年也赶不上美国的物价。我们现在正在转轨期,物价上升这样闹心的阶段也得个十年二十年的,因为我们之前犯了个错误,农业生产改革改晚了。进入WTO后,用小农业生产模式去跟人大农业的欧美国家竞争,那就等于把羊放进狼群里,那是不行的。咱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忍受这个阶段——刘福垣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9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