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菲罗斯

萨菲罗斯(英文名:Sephiroth)是经典角色扮演单机游戏最终幻想7正传的终极大反派;最后的BOSS。以冷酷、俊俏、霸气的无敌王者气势让人十分喜爱,也是游戏史上最有魅力的反派角色。从前是神罗公司最强大的战士,在杰诺瓦计划的人体试验里、体内被注入杰诺瓦的细胞。知道这个事实以后、对人类和星球产生了强烈的憎恶。他认为外星杰诺瓦是其母亲。

人物档案

基本信息

姓名:萨菲罗斯

  英文名:Sephiroth

  假名:セフィロス

  身高:六英尺一英寸(约为186~187cm)

  武器:刀(正宗野太刀,长2米左右)

  惯用手:左

  技能:八刀一闪 ;狱门;心无天使;超新星;闪光;神速;虚空;暗黑融合术;

  声优:森川智之

  最终幻想7中的人物,以冷酷、俊俏、霸气的无敌王者气势让人十分喜爱的最终幻想的BOSS角色,也是游戏史上最有魅力的反派角色。

  他的名字Sephiroth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神性的流出”。源自拉丁语在造物之时 神需按虚无射出一股力量 这股力量不久就出现了分歧

  最终分成了十种截然不同的性质 分别是

  善良 智慧 理解 伟大 力量 美丽 胜利 杰出 基础和天国

  这就是我们所知的sephiroth….

  神罗有史以来的最强战士,被称作传说中的英雄,杰诺瓦(Jenova)计划的最高杰作。曾是克劳德一辈人幼年的偶像。他使用的是日本名刀——正宗,两米长左右。

  5年前(以FF7游戏刚开始的时间计算),萨菲罗斯在尼布尔海姆执行调查魔晄炉的任务,在亲眼见到被魔晄浸泡的人类后开始对自己的身世抱有疑问,之后他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终于明白自己并非人类的后代而是杰诺瓦(Jenova)计划的产物,由于文献资料有误,他将杰诺瓦(Jenova)和古代种(赛特拉)误认为同一种生物。他开始憎恨人类,誓要将本来属于古代种的星球从人类的手中夺回来。

  之后,在古代种神殿的生命泉中,吸收了泉中知识的萨菲罗斯终于认清了杰诺瓦和古代种的区别,并且得之自己竟然是宝条的儿子,怀着对人类极度的憎恨和内心的扭曲,从此走上了灭世之道。

  虽然在2年前被克劳德打败,陨石计划也被Life stream阻止,但这并不等于他完全失败,因为杰诺瓦(Jenova)并没有完全被消灭。“即使是被打得支离破碎,杰诺瓦(Jenova)身体的每一部分最后仍旧能重聚(Reunion)到一起。”宝条的预言能实现吗?

  在游戏故事结束两年后,杰诺瓦(Jenova)的思念体——卡丹修三人组夺得了大空洞中的杰诺瓦(Jenova)的头并成功合体,令萨菲罗斯复活,并与克劳德进行了战斗

  最终萨菲罗斯被打败,随着自己身体的消失,说出了那句——“我……是不可能成为回忆的……”

武器相关

  其实一直以来,因为各个版本的不同,加之史克威尔本来在设计正宗时就没有给出确切的长度,萨菲罗斯所使用的正宗刀的长度一直颇受争议。

  在《核心危机》与《降临之子》中,大概可以判定正宗刀的长度大约在二米五左右,因为在萨菲罗斯与杰内西斯和安吉尔交手的过程中曾经把刀竖起来格挡过

  但是在《王国之心2》和《最终幻想——纷争》里,我们不难看出正宗太刀的长度近乎接近四米,且异常的华丽。

  经过长时间的苦思冥想,终于有一天,观沧海觉悟了,原来,正宗刀的长度就在我心里,史可威尔本来设计这刀就没给长度,其意义就在于:心有多长,刀就有多长。——《冰之无限》

  在日式刀中,普通的刀也叫“打刀”普遍长度都在一米以下,而“太刀”的极限长度一般也只有一米五六左右,如果再长则被称为“野太刀”。不过,太刀和野太刀的区别并不只表现在长度上,同时也表现在比例上。野太刀纯粹是双手刀,刀柄长而结实刀身厚实宽阔,如同放大后的打刀。

  而萨菲罗斯的正宗刀虽然长度惊人,但刀柄的长度却只有四十至五十公分,刀身的宽度仅仅三公分左右厚度则只有几毫米,远看的时候仿佛一条银线,而萨菲罗斯拿刀的时候,大半时间都是单手挥刀,因此正宗刀实则属于“加长了刀刃的太刀”而不是野太刀。

故事背景

  原是神罗的1st战士,被称作传说中的英雄,杰诺瓦(Jenova)计划的完美杰作。曾是克劳德一辈人的偶像。他使用的是日本名刀——正宗,刃长2米左右。

  5年前(以FF7游戏刚开始的时间计算),萨菲罗斯在尼布尔海姆执行调查魔晄炉的任务,在亲眼见到被魔晄浸泡的人类后开始对自己的身世抱有疑问,之后他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终于明白自己并非人类的后代而是杰诺瓦(Jenova)计划的产物,由于文献资料有误,他将杰诺瓦(Jenova)和古代种(赛特拉)误认为同一种生物。他开始憎恨人类,誓要将本来属于古代种的星球从人类的手中夺回来。

  之后,在古代种神殿的生命泉中,吸收了泉中知识的萨菲罗斯终于认清了杰诺瓦和古代种的区别,并且得之自己竟然是宝条的儿子,怀着对人类极度的憎恨和内心的扭曲,从此走上了灭世之道。 虽然在2年前被克劳德打败,陨石计划也被生命之泉(Life stream)阻止,但这并不等于他完全失败,因为杰诺瓦(Jenova)并没有完全被消灭。“即使是被打得支离破碎,杰诺瓦(Jenova)身体的每一部分最后仍旧能重聚(Reunion)到一起。”宝条的预言能实现吗? 在游戏故事结束两年后(FF7 AC中),杰诺瓦(Jenova)的思念体——迷之三人组:卡丹裘(kadaj)、罗兹(loz)、雅祖(yazoo)夺得了大空洞中的杰诺瓦(Jenova)的头并成功合体,令萨菲罗斯复活,并与克劳德进行了战斗,最终萨菲罗斯被打败,随着自己身体的消失,说出了那句————“我将永远留在你的记忆中”。

人物特征

身世和经历

萨菲罗斯是《最终幻想VII》故事里主宰世界的企业“神罗集团”的私设精英部队“神罗特种兵”一员,他所属的是三个阶级中最高级的“1st Class”,亦是“1st Class”中被评价为最强的人,有“英雄”之称。

  其身材高壮,左撇子,特征是银白色的长发,青蓝色双眼,稍尖的瞳孔,穿着全黑色的排扣大衣和银色的肩甲,胸口有黑色的十字型束带的男子。持有比身高还要长的超长武士刀“正宗”,可施展范围很广的“居合”,连巨大的建筑物都能轻易斩断,为萨菲罗斯特有武器。

  性格快乐、风趣、拥有强大的幽默感,感到自己的一切能力都比别人强,不讨厌困难的任务,会率先把敌人歼灭,另一方面,遇上比自己弱的敌人会交由同伴对付,不会单独完成任务,甚有人情味的人。

  因为“英雄”的身份而受到大众欢迎,成为一些少年憧憬的对象。少年时的克劳德与扎克斯就是以他为目标加入神罗成为“神罗特种部队”的一员。在《核心危机:最终幻想VII》中透露和新增角色“安吉尔、杰内西斯”。

  因为博士误以为“杰诺瓦”为古代种生物,把2000年前发现的“杰诺瓦”的细胞注入还是胎儿的萨菲罗斯里,制造人工古代种,实际上萨菲罗斯并非古代种。父亲是继承博士的“杰诺瓦计划”的宝条,而母亲就是博士的助手u2027露克蕾。

  在SOLDIER时代,得知一切的萨菲罗斯在尼布尔海姆发狂、放火烧毁村庄,重创“扎克斯、蒂法、克劳德”三人,后被不服输的克劳德抓剑举起,带着杰诺瓦的头堕入“应许之地”,从此失踪(未死)。在“尼布尔海姆事件”后成为克劳德的宿敌。 在电影《最终幻想VII:降临之子》中,于剧情接近尾端时和克劳德展开决战,右背部生出黑色的单翼,在被打败消失时说:“我,是不会成为回忆的。”

  声优 由森川智之担任萨菲罗斯配音。

  配乐 萨菲罗斯登场时特有配乐。

  曲名:片翼天使

  登场过的作品

  游戏-最终幻想VII

  游戏-神佑擂台

  游戏-最终幻想:纷争

  游戏-最终幻想:纷争012

  游戏-核心危机:最终幻想VII

  游戏-王国之心II

  电影-最终幻想VII:降临之子

  电影-最终幻想:最终密令

游戏数据

Bizarro?Sephiroth(魔鬼形态)

身体枝节 HP 说明
本体 40000 我方每个角色LV99则增加5000,如果之前在于杰诺瓦一战中使用了圆桌骑士则再增加60000
头部 2000 我方每个角色LV99则增加250
核心 10,000 我方每个角色LV99则增加1250
左臂 4,000 我方每个角色LV99则增加500
右臂 4,000 我方每个角色LV99则增加500
总体
最低 60,000
最大 180,000

属性特征

重无效

无效状态

BOSS系/混乱/沉默/睡眠/中毒/快速/迟缓/停止/狂暴/麻痹

身体部位

各部位关联行动一览

行动效果一览

セフィロスショック

Sephiroth Shock

单体物理攻击

本体

スティグマ

Stigma

全体攻击+中毒+迟缓

オーロラフェンス

Aurora Fence

全体魔法效果解除

右肩

サンダガ

Bolt3

单体雷属性攻击

ブリザガ

Ice3

单体炎属性攻击

右手

スロウ

Slow

单体迟缓

スリプル

Sleepel

单体睡眠

左肩

ファイガ

Quake3

单体冷属性攻击

クエイガ

Fire3

单体土属性攻击

左手

ストップ

Stop

单体停止

グラビガ

Demi3

单体重属性攻击,扣除当前HP的3/4

核心

リバース·エナジー

Bizzarro Enegy

本体回复约6500左右的HP+双手复活

将肩膀和手臂全部破坏后才可对核心造成伤害

头部

グラビガ

Demi3

单体重属性攻击,扣除当前HP的3/4,被破坏后的反击技

心无い天使

Heartless Angel

全体HP强制降为1

Safer?Sephiroth(炽天使形态)

LV

HP

MP

87

80,000 (400,000)

680

ATK

MAGIC

DEFINE

230 (246)

100 (140)

100 (260)

M DEFINE

Dexterity

EVADE

180 (308)

160

1

属性特征

土/重无效

无效状态

BOSS系/沉默/睡眠/中毒/停止/反射/徐徐回复/麻痹

日版行动一览

行动效果一览

スロウ

全体迟缓

フレア

单体炎属性攻击

破壊の翼

单体物理攻击+黑暗+麻痹

ペイルホース

单体当前HP剩余1/8+悲伤

スーパーノヴァ

单体无属性攻击+沉默+混乱

ブレイク

单体土属性攻击+石化

デスペル

全体解除魔法效果

デイン

全体无属性攻击

死の宣告

单体死之宣告

国际版行动一览

行动效果一览

ウォール

Wall

单体护罩+魔盾

シヤドウフレア

Shadow Flare

单体无属性攻击

破壊の翼

Havoc Wing

单体物理攻击+黑暗+麻痹

ペイルホース

Pale Horse

单体无属性攻击+缩小+青蛙

スーパーノヴァ

Super Nova

全体当前HP剩余1/16+混乱+迟缓

ブレイク

Break

单体土属性攻击+石化

デスペル

DeSpell

全体解除魔法效果

デイン

Deen

全体无属性攻击

心无い天使

Heartless Angel

全体HP强制降为1

日版行动循环顺序

日版行动循环规律解析

回合行动A 行动B 1 スロウデスペル 2 フレアデイン 3 破壊の翼 4 浮上 5 ペイルホース 6 スーパーノヴァ 7 ブレイク死の宣告 8 降下

第一回合,行动循环总数为奇数时对我方使用スロウ,行动循环总数为偶数时,如果自己中迟缓状态则对自己使用デスペル,反之则对我方使用デスペル

第二回合,行动循环总数为奇数时对我方使用フレア,行动循环总数为偶数时,如果上回合デスペル的使用对象为自己则仍然使用フレア,如果上回合デスペル的使用对象为我方则对我方使用デイン。

第七回合,通常情况下使用ブレイク,受到一定程度伤害后改为死の宣告

国际版行动循环顺序

国际版行动循环规律解析

回合行动A 行动B 1 ウォール

Wall デスペル

DeSpell 2 シャドウフレア

Shadow Flare デイン

Deen 3 破壊の翼

Havoc Wing 4 浮上 5 ペイルホース

Pale Horse 6 スーパーノヴァ

Super Nova 7 ブレイク

Break 心无い天使

Heartless Angel 8 降下

第一回合,行动循环总数为奇数时使用ウォール/Wall,行动循环总数为偶数时,如果自己中迟缓状态则对自己使用デスペル/DeSpell,反之则对我方使用デスペル/DeSpell

第二回合,行动循环总数为奇数时对我方使用シャドウフレア/Shadow Flare,行动循环总数为偶数时,如果上回合デスペル/DeSpell的使用对象为自己则仍然使用シャドウフレア/Shadow Flare,如果上回合デスペル/DeSpell的使用对象为我方则对我方使用デイン/Deen

第七回合,通常情况下使用ブレイク/Break,受到一定程度伤害后改为心无い天使/Heartless Angel

Sephiroth (Crisis Core Boss)

第一战

萨菲会召唤属性魔石,使用LIMIT技“八刀一闪”,使用招牌技能“无心天使”使ZACK的HP降为1 LV MP 36 9,999 HP NORMAL HP HARD 52,820???? ATK MAG ⅥT 40 38 120 SPR LCK EXP 128 62 6,415 (1,522)

第二战

此战中萨菲不再召唤魔石,但是会逐渐逼近ZACK,逼至尽头则GAME OVER。其他不变。LV MP 36 9,999 HP NORMAL HP HARD 31,900 53,000 ATK MAG ⅥT 40 38 126 SPR LCK EXP 165 64 7,358 (1,238)

  Sephiroth (Kingdom Hearts)

  八刀一闪首次亮相。设定是源自克劳德的超究武神霸斩。

  招牌技无心天使、必杀技超新星也都有还原。

  Sephiroth(Dissidia 012)

  勇气值攻击技能(地):

  なき払い:AP120,CP15,附加效果追击

  缩地:AP120,CP15,附加效果激突

  シャドウフレア(地):AP120,CP15

  刹那(新) AP120,CP15 附加效果激突

  勇气值攻击技能(空中):

  居合斩:AP180,CP15,附加效果追击

  神速:AP180,CP15,附加效果激突

  虚空:AP180,CP15,附加效果激突

  シャドウフレア(空):AP180,CP15

  HP技能(地):

  フラックマテリア:AP300,CP20,附加效果激突、吸引(第三蓄力攻击时)

  八刀一闪(地):

  闪光:AP300,CP20,附加效果激突、防御

  狱门:AP300,CP20

  八刀一闪(空):AP300,CP20,附加效果激突

  天照:AP300,CP20, 附加效果激突

  闪光:AP300,CP20,附加效果激突、防御

  EX技能效果:

  リジェネ EX模式中 始终发挥的效果将生命力挥发到极致 HP逐渐恢复

  グライド 空中按住X发动 将精神能量从体内释放出来,可以在空中自由的移动

  心无天使 R+方块发动 不能夺取勇气值 直接把对手的勇气值变为1

相关台词

  FF7台词:

  失落已久的知识宝藏。古代种的智慧……

  我要和这星球成为一体。

  你们这些蠢材,你们根本想都没想到过这些。这星球所有的精神能量。它所有的智慧……知识……我要和这一切融合。我会和它合为一体……它会和我成为一体。

  方法……就在这里。

  等着你们的只有死亡,不过不用害怕。因为,随着死亡,新的精神能量才能诞生。很快你就会作为我的一部分继续活下去了。

  这么冷淡啊!我可是一直都站在你这边的,来吧。

  很壮观。

  知识的宝藏……

  好好看看。

  看看增加了知识的……我将要和这星球成为一体。

  母亲……差不多是时候了……很快……我们就能成为一体了。

  很简单,星球只要一受伤,它就会集中精神能量来医治伤口。

  集中的能量的多少,决定于伤口的大小……如果是一个真正威胁到星球生命的伤口呢?想想吧,会有多大的能量集中起来!哈哈哈。在那伤口的中心,就是我。那无穷无尽的能量就是我的了!和星球的所有能量融合之后,我会成为一种新的生命形式,一个新的物种。和星球融合……我会终止我现在的生命形式,作为u2018神u2019而重生,统治所有的灵魂。

  看着那幅壁画吧。究极的破坏魔法……陨石。

  哈哈哈……不是我。

  ……啊,但是我办到了,我比古代种更优越,我在生命之河中游历,获得了古代种的知识与智慧。我还获得了古代种灭绝之后的那些知识与智慧。很快,我将要创造未来。

  哈哈哈……是吗?

  醒来吧!

  这边,Cloud……好孩子。

  ……干的好。

  嗯……她想要妨碍我?她可真是个难对付的人,你觉得呢?

  我们得马上阻止那女孩。

  不用担心。很快这女孩子就会成为星球能量的一部分。接下来就是往北去。“约定之地”在雪原的另一端等着我。然后我就会和星球融合,成为新的生命。而这个女孩……

  你在说什么?你是想告诉我,你也有感情吗?

  哈哈哈……别扮出一副悲伤的样子了。也没必要作出一幅愤怒的表情。因为,Cloud,你是个……傀儡。

  我看你终于明白了。

  哦,是吗?你只是个傀儡……你没有心……也感觉不到疼痛……这样的东西,所谓记忆还有什么意义?我给你看的才是真相,你的记忆,才是幻觉。

  ……你明白了吗?

  哈哈哈……我想让你回归真正的自己。那天交给我黑魔石的那个人……谁能想到,一个失败的实验品会这么有用?Hojo知道的话会气死的。

  你是五年前……就在Nibelheim烧毁之后,由Hojo一块一块造出来的。一个用活体Jenova细胞、她的知识,还有魔晄能量造出来的傀儡。一个不完整的Sephiroth的复制品。甚至连号码都没有……那就是真正的你。

  哈哈哈……Tifa……你干吗那么在意那么害怕那些话?嗯……我是不是该让这里的人看看你心里在想什么?

  哈哈哈……看来,你的感觉不怎么好啊。

  Cloud……别责备Tifa。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外貌,声音,言语,正是Jenova的能力。在你里面,Jenova已经和Tifa的记忆混杂在一起,创造了你。来自Tifa的记忆……一个叫做Cloud的孩子也许是其中的一部分吧。

  哈哈哈……想想, Cloud!……Cloud? 哈哈哈……哦,请原谅。你根本就没有过名字。

  你还是不明白?那么……

  你还记得我们出发去Nibel山脉之前拍的那张照片吗?

  ……Tifa,你记得的,对吧?

  但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那么……那张照片怎么样了?

  ……是这个吗?

  ……你想看看吗?拍的很不错。

  部分《最终幻想 纷争》台词——

  ——戦闘开始(泛用)

  お前に、止められるのか?(你能够阻止(我)吗?)

  すべてを星に还そう (把一切还给星球吧)

  许しを请う姿を见せてくれ (让我看看你跪地求饶的样子)

  暗の底へ落ちよう (落入黑暗的深渊吧)

  すべては私となる (全都变成我的吧)

  ふっふっふ…… (FUFUFU……)

  私を倒して见せてくれ! (来打败我啊!)

  英雄の刃を授けよう (赐予你英雄之刃)

  どこまで耐えられる? (能坚持到什么程度呢?)

  案ずるな。恐怖は一瞬だ (不要想太多了,恐怖只有一瞬间)

  ——戦闘开始(固有)

  永远に光を夺い去ろう(vsWarrior of Light)

  (对光之战士:我来永远夺取这光吧。)

  花とともに散れ(vsフリオニール)

  (对费里欧尼尔:跟花瓣一起散落吧)

  未来に别れは告げたか?(vsオニオンナイト)

  (对洋葱剑士:向未来告别了吗?)

  暗?工闊啢?·?饯Γ╲sセシル)

  (对塞西尔:即使是黑暗也会燃烧殆尽。)

  私の力も真似てみるか?(vsバッツ)

  (对巴兹:你也要试着模仿我的能力吗?)

  破壊の力を恐れるな……(vsティナ)

  (对蒂娜:不要害怕破坏的力量……)

  何も知らぬ裏切り者よ(vsクラウド)

  (对克劳德:什么都不知道的背叛者啊)

  獣には何もわかるまい(vsスコール)

  (对斯考尔:对野兽没什么好说的吧)

  お前の星は幻だ(vsジタン)

  (对吉坦:你的星只是幻象)

  その颜を昙らせてやろう(vsティーダ)

  (对泰达:让你变得无精打采吧)

  闘いの果てへ诱おう(vsガーランド)

  (对加兰德:邀请你去战斗的尽头)

  私こそ选ばれし者(vs皇帝)

  (对皇帝:我才是被选中的人。)

  モンスターのなれの果てか(vs闇の云)

  (对暗之云:下场就是变成怪物吗)

  绝望と共に眠れ(vsゴルベーザ)

  (对高贝兹:与绝望同眠吧)

  全てを灭するのは、私だ(vsエクスデス)

  (对艾克斯德斯:把一切都消灭的人,是我)

  耳障りだ……(vsケフカ)

  (对杰夫卡:真刺耳……)

  オリジナルはひとりでいい(vsセフィロス)

  (对萨菲罗斯:本尊有一个就够了。)

  过去も未来も存在しない(vsアルティミシア)

  (对阿尔提米希亚: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甘さが弃て切れていないな?(vsクジャ)

  (对库加:看来你还是很天真啊。)

  力を持て余しているようだな?(vsジェクト)

  (对杰克特:你好像还有余力呢)

  かつての英雄?くだらん(vsシャントット)

  (对夏托托:过去的英雄?真无聊)

  伤を増やすのが望みか?(vsガブラス)

  (对裁判:希望再增加几道伤痕吗?)

  神を切れるとはな……(vsカオス)

  (对混沌之神:斩杀神啊……)

  ——戦闘终了

  ふふふふ……(FUFUFUFU……)

  新たな扉を开こう (开启崭新的大门吧)

  悲しむフリなどよせ (停止悲伤的样子吧)

  私は、思い出にはならないさ (我是不会变成回忆的)

  选ばれし者だけが生き残る…… (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どんな気分なんだ……?(是怎样的心情呢……?)

  死は、生を生み出す (死,能够孕育出纯粹。)

  私の一部として生きるがいい (成为我的一部分活下去吧)

  フッ。また会おう(哼。再见了。)

  お别れだ (永别了。)

  ——败北

  暗に堕ちるか…(堕入黑暗吗……)

  ——游戏结束

  何が起きた……!? (发生了什么……!?)

  ぐぅっ…… (咕呜……)

  大したものだ…… (厉害的家伙……)

  図に、仱毪省???(不要得意忘形……!)

  何を悲しめというのだ……? (对什么感到悲伤……?)

  ここまで、とはな…… (到此为止……了吗……)

  星に见舍てられたか…… (要放弃星球了吗……)

  なぜ、壊れた……? (为什么会坏掉……?)

  何がおまえを强くした? (是什么使你变强了?)

  次は本気を出そう…… (下次我就要认真了……)

  ——发招时

  回避—— ふっふっふ (笑)

  なぎ払い—— ふっ!せっ!遅い!(喝!哈!太慢了!)

  缩地—— かわせるか?ここだ! (交换位置吗?在这里!)

  居合斩り—— ふっ!いい颜だ……(笑!不错的表情……)

  神速—— 行くぞ!ふっ…… (去吧!笑……)

  虚空—— 舞え!见えまい! (舞吧!看不清了吧!)

  シャドウフレア—— 愚かな…… (真愚蠢……)

  八刀一闪—— 斩るっ…!消え去れ! (斩……!消失吧!)

  狱门—— 约束の地へ… (向约束之地……)

  闪光—— 恐れるな……ふん!はっ! (不要害怕……哼!哈!)

  心ない天使—— ふふ……导こう! (笑……引导吧!)

  ブラックマテリア—— ふふ……行け! (笑……去吧!)

  ふふ……叹いても遅い! (笑……叹息也已经晚了!)

  リユニオン—— 时は満ちた…… (是时候了……)

  スーパーノヴァ—— はっ!绝望に変えよう…。全てに灭びを…!ふっふっふ…(哈!变为绝望吧……消灭一切吧!FUFUFU……)

  部分萨菲罗斯战斗(注意,是战斗)时候的台词——

  いい颜だ。 表情真不错。

  导こう。 我来引导你吧。

  时は満ちた。 时机已成熟。

  偿うがいい。 好好补偿吧。

  この痛みを忘れるな。 可别忘记这疼痛啊。

  さあ、行こう。 我们走吧

人物歌曲

  《片翼天使》歌词:

  ESTUANS INTERIUS IRA VEHEMENTI 在体内燃烧借着暴力的愤怒

  ESTUANS INTERIUS IRA VEHEMENTI 在体内燃烧借着暴力的愤怒

  SEPHIROTH!! SEPHIROTH!! 萨菲罗斯!!萨菲罗斯!!

  ESTUANS INTERIUS IRA VEHEMENTI 在体内燃烧借着暴力的愤怒

  ESTUANS INTERIUS IRA VEHEMENTI 在体内燃烧借着暴力的愤怒

  SEPHIROTH!! SEPHIROTH!! 萨菲罗斯!!萨菲罗斯!!

  SORS IMMANIS ET INANIS 浩大的命运压倒一切

  SORS IMMANIS ET INANIS 浩大的命运压倒一切

  ESTUANS INTERIUS IRA VEHEMENTI 在体内燃烧借着暴力的愤怒

  ESTUANS INTERIUS IRA VEHEMENTI 在体内燃烧借着暴力的愤怒

  SEPHIROTH!! SEPHIROTH!! 萨菲罗斯!!萨菲罗斯!!

  VENI,VENI,VENIAS, 来! 来! 来!

  NE ME MORI FACIAS 不让我离去

  VENI,VENI,VENIAS, 来! 来! 来!

  NE ME MORI FACIAS 不让我离去

  VENI,VENI,VENIAS, 来! 来! 来!

  NE ME MORI FACIAS 不让我离去

  VENI,VENI,VENIAS, 来! 来! 来!

  NE ME MORI FACIAS 不让我离去

  VENI,VENI,VENIAS, GLORIOSA 来! 来! 来! 荣耀

  NE ME MORI FACIAS GENEROSA 不让我离去 贵族

  VENI,VENI,VENIAS, GLORIOSA 来! 来! 来! 荣耀

  NE ME MORI FACIAS GENEROSA 不让我离去 贵族

  VENI,VENI,VENIAS, GLORIOSA 来! 来! 来! 荣耀

  NE ME MORI FACIAS GENEROSA 不让我离去 贵族

  VENI,VENI,VENIAS, GLORIOSA 来! 来! 来! 荣耀

  NE ME MORI FACIAS GENEROSA 不让我离去 贵族

  SEPHIROTH!! 萨菲罗斯!!

  SEPHIROTH!! 萨菲罗斯!!

  SEPHIROTH!! 萨菲罗斯!!

  SEPHIROTH!! 萨菲罗斯!!

  再临·片翼天使的歌词

  Noli manere, manere in memoria.

  不要停留,停留在我的回忆中

  Noli manere, manere in memoria.

  不要停留,停留在我的回忆中

  Sephiroth, Sephiroth.

  萨非罗斯,萨非罗斯

  Saevam iram, iram et dolorem.

  残酷的愤怒,愤怒和痛苦

  Saevam iram, iram et dolorem.

  残酷的愤怒,愤怒和痛苦

  Sephiroth, Sephiroth.

  萨非罗斯,萨非罗斯

  Ferum terrible, ferum fatum.

  野蛮,可怕,狂暴的命运

  Ferum terrible, ferum fatum.

  野蛮,可怕,狂暴的命运

  Noli manere, manere in memoria.

  不要停留,停留在我的回忆中

  Noli manere, manere in memoria.

  不要停留,停留在我的回忆中

  Sephiroth, Sephiroth.

  萨非罗斯,萨非罗斯

  Veni, mi fil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Hic veni, da mihi mortem iterum.

  来这里,将我再次杀死

  Veni, mi fil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Hic veni, da mihi…

  来这里,将我……

  Noli manare in memoria.

  不要停留在我的回忆里

  Saevam iram et dolorem.

  残酷,愤怒,和痛苦

  Ferum terrible fatum.

  野蛮可怕的命运

  Ille iterum veniet.

  再度降临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Qui mortem invitavis,

  死亡的邀请

  -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Poena funesta natus,

  充满不幸的降生

  -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Noli nomen vocare.

  不愿呼唤的名字

  - Mi fili, veni, veni, veni, mi fili.

  来吧,我的儿子。来吧,我的儿子

  Ille iterum veniet.

  再度降临

  Sephiroth, Sephiroth.

  萨非罗斯,萨非罗斯

  克劳德,萨菲罗斯

相关文章

我要对着君临女神发誓我绝对不是以貌取人的类型,但是对于这位号称史上最受欢迎的反派大BOSS的“感情”,我真是以貌取人开始的。做为一个从红白机魂斗罗坦克大战时代结束以后就压根没有碰过游戏(主要是因为喜欢合作制,对单机游戏实在提不起爱来)的游戏大白来讲,一直到AC出现之前,都压根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着FF7这么一个东西。之后AC上映,因为需要太多游戏背景,所以看的时候压根不知道谁是谁,大家在干什么,剧情到底是怎么回事OTZ,唯一的感觉就是帅哥美女真是又多又养眼,以及如今3D的技术真是牛到火星去了。就在我一头雾水地看到最后的时候,萨菲罗斯同志出现了。

具体的感觉到现在已经完全记不得了,比如那头银发多么飘逸,那身衣服多么YY,那个身材多么完美,那个声音多么在缓和里透着无敌的魄力,以及那个一举手的呼风唤雨是帅得多么惊天地泣鬼神……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在萨菲罗斯同志刚出来的时候那个一抬眼一微笑,然后“好久不见了,克劳德”,当时就把我完完全全地推倒,那是何等力拔千钧的气势啊啊^_^(说到这里一定要抱怨一句……最后萨菲罗斯那个“我,是不会只存在于记忆的”,老大,您“战败”了—-当然,个人认为更像是玩腻了就回去了—-就要有个战败的样子好不好,不要都快消失了还这么优雅这么自信这么电人的>_<;太不厚道了!!!)

于是,知道了世界上有个游戏叫FF7,里面的反派大BOSS名字是萨菲罗斯,很帅,很强,很拽,很有气势。后就开始抱着不太强烈的执念买这买那,比如手办,比如模型,比如捆绑版PSP……想起来,换个其他人,能让我本着这种以貌取人的感情去花那么多钱,基本上是想都不要想的。果然萨菲罗斯同志从一开始就是个特别的存在么。

但是这个时候,对萨菲罗斯的认识,依旧停留在一个“神化”人物的仰望层面,依旧只知道他以前是个英雄,之后是个反“人类”典范,依旧没想过真正去搞懂FF7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这种状态,持续到我正式开始玩FF7·Crisis Core(核心危机)。

  其实刚接触CC的时候,我喷过很多次……

  不过这也是可以体谅的,谁能想到那个阴魂不散的神出鬼没的一举手就风云色变的一个人能把整个行星折腾得天翻地覆的大BOSS,也要打手机找人,也会和人调侃,也会道歉,也会讲冷笑话,也会用那么可爱的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说“啊,真的~~”?

  但之后,随着剧情的深入,就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记得有个朋友抱怨过,其实CC里萨菲罗斯什么都不是—-

  主角是扎克斯(Zack),精神典范是安吉尔(Angeal),反面BOSS是杰内西斯,罪魁祸首是神罗。

  然后还有经典的笨苹果,经典的《Loveless》,以及经典的爱情友情责任梦想等一切值得歌颂和怀念的东西。

  这些,就像那位朋友说过的,全都和萨菲罗斯不沾边。

  确实,现在想起来,萨菲罗斯的存在,对CC的主线和那个“责任和梦想”的高尚主题来讲几乎没有意义。在CC里,虽然说“危机”的含义中绝大部分成为是指的尼布尔海姆事件,但是本质上来讲,除了最后一场把扎克斯和克劳德差点挂掉而更改了两人未来命运的戏份以外,萨菲罗斯只是个高级龙套而已,而且还是个,以“罪孽”来结束戏份的高级龙套。

  “萨菲罗斯?!那个大英雄!!”

  “萨菲罗斯是个超级强大的特种兵。”

  “我在扮演大英雄萨菲罗斯!”

  英雄么?纵观CC,何时体现过萨菲罗斯的英雄?唯一三次看他动手,第一次是和两个朋友打着玩,最后一次是和扎克斯在尼布尔海姆魔晃炉的“反人类”战斗,中间好不容易对了一次敌人,还象征性地三下两下就完事了。

  “英雄嘛,就是媒体捧出来的啦。”

  那个坎赛尔,虽然实力肯定远不如扎克斯(至今也没搞懂是几等兵,估计是3rd- -),但是思想却似乎比扎克斯成熟许多。

  没错,与其说萨菲罗斯是世界的英雄,还不如说萨菲罗斯是神罗的英雄,或者说,神罗公司需要完美、强大而且敬业的萨菲罗斯来做一个英雄。

  所以大家在崇拜英雄的时候,就会支持英雄所属的团体;在向往英雄的时候,就会加入英雄所属的团体;加入以后,就会被神罗所用来达到自己的商业目的—-

  或者维护世界,或者破坏世界。

  如此而已。

  “安吉尔是个很照顾属下的人,萨菲罗斯是个超级强大的特种兵,杰尼西斯讨厌团队合作,所以其实特种兵的精神领袖是安吉尔。你能跟安吉尔共事,真的好羡慕啊!”

  特种兵给扎克斯的短消息,揭示了英雄的代价。

  英雄是什么?英雄就是完美,英雄就是梦想,英雄就是童年的目标,英雄就是一座黄金雕像—-只能远远膜拜,连碰都不会想去碰一下。 至于雕像里面是石头还是血肉,不会有人去关心,也更加没人能够知道。

  于是,

  萨菲罗斯没有父母?没有关系,因为他是英雄;

  萨菲罗斯失去朋友?无所谓嘛,因为他是英雄;

  萨菲罗斯也会痛苦?不可能的,因为他是英雄;

  萨菲罗斯战斗英勇?应该的啊,因为他是英雄;

  萨菲罗斯犯下过错?不可原谅!因为他是英雄。

  的确,萨菲罗斯是优秀的,强大的,骄傲的,甚至似乎是完美的—-

  但是很可惜,萨菲罗斯不是英雄。

  这人其实并不怎么冷漠,所以他会和扎克斯主动提起与安吉尔以及杰尼西斯偷偷溜进训练室的事迹,然后在扎克斯感慨“关系不错嘛”的时候毫不掩饰地露出无奈而自嘲地笑——“那又怎么样”——朋友还不是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离开自己;会在刚进入尼布尔海姆的时候询问克劳德回家的滋味,就因为他自己没有亲人和故乡;会在转身走进旅馆的时候忽然转头叮嘱久别归家的下属:“哦,对了。回家看看也没问题的”。

  这人其实并不怎么喜欢高高在上,所以他会站在夕阳里用那种有点幸灾乐祸的口气对着郁闷的扎克斯开让他更郁闷的玩笑—“任务失败,评价大幅下降”;会用有点玩味地神情盯着担心女朋友安危的扎克斯,然后告诉他同意他回去;会对着扭捏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那个可爱的下属主动说“马上会再见面的”,然后看着他在夕阳里释然的表情和远去的背影微笑。

这人其实特珍惜朋友,所以他会在杰尼西斯屡次挑衅自己以后还想都不想就站出来给他献血;会望着拿剑指着自己的杰尼西斯满脸的无言和失望;会对杰尼西斯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取闹忍了又忍;会在跟杰尼西斯“火拼”之后转过身子甚至有点尴尬地回避杰尼西斯的目光;会黑线着听完安吉尔的“革命式”教育,然后在回味的时候还满脸欣慰地微笑;会在知道安吉尔和杰尼西斯离开神罗并且同霍兰德联手的时候露出难以掩盖的失落;会在发现霍兰德的G计划之后把自己关在资料室没日没夜地查找关于他两个朋友身世的资料,然后在临去尼布尔海姆的时候还惦记着要去见见杰尼西斯。

这人其实在感情面前甚至有点不知所措,所以他虽然一直在关心杰尼西斯和安吉尔,但是终于见到杰尼西斯的时候却只是冷言相向;所以他在安吉尔和杰尼西斯离开之后,居然把任务推给一个和安吉尔关系理应不如他密切的2nd,作为一个举世闻名的大英雄,此时却只是回避在一边静静地期待着扎克斯的热情和阳光,能使安吉尔回心转意—说到底只是个,有点高傲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小孩吧。

  以及这人,甚至并不怎么在意英雄的头衔和声名的荣耀。

  所以他会在杰尼西斯询问“谁来演英雄?我?还是你”的时候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你来做吧”;会因为不想和老朋友敌对而屡次拒绝神罗下达的命令,然后在提到“抹杀失败”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会告诉扎克斯如果有必要他也会放弃神罗,就因为那个给了他荣耀和英雄头衔的称霸世界的伟大公司,却没有给他任何关于友情的选项。

  萨菲罗斯,他很不幸地只继承了他父亲的敬业,而没有继承他父亲的疯狂和无情。

  他只是一个在意感情,害怕失去朋友,对友情会小心翼翼地去维护的人。

  因为缺少,所以弥足珍贵。

  因为渴望已久,所以懂得珍惜。

  但是这个不怎么像英雄的人,面对的又是什么?

  曾说过:“安吉尔和杰尼西斯,萨菲罗斯只有这两个朋友”,

  但是,真的是这样么?

  “我可从来没有偷过,因为我和地主的儿子,是好朋友!”

  “安吉尔和杰尼西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止是朋友哦,是死党。”

  “啊,是合影!这个是安吉尔……旁边那个,是杰尼西斯吧?”

  伴着白巴诺拉一起长大的两个青年,其实在从神罗消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起过神罗里还有一位会因为他们的不告而别而痛苦,并且一直执着地寻找他们的朋友吧?

  “三个朋友去战场。一个人被俘,一个人离去,剩下那个成了英雄。”

  “真可惜,你是怪物。”

  “杰诺瓦,是2000年前从地层被发现的,是怪物啊~”

  那个穿着红皮大衣的人,其实从始至终,执着地热爱的,只是萨菲罗斯英雄的名誉,以及他身上纯粹的杰诺瓦细胞吧?

  借用一个朋友说的一句话:“萨菲罗斯一直是独自一人,不小心有了两个朋友,还都是幻觉。”

  那么,扎克斯呢? 那个阳光的,开朗的,无畏的,虎头虎脑的男孩;

  那个除了安吉尔和杰尼西斯以外,就性格和身份来看,唯一的有可能和萨菲罗斯成为朋友的人。

  “萨菲罗斯!一百年不见了啊!”

  夕阳下的调侃让我几乎以为扎克斯把萨菲罗斯当成了朋友,之后可爱的扭捏也让人在温馨之余和萨菲罗斯一样忍不住微笑;

  只是微笑,却是为了这样的感慨—

  “呵,说到底还只是个孩子啊……”

  果然,就算是扎克斯这种人,就算是那么地想和心目中的英雄成为朋友—最终的结果,英雄依旧只能够是高高在上的英雄而已吧。

  而萨菲罗斯自己,也在努力习惯孤独吧?

  于是有了他在尼布尔海姆村口的欲言又止,有了他提起自己没有双亲时候自嘲的大笑,有了那个平时举手投足都透着完美的英雄—-

  其实萨菲罗斯是对的,就算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又如何呢?只会让大家有一种“英雄居然也会这样”的奇怪感慨而已吧。

  在尼布尔海姆,扎克斯不就对着萨菲罗斯的背影抱起了双臂,并且思考的不是萨菲罗斯没有故乡与亲人的身世,而是—-“萨菲罗斯的母亲叫做杰诺瓦”?只因为他在霍兰德的口中曾经听过这个名字。

  果然,连在扎克斯这样关心朋友的人眼里,英雄也是不必介意亲情和故乡的吧?

  因为,已经是英雄了啊!

  是啊,已经是英雄了。但是为什么英雄每每坚定的神情背后,语气里总是透着些许无奈和悲凉?

  “你很久没有回过故乡了吧?是什么心情啊?”

  “我没有故乡,所以不了解。”

  那时候的萨菲罗斯,作为一个1st的领队,做为一个所有人都在仰望的人,其实是羡慕克劳德的吧?

  我想,如果在萨菲罗斯还是露克雷西雅腹中的那个单细胞的时候,能够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他可能会想要和亲人在一起,有几个好朋友,做个普通点的人?

  也许有人说人的本性,总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

  但是也有人说,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不是无法实现梦想,而是梦想终于实现的时候,却发现那种喜悦没有人来分享。

  就像是,如果没有了因为自己的无力而受到伤害的女孩,当年那个内向的男孩又怎么会立下豪迈的誓言,然后鼓起勇气踏上决定命运的旅途? 没有人有完全抛弃情感然后无私奉献世界的义务,

  大家都只是俗人而已啊。

  而萨菲罗斯,作为一个除了虚无的声名以外什么都没有的人,作为一个不那么超脱的所谓的“英雄”,

  那个光环的存在,对他来讲, 真的有意义么?

  “这次给我们的命令,只是针对魔晃炉进行调查。至于老朋友的事情,一句也没有提到……”

  “如果有必要,或许我也会放弃神罗。但是之前,我还是顺从神罗的特种兵。”

  于是,其实是没有的吧。

  因为那玩意,从来都只能晃了别人的眼睛,却根本无法照亮自己的心吧?

  所以萨菲罗斯的高傲,萨菲罗斯的冷淡,萨菲罗斯所谓的“喜欢孤独”,其实多多少少都是自己在欺骗自己的吧?

  是不是也会在下属说笑打闹的时候忍不住看上两眼?

  是不是也会在士兵终于得到探亲假的时候目送他们欢天喜地地踏上列车?

  是不是也会偶尔在梦中幻想自己的母亲是不是像其他人的妈妈那样温柔和美丽?

  “我的母亲叫做Jenova,生下我就去世了。父亲……”

  “哈哈哈哈哈……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在说这个……”

  “好了,走吧。”

  于是,其实,都是会的吧?

  所以,努力骗了自己这么久,真的很辛苦吧。

  而在杰尼西斯对着自己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刀见血的那一刻,在拆下那道钢铁隔断后最终见到母亲的那一刻,也终于明白,自己是永远也无法真正欺骗自己的吧。

  当然,你可以说萨菲罗斯太不坚强。

  不过,请不要忘记,相互支撑的钢筋可以垒起摩天大厦;但是一颗除了母亲之外没有丝毫寄托的心,当连最后一块圣地都被一直在意的朋友打得粉碎,谁又有资格去奢望它能够继续无私地为陌生人的幸福而搏动?

  “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萨菲罗斯了!!”

  悲愤着举起大剑的阳光青年,真的认识萨菲罗斯么?

  他认识的,只是一个完美的,闪着金色光芒的雕像而已吧?

  英雄应该是坚强的,

  英雄应该是正义的,

  英雄应该是完美的,

  英雄应该能够做所有自己无法做到而又梦想着能够做到的事情,

  因为,是英雄啊;

  因为,那是自己的梦想啊!

  而梦想破裂的时候,最受伤害的,最被辜负的,其实是自己吧。

  所以从头到尾都在思念安吉尔的扎克斯,从头到尾都想要救赎杰尼西斯的扎克斯,从头到尾都在为朋友着想的无私无畏的扎克斯,这个时候,对萨菲罗斯毫不犹豫地挥起了剑—-

  “萨菲罗斯,我是那么的信任你!!”

  “克劳德,给萨菲罗斯最后一击!!”

  “做得好……克劳德!”

  那一直是一座雕像。

  既然如此,那么没有了光芒的雕像,辜负了希翼的梦想,又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所以,移掉吧。

  “扎克斯,听总部说你牺牲了。我不相信这个消息!你是不是在执行什么特殊的任务?是跟萨菲罗斯的死有关吧?等你消息! —– By 坎赛尔”

  所以,移掉吧。

  于是,其实所有曾经仰望过雕像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至于雕像为什么失去了光芒,是没有人会去关心的吧?

  FF7AC中的萨菲罗斯

  毕竟少了座雕像的公园,花会依旧盛开得芳香美丽,人们会依旧幸福和微笑吧。

  CC之后再看AC(降临之子),终于看懂了。

  看到萨菲罗斯说那句“你最宝贵的东西,就不能让我体会夺取它的快乐么”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那个七年前问克劳德回家是什么感觉的萨菲罗斯。

  其实,他一直到这个时候,也是在意的吧?毕竟不管杰诺瓦的存在多么美好,那也只是一个永远不会再出现同伴的宗族罢了。

  是啊,如果真的不会介意了,为什么还要特别提起呢?

  而之后的“真可怜,你什么都不懂”—-

  我想,那个被许多朋友一直陪伴着却迟迟才察觉到自己被友情环绕的金发男孩,他脑海中属于那位阳光青年的记忆碎片里,肯定没有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曾经谈起和仅有的朋友在一起的往事时候欣慰的微笑,没有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曾经失去朋友时没落的神情,没有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曾经提及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亲人时的自嘲,也没有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曾经在黄昏的夕阳里那句温柔的“马上会再见的”……

  其实,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的吧。

  萨菲罗斯不懂,那么谁又懂萨菲罗斯呢?

  一个从单细胞开始就是个错误,从小到大被人利用,不那么喜欢孤独但是除却了光环一无所有的人,终于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亲人,归属了自己的情感,结束了以往的迷茫,然后找到了生命的价值—-要为自己的种族开辟新的世界。

  那个人的确错了,大错特错了。

  但是事实,确实只是如此简单而且直接的啊。

  “萨菲罗斯疯了!”

  于是,其实从七年前,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人懂得吧。

  从来从来都没有人懂。

  一直在想,也许转身走进火海的萨菲罗斯,最值得欣慰的事情,就是除了那个虚伪的英雄光环以外,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失去。

  火中孤独的转身

  因为—

  How can you lose what you never had?

  (从未拥有过的东西要如何失去?)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9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