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鄂

蔡锷(1882—1916)原名艮寅,字松坡。湖南邵阳人。1915年云南护国起义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蔡锷曾经响应辛亥革命,发动反对袁世凯洪宪帝制的护国战争,是中华民国初年的杰出军事领袖。中国近代军事家,政治家。在20世纪初期干了两件了不起的大事,且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一是1911年10月底组织领导了昆明“重九起义”;二是1915年12月底发动和领导了讨袁护国战争。

生平经历

1882年12月18日(清光绪八年十一月初九)生于湖南省宝庆府邵阳县城东之亲睦乡蒋家冲蔡桥头(今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蔡锷乡蔡锷村)一个贫寒农家。幼年在私塾读书。

1898年考入长沙时务学堂,师从梁启超、谭嗣同,接受了梁启超等人维新思想。后入上海南洋公学(后更名为“国立交通大学”,即今天“上海交通大学”与“西安交通大学”的前身)。

1899年赴日本,就读于东京大同高等学校、横滨东亚商业学校。

1900年随唐才常回国参加自立军起义。失败后改名“锷”,立志“流血救民”。复去日本。先入成城学校,继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军事,曾参与组织“拒俄义勇队”。

1904年毕业回国,先后在湖南、广西、云南等省教练新军。

1911年(宣统三年)调云南任新军第十九镇第三十七协协统。10月与革命党人李根源等在昆明起义,11月出任云南军政府都督。旋即协助贵州、四川两省独立。二次革命中暗中派兵援助四川熊克武讨袁。事后被袁世凯调至北京,授以陆军部编译处副总裁、全国经界局督办、参政院参政等虚职。1915年袁策划称帝,加紧对其监视。蔡以赴津治病为名,逃至日本,转道香港回云南。12月25日与唐继尧、戴勤等通电宣告云南独立,讨伐袁世凯。次日成立护国军,任第一军总司令,出兵四川,屡获胜利。不久广西、陕西、贵州、浙江、湖南等省相继响应,迫使袁于1916年3月取消帝制。因艰苦转战,积劳成疾,8月赴日本治疗。11月病逝。

享受国葬

1916年6月,袁死后,蔡任四川督军兼省长,之后因结核病赴日本就医,其间中华民国开国元勋黄兴逝世,蔡锷万分悲伤,写下挽联:“以勇健开国,而宁静持身,贯彻实行,是能创作一生者;曾送我海上,忽哭君天涯,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同年蔡锷于11月8日亦病逝于日本九州帝国大学医科附属病院(现九州大学病院)。翌年4月12日,被国葬于黄兴所葬之岳麓山,是民国第一位享受国葬仪式的人。

口授遗电

1916年11月8日,再造共和的一代伟男蔡公松坡在日本逝世。时年三十四岁!

临终前,口授遗电,由好友蒋方震、石陶钧记录代呈中央政府:

1.愿我人民、政府协力一心,采有希望之积极政策;

2.意见多由于争权利。愿为民望者以道德爱国;

3.在川阵亡将士及出力人员,恳饰罗、戴两君(指在四川分别代理其职务的罗佩金、戴戡二人)核实呈请恤奖,以昭激励;

4.锷以短命,未克尽力民国,应行薄葬。2.总参工程兵学院指挥学院军事理论教研室主任

历史典故

蔡锷与小凤仙的典故,真可谓是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想当年袁世凯要称帝是需要部将的支持,蔡锷将军不想和袁世凯之流同流合污,于是装病(肺结核是真有其病,但不算严重)要去日本治疗,终于瞒过了老狐狸袁世凯,远赴日本治病,临别时,与当时的名媛小凤仙的对话,真是令世人无不感动。 蔡 锷:奈何,蔡某七尺之躯,即已许国,再难许卿。君此去,不知何日能还?不知是否记得小女子?

说罢,转身上了火车,去日本找孙中山,联合孙中山讨袁。

蔡锷治军

云南都督期间

蔡锷治军严明,并以身作则。他在云南都督任内,曾令参谋部汇考中外律例,制颁《简明军律》四十七条,内分“叛乱”、“擅权”、“辱职”、“抗命”、“暴乱胁迫”、“侮辱”、“逃逸”、“损坏军用物品”、“掠夺”、“关于俘虏之罪”及“违令”等十一章。并制颁《军队手牒》,强调军人“宜忠国家,宜敦信义,宜重俭朴,宜守纪律,宜尚武勇”。明确规定,“自宣布之后,一律实行”。又转发了南京临时政府陆军部关于严禁私自劝募军饷的命令。

反袁护国期间

在反袁护国期间,蔡锷本着开源节流的精神,始终坚持了护国第一军在四川前线抗拒北洋军的艰苦战斗。开始,由于军费困难,护国第一军推迟了自昆明向川南的进兵日期。出发时,所携带子弹,每一士兵平均仅300发,炮弹更少。至川南后,经作战两个月,消耗甚多。由于后方唐继尧未能及时接济,蔡部械弹及粮饷均极感拮据。蔡锷发函说:“所难者枪支破损,未能克日修理,衣服褴褛,未能换给;弹药未能悉加补充,而饷项已罄,乞灵无效。”1916年2月底,他不顾自己身患重病,从总司令部所在地永宁驰赴纳溪前线指挥,与士兵同甘共苦,坚持战斗。生活的艰苦,令人难以想像。他们“鏖战经月,日眠食于风雨之中,出入乎生死以外”,“平均每日睡觉不到三个钟。吃的饭是一半米一半砂硬吞”。后来蔡锷也致电梁启超“诉苦”说:“自滇出发以来,仅领滇饷两月。半年来,关于给养上后方毫无补充,以致衣不蔽体,食无宿粮,每月火食杂用,皆临时东凑西挪,拮据度日。”梁不日给蔡复电,感叹不已:“勘电卅奉,雒诵泪下。……弟之严明刻苦,真可敬也。”及至广西、广东、浙江等省宣布独立后,四川陈宦要求蔡锷拨给援军。蔡对此有苦难言,他在致戴戡等人的复电中说:“(陈)今竟求援于我,毋乃乞米于丐?”

护国军出师时有严明的军风纪,要求“一律严守军纪,保持秩序,勿失严整”;不得“乱入民家”;“购买须要公开,不得依势估压。”这样的军队。深受人民拥护,出现军民亲如一家的动人景象:护国第一军“出征以来,未滥招一兵,未滥收一钱,师行所至,所部士兵未擅取民间一草一木。”因之,在川南战斗中,所部连续“五月无饷,而将士不受馈一钱,蜀人爱戴之如骨肉也。”朱德也曾指出:“自滇以达蜀地,无不箪食而迎”。后来大总统黎元洪在为蔡锷国葬所致祭文中也以赞扬口吻说:“君故贫,靡有康食,而务敏于学,及御事至专阃,所入悉分赡隶军者。驭士卒严而有恩,皆乐为致死。”蔡锷这种艰苦奋斗、身先士卒的精神,感人至深,鼓舞了为共和而战夺取反袁胜利的广大官兵。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8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