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源

高福源(1901~1937),字绍卿,祖籍直隶(今河北)盐山,1901年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县马家屯村(今大石桥市博洛铺镇神树村)。其父高玉麟曾任袁世凯时期的管带(骑兵营长)。高福源十多岁时,从家乡营口到绥远,后在北京汇文中学读书。1921年考入北京辅仁大学。1923年秋,考入东北讲武堂第五期学习。毕业后,历任东北军连长、张学良卫队营长、少校团副、中校主任、上校团长、少将旅长等职。1936年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人物介绍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高福源随东北军在南京政府的“日军此举不过寻常寻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民国日报》1931年9月27日)命令下,被迫退守关内。他在目睹了日寇给东北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后,总是以身为军人,在国难当头之日,未能报效祖国而引为憾事。1933年初,日寇发动了长城之战,高福源与其他爱国官兵一起勇敢地投入到抗击日寇的前线。当年秋,他升任六十七军一○七师六一九团团长。此后,高福源为了能够早日收复祖国疆土,从严治军,狠抓训练,对全团官兵既能做到严肃军纪,又能做到身体力行,深得部下的拥护和当地民众的爱戴,以致部队开拔时,驻地百姓扶老携幼为其送行,这在当时实属少见。

  1933年秋,升任东北军六十七军一○七师六一九团团长。曾与东北军著名爱国将领黄显声商谈过抗日大计。1935年10月22日,与红军交战被生俘。在中国-党教育下,他更加拥护抗日。不久,又返回东北军,积极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说服张学良联共抗日,说服了东北军一一○师两个营投诚,在红军同东北军之间搭起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桥梁,促成了“西安事变”、兵谏蒋介石抗日的局面。“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东北军内主战的“少壮派”枪杀了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一○五师师长刘多荃误认为他也参与了杀害王以哲活动,派人于1937年2月5日将他诱杀。1981年,西安市人民政府举行了隆重的骨灰安放仪式,把他的骨灰盒和遗像安放在西安市烈士陵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

张学良抗日的“信使”

1935年年底,在中共中央所在地瓦窑堡。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正在给被俘的东北军军官政治学习班的全体学员作报告。周副主席深入浅出地讲解全民族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救国的重要意义,号召东北军官兵在抗日战争中贡献力量。报告一次又一次地被台下的掌声打断。“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团结抗日,打回东北老家去!”的口号声此起彼伏。

一位身材魁梧的学员听了报告后,辗转反侧,彻夜未眠。他回想起三个月前,在榆林桥一仗被徐海东部队俘虏时的惨状:自己的左肩负了伤,夹杂在俘虏群中狼狈不堪,生怕被红军认出来。结果还是被认了出来,徐海东走到自己面前,说:“你就是东北军所属619团团长高福源,你出来吧!”。当时,自己无地自容地低着头走出俘虏群,不知将会得到什么下场。然而,现在自己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受到红军的优待。

高福源想到这儿,感到周副主席的话太对了。是啊!“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命令张学良副司令“绝对不抵抗”,几十万大军从沈阳撤走了,东北被日军占领。结果,张副司令被蒋介石派到反共前线,和红军作战,屡战屡败,面临全军覆没的处境。蒋介石这一手真毒啊!他越想越感到惭愧,越想越感到有愧于家乡的父老。想着,想着,一个成熟的想法形成了。

第二天,高福源找到学习班的工作人员,要求面见负责人。党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接见了他。高福源一下子倾述了自己几个月来的思想变化:“我在国难当头之日,未能以身报国。如今,投身人民怀抱,实乃三生有幸。现在我亲眼看到了红军队伍中的官兵关系,我赞成共军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也相信东北军大多数官兵,以至张学良将军都会同意和赞成的。我愿意去说服东北军官兵与红军联合抗日,你们相信我吗?敢不敢放我回去说服张将军?”

李克农说:“我们相信你,中央同意你返回东北军,只是担心你回去后的安全……”

高福源自信地说:“请首长放心,我回去是有把握的,况且为了联合抗日,就是有风险,我也情愿为联合抗日而死”。从此,高福源怀着一颗救国救民的赤诚之心,奔走斡旋于红军与东北军之间。

1936年1月,高福源从东北军67军军长王以哲那里,得知张学良副司令急于要与红军沟通联系。他决定去西安面见张学良。

临行前,高福源来到红军总部彭德怀的办公室,面对彭总司令侃侃而谈:“张学良将军和他的官兵远离沦陷的家乡,正面临走投无路的境地,我一定要去见见他,说明利害。抗日救亡大事必须依靠共产党和红军,张将军如果了解红军的真实情况,一定会同红军合作的。”

彭总看他坦率真诚的样子,高兴地说:“那你就去西安做这件工作。”

高福源听了十分高兴,他生怕还会有什么变化,再次问道:“我真的可以去西安?”

彭总信任地说:“当然是真的。你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高福源愉快地回答:“我明早就动身。”

彭总说:“好吧,欢送你!”

随后,彭总送给他200元钱做零用,又派骑兵送他到东北军67军军长王以哲的防线外。

高福源到了西安,同王以哲一起面见张学良。当高福源谈到东北军应与红军联合抗日时,张学良还不知高福源的底细,拍案喝道:“你大胆!竟敢叫我通u2018匪u2019,我枪毙了你!”

高福源坦然地说:“报告副司令,我若怕死就不回来做这件事了……”

接着,高福源慷慨激昂地陈述:“共产党、红军诚心诚意地帮助东北军打回老家去,收复失地,共同抗日,这分明是朋友,怎么称u2018匪u2019呢?东北军听命于蒋介石,u2018九一八u2019事变不抵抗,丢失了全东北,几年来又参加剿共,东北军得到了什么好结果?照此下去,东北军将损失殆尽,你张副司令怎能对得起东北三千万父老乡亲?怎能对得起先大元帅?”

说到此,高福源声泪俱下,感动得张学良也饱含热泪,忙请高福源坐下讲。

经过一番详谈后,张学良说:“你谈得很好。东北军联共抗日这条道路选得好!但事关重大,一定要注意保密。你休息一下,然后回去,请红军代表来商谈。”

1月16日,高福源欣喜地回到了苏区,递交了张学良的亲笔信,把张学良要求红军派代表商谈的意见向党中央作了转达。

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得知张学良愿意团结抗日的消息,发表了《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表示愿意与东北军首先停战。共同抗日。同时,派李克农带领四名随行人员,由高福源引路,从瓦窑堡出发,到达东北军驻地洛川,同王以哲进行了秘密商谈,达成了局部停战协定。张学良还表示希望同毛主席和周副主席会面。

4月9日,阳光明媚。在陕北军事重地延安,周恩来副主席和张学良将军秘密会面了。在一座天主教堂里,彻夜灯光通明。双方经过商谈,达成了互不侵犯、互相帮助、互派代表、红军帮助东北军进行抗日教育等协议,为后来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国工农红军、张学良将军代表东北军分别签署的《抗日救国协定》奠定了基础。

高福源搭起了东北军与红军互相沟通的桥梁后,便留在了张学良身边,负责与红军的联络工作,在张将军的支持与保护下,为联共抗日不懈地工作着。

西安事变后,高福源在东北军内讧中于西安被害,遇难时年仅35岁。

1981年,西安市人民政府追认高福源为革命烈士。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8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