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正湘

  陈正湘(1911.10-1993)【照】:男,汉族,湖南省新化县训上村人。原名陈逸成。农民家庭出身。1926年入唐生智部当兵。参加过北伐战争。1930年9月由新城起义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任红军第22军特务营第2连班长。193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原北京军区中将副司令员

  陈正湘(1911.10-1993)【照】:男,汉族,湖南省新化县训上村人。原名陈逸成。农民家庭出身。1926年入唐生智部当兵。参加过北伐战争。1930年9月由新城起义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任红军第22军特务营第2连班长。193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月任红军第64师特务营第2连副排长,3月任师教导队机枪教员。5月任第195团机枪排排长。7月任红12师第34团排长。11月任第35师第103团机枪连连长、党支部委员。1932年春任红军第31师第91团机枪连连长。同年秋任第7师第20团机枪连连长。1933年春部队整编为红1军团第1师第1团第2营,任机枪连连长,同年夏任营长、营支部委员。1934年3月任红1军团第1师第5团代理团长。5月调任第15师(原少共国际师)第45团团长。参加了中央根据地第1至第5次反“围剿”斗争和中央红军长征。1934年10月至1935年1月任红1军团第2师第45团团长。1935年2月任红1军团第1团第2营营长。8月入红军大学高级班学习。9月任红1军团第2师副团长,11月任红1军团第2师第4团团长。1936年1月至10月任红1军团第1师第1团团长(8月至10月为红1军团第1师党委委员)。参加了直罗镇、东征、西征等战役。1937年3月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2期学习。全国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9月任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第685团副团长。10月任晋察冀军区第1团团长、团总支委委员。带领部队开展游击战争,参加了平型关、王安镇、佟川、雁宿崖、黄土岭等战斗。1939年10月至1940年7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1支队司令员、党委委员。其间,1940年1月至6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南下支队司令员。10月任中共晋察冀第4特别区委员会常务委员。同月至1941年8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4军分区司令员。1941年1月起任中共北岳区第4地委常务委员。同年夏至1942年因病离职休养。1943年4月至9月任晋察冀军区第11(平西)军分区司令员、中共北岳区第11地委委员。1944年3月因病到延安休养。1945年4月至6月作为晋察冀代表团成员参加中共七大。同年8月至1946年6月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晋纵队副司令员、冀晋军区副司令员。1946年1月后任军事调处执行部大同执行小组中共代表。同年6月至1947年6月任晋察冀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员,1947年4月至6月任第4纵队党委常委。同年6月至1949年2月任晋察冀野战军(1948年5月改称华北军区第3兵团)第2纵队司令员、纵队党委常委。率领部队参加绥远、集宁、晋北、张家口、保南、正太、青沧、保北、大清河北等战役、战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0年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第1副司令员。1954年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副参谋长。1955年3月至1959年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5月至1959年3月任北京军区党委常委。1993年12月2日20时在北京逝世。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共七大候补代表,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三、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1978年3月至1983年6月任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

炮击阿部规秀

  陈正湘15岁从戎,江西新城起义投红军,在五次反“围剿”中战功显赫,升任少共国际师45团团长;长征途中抢渡大渡河,策应夺取泸定桥,直罗镇战役掩护军团指挥部屡建奇功;抗日战争中,他身经百战,指挥机智,沉着细致,勇猛冲击,攻必克,守必胜。 红军骁勇战将陈正湘,曾在晋察冀边区参与指挥对日寇的“反扫荡”战斗。1939年11月7日下午4时,在黄土岭激战时,陈正湘亲自指挥炮手击毙了日酋“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轰动了全国,震慑了日本朝野。

受命阻击

  1939年9月下旬,日军华北方面军以两个师团、两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兵力,对晋察冀边区北岳区进行秋冬季“大扫荡”,敌阿部规秀率独立混成旅团进犯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为掩护军区政委聂荣臻和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等组织大部队战略转移,分区副司令员陈正湘受命率主力一团与其他部队共同阻击日寇,在雁宿岩、黄土岭一带痛击日军。阿部规秀,是日军享有盛誉的“名将之花”,擅长“新战术”和山地战。他以伪“蒙疆国驻屯军总司令”身份,接替1938年被八路军击毙的常岗少将来统帅独立混成第二旅团,该旅团是日军的精锐之师。1939年10月2日,阿部刚晋升中将,急欲报效天皇,10月中旬即率部进攻晋察冀边区。 阿部规秀先后派出的3队人马,均被以陈正湘为主力的第一分区部队痛击,纷纷败退,撤回涞源。阿部十分恼怒,决心亲自率部征讨,倾巢南进。临出发前,他给东京的家人写信说:“爸爸今天起去南边战斗,回来的日子是11月13、14日,虽然不是什么大战斗,但也是一场相当规模的战斗,8点30分即乘汽车从涞源出发!我们打仗的时候是最悠闲而且是最有趣的,支那已经逐渐衰弱下去了,再使一把劲他们就会投降。”信中表现出阿部狂妄骄横到了极点。信发出后,阿部即率旅团主力1500人分乘90辆汽车从张家口到达涞源。10月31日,阿部在作战会上部署:提赳中佐率独立步兵第4大队,从插箭岭进攻走马驿;迁村宪吉大佐率独立步兵第一大队从白石口进攻银坊,两路袭击,11月2日午夜以后开始行动。日军的行动计划被我打入敌据点的情报人员获得,聂荣臻决心集中第一军分区第一、二、三团主力,利用雁宿岩、三岔口峡谷设伏,歼敌迁村宪吉一路。11月1日晚9时,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用电话紧急命令陈正湘率一团在1小时内出发,奔赴预设伏阵地。

诱敌深入

  11月3日早晨开始,陈正湘部在雁宿岩东山展开作战,经过一天激战,与兄弟部队共同歼灭迁村大佐部600余人,只剩迁村等几人化装逃脱。这是“名将取花,马上取花”之首篇。迁村大队遭我歼灭后,阿部规秀恼羞成怒,于11月4日凌晨亲临第一线,率第二、第四大队,向一分区腹地扑来,急于寻找我军主力进行报复。 陈正湘领导的一团,是晋察冀军区几个主力团之一,连排干部大都有对日作战的经验,能攻善守。为保障军区领导机关和冀中军区后方的安全,必须拖住敌人,并将敌人引到黄土岭寨头方向的有利地形,予以打击歼灭。于是,陈正湘命令一团二营、三营从4日中午到6日黄昏,紧紧拖住敌人,利用有利地形,巧妙地与敌周旋:“忽而坚决堵击,忽而大踏步后撤,像翻飞的鸽子缠住猎物不放,使阿部既求战不能,又追赶不及。”阿部又损兵200余人,气得暴跳如雷果然上钩,被扭转向东进,到达黄土岭。

炮击日酋

  11月7日8时许,日军主力沿黄土岭以东河沟缓慢跟进,先头部队正向寨头开进时,陈正湘率一团从正面即寨头方向予敌以迎头痛击。在一团迎头痛击敌人的同时,参战各团也分别从其他方向陆续赶来,扑向敌人。 激战至下午4时,日军伤亡过半。陈正湘在793高地指挥所从望远镜里向整个战场了望,看到日军占领的南山根部东西间山梁上,有三个向北凸出的小山包,中间那个山包上有几个跨战马的敌军官和几个随员,军官们正举着望远镜向我793高地及上庄子方向观察;在教坊小河沟南面,距南山小山头100米左右的独立小院内,有腰挎战刀的敌军官出出进进。陈正湘立即判断,这独立小院一定是敌人的指挥所,南面小山包则是敌人的观察所。他当即命令通讯主任邱荣辉跑步下山,向炮连杨九枰连长传达命令:迫击炮迅速上山,在团指挥所左侧立即展开,隐蔽地构筑发射阵地。当炮兵连进入阵地,杨连长和炮兵到指挥所领受任务时,陈正湘给大家示范,用望远镜指着那两个目标问,迫击炮能否打到?杨连长目测距离后说:直线距离约800米,在有效射程之内,保证打好。当炮手迅速做好准备后,陈正湘再次要求,必须一次就将那两个目标摧毁。随即,陈正湘抬起右手向下一甩,并大喊一声:“打!”四发炮弹呼啸着飞向高空,在目标点爆炸…… 阿部规秀这个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恶贯满盈的敌酋,被陈正湘亲自指挥炮手击毙,所谓“名将之花”终于葬身在黄土岭山谷,受到了应得的惩罚。这就是田间诗“拙将取花,未取先夸;名将取花,马上取花”的精彩结局。阿部毙命时年53岁,而“马上取花”的名将陈正湘刚满28岁。

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

  陈正湘,体育局党组成员,分管综合、文秘、外事、接待、政策法规、宣传、文史、人事教育、党群、反邪教、离退休工作。具体分管办公室、政策法规宣传处、人事教育处、机关党委、离退办。

  陈正湘1951年5月出生,湖南新化人,1980年入党,大学毕业,毕业于武汉体院.

  工作简历:

  郴州市学校教师

  郴州市体委干部、办公室主任、

  郴州体育训练基地副主任、主任

  湖南省体委主任助理、省体委机关后勤服务中心主任

  湖南省体委助理巡视员

  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8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