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德麟

冯德麟,字麟阁,辽宁省海城县人,张作霖早年的对手。他幼年时代,家境贫穷,青年时投身绿林,冯德麟以强悍闻名乡里,打家劫舍、杀人越货无所不干。

人物简介

冯德麟,原名玉琪,又名麟阁,字阁忱,清同治七年( 1868 年)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市温香乡达连村万里壕。冯德麟早年曾在县衙充当衙役,因与绿林交往被解职。中日甲午战争后,1900年爆发义和团运动,沙俄借机入侵我国东北,冯德麟趁社会动荡不安、土匪蜂起之机,在辽阳界的高家坨子拉起“大团”, 声称“保境安民”。因其抗击俄军,很得民心,队伍由百余人发展到数百人,声势浩大。控制了辽河两岸地区。

1901年被俄军逮捕流放,后乘敌不备逃归。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冯德麟率部参加日本人招募的“东亚义勇军”,成为日本的别动队,队伍发展到数千人,不断袭击俄国军队。

战后,日本特奖赏他“宝星勋章”,并向清廷保荐他和他的队伍可以为清廷所用。

1906年,冯德麟被清廷招抚,任巡防营统带、后充任巡防营左路统领。辛亥革命后,袁世凯任总统,成立陆军,将奉天巡防营改编为二十七师和二十八师,冯德麟被委任为二十八师师长。

1907年,按年龄为序,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张作相8人结拜为盟兄弟。

1917年,张勋复辟,冯德麟亲自去北平赞助。张勋复辟失败后,冯德麟在天津被段祺瑞所部逮捕。后在奉军二十七师师长张作霖的周旋下,段祺瑞释放了冯德麟,并任其为总统府高等侍从武官。后来,冯德麟回到奉天,任“三陵督统”,即为皇家看守东陵、北陵、永陵的大臣。

(民国十五年)1926年8 月11 日,冯德麟心脏病突发,死于北镇,终年59岁。

冯德麟去世后,冯德麟的长子冯庸拿出冯家几乎全部家产,着手创办了冯庸大学。

投日抗俄

光绪三十年(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同年四月,日本在东北招募 “东亚义勇军”,六月在大连湾正式编列成营,充当日军“别动队”。适奉境俄军违反条约,出兵辽西,深入海城、辽阳、辽中各县大肆骚扰,激起当地人民的愤恨。冯德麟及其部下汲金纯,组织“花膀子队”(农村百姓,身着便装,色杂不一,为了识别在膀子上刺上花纹),以大刀、长矛、土枪等原始武器,袭击俄军,受到日军的关注。

1904年夏,日俄双方会战辽阳,日军大山岩元帅先后派日本人林宾宜、川崎等与冯德麟联系,邀冯德麟参加“东亚义勇军”(全称:大日本帝国讨露军满洲义勇兵) , 因冯德麟派李子阳前去接头,大山高兴地表示,愿意补给枪支弹药。冯德麟从日本人手里弄到二十几大车军火,充实了战斗力。冯在日俄战争中牵制了俄军,日本战胜了俄国,日本明治天皇,特奖他“宝星勋章”一枚。

绿林英雄

冯德麟,幼年家贫,食不饱腹,但身高力大,17岁当“胡子”强捍乡里而闻名。中日甲午之战,清府败之,俄国以“三国干涉还辽”为由,于 1896 年《 中俄密约 》,签修复中东铁路权,1897 年出兵旅大,1900 年 7 月,沙俄悍然出动十多万大军进行武装干涉,兵分七路入侵东北。“胡匪”乘机而起。辽西地方乡绅,为了保护家产的安全,组堡防、乡团、联社会。冯德麟在辽阳界内的高家佗子成立大团,得到黑山县齐家窝棚举人刘东闽(春娘)的支持,专去奉城(沈阳)为冯德麟请命得准,以“保境安民”冯德麟与占据姜家屯的洪辅巨,辽中的杜立三、田庄台的金寿山,江家屯、红罗现山绰号“五大哨”的江显珍、江显泰、范四、范五和台安、黑山的张景惠、张作霖抗衡。

冯德麟抗俄、骚扰俄军,深受群众的欢迎,冯德麟的队伍、有牛庄、海城和镇安(黑山)广宁(北镇)其队伍共有大小一百零八帮,号称一百单八将。沙皇军对冯的势力,甚为恐惧。1901 年 2 月,沙皇俄国派马队突袭冯德麟的辽阳小北河,冯德麟被逮捕,流放库页岛。在一次转押途中,冯在俄国轮船上,遇中国司炉刁玉亭,乘黑将冯藏于煤堆之中,轮船靠岸冯德麟脱险,1903年重返家乡,窥伺再起。

受抚招安

1905 年 3 月 10 日,日军进沈阳后,入吉林,俄军战线深入吉境,日军欲遣散冯部,担心 “遽失该党之心”,日本少将福岛亲自出面,规劝清政府对冯进行招抚。日本少将福岛亲自到盛京将军官邸拜见赵尔巽,保荐冯德麟与杜立三。福岛对赵密言日:“杜不足信,愿君图之多冯某忠实,久不渝也。”经过福岛的一席美言,赵尔巽将冯及其所部招抚,冯任河防营统带,由统带而新安军统领,而巡防营后路帮统,而巡防营左路帮统,进而充任巡防营左路统领。(为了密商此事,盛京将军赵尔尔巽与北京军机处、外务部,以及袁世凯、良弼、那桐等人,函电不绝)。

1911年 10月,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爆发,11月 17 日,成立“奉天联合急进会”,企图推翻清政府,建设“满汉联合共和政体”。(蓝天蔚、张榕、徐境心、张根仁、柳大年等积极响应,)张作霖、冯德麟全同赵尔巽站在一起;张作霖把中前路巡防营开进省城,稳住了赵尔巽的阵角,冯德麟则率左路巡防营死守辽西,卡住山海关,冯于十月十三日,亲自带兵驰赴辽中、镇安、彰武、连山湾、绕阳河一带。赵尔巽甚喜,以“稍酬知遇(指受抚)之恩,借图犬马之报”。馈赠貂裘一件,并赞扬冯德麟在时局艰危之际,能“忠义奋发”,“力斡危机于万—”。

参加复辟

1917 年(民国六年) 6 月,张勋突然电召冯德麟进京,密谋复辟大计。冯大喜,乃派其心腹张海鹏带先遣队二百人,先期前往。20 日,冯德麟在三十名卫士护送下到京,立即拜见张勋,支持复辟活动并愿为其效忠。冯德麟之所以如此,在他看来,张勋复辟成功,不愁加封进爵,荣归东北,取张作霖而代之。冯德麟利令智昏,下令调二十八师部分官兵进京“赞襄复辟,保卫皇室”。同时,又以三拜九叩的大礼,进宫谒宣统皇帝。溥仪赏赐给他“穿黄马褂,紫金城内骑马,御前侍卫大爪头衔”。冯德麟踌躇满志,飘飘然。突然,风云变,形势急转直下,张勋、冯德麟一伙的拙劣表演,全国反对,长城内外,挥戈兴师,共讨叛贼。冯德麟预感到一场厄运即将降临,乃厚颜求之于张作霖。张念旧谊,电瞩:“永居北京故为危险,速从陆路沿长城单骑来归,当于适当地点出迎”,或云。但冯德麟无视张之劝告,纳左右言,率卫队,肴便装,乘火车东行。 7 月 10 日,火车行驶天津车站,被曹锟部下侦缉队人员发现,遂将冯德麟、张海鹏及下属官兵二百名,一同拿获。 7 月 12 日,张勋的“辫子兵”天坛之战,全军溃散,复辟闹剧寿终正寝。 14 日段祺瑞进入北京。同天冯德麟从天津被押送北京,关押于十二师司令部,接受审判。 8 月 15 日,大总统正式宣布“冯德麟因叛变共和,罪迹昭彰,剥夺一切官职和勋位,并交付法院依法严惩”。

冯张争霸

民国元年( 1912 年)巡防营改编为陆军。9 月 1 日,北京国务院电命张作霖为二十七师师长,冯德麟为二十八师师长,补授冯为陆军中将衔,授二等文虎幸、二等嘉禾章、三等宝光嘉禾章,与张作霖平起平坐。

所不同者,冯部二十八师驻广宁(北镇),张作霖的二十七师则驻在省城,两人驻地不同,冯感不快,乃渐生裂痕。 1915 年袁世凯积极筹划复辟帝制。 8 月,派其心腹段芝贵为奉天督军。冯德麟、张作霖等人,为讨好袁世凯,配合段芝贵,联名向北京参政院提出“变更国体清愿书”,为袁世凯称帝大造舆论。

1916 年初,张作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旋又打起“奉天人治奉天”的旗号,驱逐段芝贵出奉,冯德麟亦步亦趋。 4 月 19 日,段乘火车返京,途经沟邦子车站,冯密派汲金纯部拦截火车,将段所提官款二百万元及大宗军火扣留,段因此对冯大为不满。段到北京后,面见袁世凯,极力保举张作霖,对冯德麟则大加斥责。

1916 年续月 22 日,袁世凯授张作霖盛武将军衔,督理奉天军务并兼巡按使,统握奉省军政实权。而冯德麟则被任命为军务帮办,居张之下,冯愤愤不平,迟不就职。张派吴浚升、马龙潭出而“劝驾”,屈就帮办职,冯拒而不见。张作霖只好忍气吞声,亲登冯府言和。冯公然要挟另设“帮办公署”,其组织、开支、编制皆与将军公署同格。张作霖不悦,电袁世凯“裁决”。袁以“于体制不符”为由,回绝了冯的要求,只答应每月另发办公费十五万元。冯拒不接受,返回北镇。袁世凯乃派张锡銮来奉调解,未果。张作霖转而采用软招,派二十五旅旅长孙占鳌,携带贵重礼物及三十万元现款到北镇,恭迎冯回省城就职。 5 月 20 日,冯德麟率步、马、炮五营,班师进城,并在沈阳城南风雨坛设立二十八师办事处,与张作霖之将军府相对峙。冯有恃无恐,向张提出三个条件:其一,要求帮办权利与将军平等;其二,用人行政相互咨询;其三,拨二十万元为冯购买飞机。张对这些无理要求当然不能全部应允。袁世凯死后,段祺瑞对奉天张冯矛盾极为关注,派赵尔巽于 1917 年 2 月 28 日赴沈进行调解,并请吉林督军孟恩远、黑龙江督军毕桂芳派代表参加,终未达成协议,调解无效,冯德麟于 3 月 6 日重返北镇。

张作霖督奉,虽大权在握,但他苦于省城治安混乱,无法治理。

1917 年 11 月,特聘前民政使、曾获“全省警政第一”的王永江为全省警务处长兼省会警察厅长。王就任后,改革警政,实行军警分立,严禁军队干涉警政,遭到汤玉麟等人的反对。有一次,汤的部下宋某在城内聚赌,为督察侦知,王派人将宋逮捕。汤玉麟获悉后,喉使部下向警察寻衅,并要求把王永江免职。冯德麟因素与张作霖不合,乃全力支持汤玉麟的对抗行动,从而加剧了张作霖与冯德麟之间的矛盾。

大总统黎元洪为了解决这场军警之争,派特使来奉调解。冯德麟见势不妙,激流勇退,将部队撤回广宁,汤玉麟退至新民。张作霖进而行使权力,免除冯德麟军务帮办职,撤掉二十八师驻沈阳办事处,冯德麟、汤二人以失败告终。冯德麟受挫退居广宁(北镇),意志消沉,固守田园,无所作为。北京政府曾拟定冯为黑龙江省督办,后因政局不稳而流产。

退隐回乡

张作霖虽然与冯德麟素有矛盾,但念其绿林情谊,在冯妻的请求,张去北京找段祺瑞;一面动员吴俊升、马龙潭两镇守使及二十七师、二十八师、二十九师各旅、团、营长百余人,联名向北京为冯德麟请命。不仅此,又劝说辽西十六县士绅上书请求宽容。经各方努力为之疏通, 10 月 15 日,段祺瑞政府才改判为“参加复辟证据不足,因吸鸦片罪罚八百元”为由而获释。张作霖负责二十八师,张作霖为东三省,东北王。出狱后,冯德麟被重新“安排”工作,先是被任命为段祺瑞的高等顾问,后又被派去管理清室在关外的陵墓,始终没有再重新领兵。张作霖对失势后的冯德麟给予很多关照,还提拔他的长子冯庸为东北空军少将参谋长。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8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