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琏

  (1369一1454),字廷器,号琴轩,东莞厚街桥头人。洪武二十三年(1390)中举人,初授桂林府教授。建文三年(1401年),升国子助教。永乐元年(1403),以他有治理才能,擢为许州知州,永乐三年(1405)改任滁州知州。他在任上验丁赋、省徭役…

陈琏

明代礼部左侍郎陈琏

  (1369一1454),字廷器,号琴轩,东莞厚街桥头人。洪武二十三年(1390)中举人,初授桂林府教授。建文三年(1401年),升国子助教。永乐元年(1403),以他有治理才能,擢为许州知州,永乐三年(1405)改任滁州知州。他在任上验丁赋、省徭役、修学校、劝农桑;暇时与僚属在醉翁亭上吟咏,又修一酿泉亭,一泉一石,皆为题品,百姓称他为“小欧阳”。皇帝以他治理滁州有功,特升他为杨州府知府掌滁州事,并赏财帛及赐宴以示奖励。永乐十七年(1419年),陈琏因父丧回籍守孝。陈琏于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任四川按察使。宣德元年(1426年),调任南京通政使掌国子监事,管理全国的教育。次年;因母丧回家守孝五年,后仍任通政使。皇帝特赐诰命,赠其祖父、父亲皆如其官,母与妻为淑人,以示褒扬。正统元年(1436年),调任礼部左侍郎,正统六年(1441年),已年逾七十,乃辞官归里。

  陈琏文才出众,许多士绅登门求碑铭序记诗赋诸作,著作有《琴轩集》、《归田稿》等。他尤爱读书,凡所在都邑,必采山川人事风俗物产记录,供吏治参考,家有“万卷堂”,多秘府所无之书。景泰五年(1454年),病逝于家,年85岁。滁州人把他和欧阳修、王禹合为三贤祠。东莞邑令吴中,亦把他与李用、李春叟合祀为三贤祠。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少年儿童部部长陈琏

  

  陈琏(1919年10月13日出生于浙江慈溪,1967年11月19日逝世于上海)是一位中国共产党党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陈琏是蒋中正文胆陈布雷最小的女儿。她的母亲杨氏在她出生时获产妇热病亡。她原名陈怜儿,1939年改名为陈琏。

  陈琏年轻时很激进,她不顾父亲的反对考入杭州高等学堂。由于她对国民党对日政策不满逐渐接触共产党。1939年7月她加入共产党。同年她考入昆明西南联大并在那里认识了她后来的丈夫袁永熙。1942年赴重庆中央大学。1946年陈琏毕业赴北平贝满中学作教师。1947年8月10日她与袁永熙结婚。同年9月24日两人因涉嫌为共产党间谍被捕,解赴南京。在她父亲的帮助下,蒋介石亲自过问后两人被释放。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琏任青年团中央委员,官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少年儿童部部长。但她的丈夫袁永熙却屡遭打击。1956年袁永熙被判为右派。在共产党高官的压力下陈琏与袁永熙离婚。1962年8月陈琏离京赴上海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宣传部文教处处长。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她被判为叛徒。出于社会上和家庭内的压力她于1967年10月19日跳楼自杀。

  1979年陈琏被平反。胡耀邦称之为“家庭叛逆,女中英豪”。

  陈琏与袁永熙一起有一女(陈必泓)二男(陈必大、陈小代),两人离婚后她没有再婚。

  
斯土与斯人:陈布雷与女儿陈琏

  陈琏后来被要求去西南联大找一位党的负责人,这人就是后来成为她丈夫的袁永熙。袁永熙祖籍贵州修文县,在平津长大,当年22岁,比陈琏大两岁。这时西南联大已拥有中共秘密党员83人,占云南全省总数的三分之一。1941年「皖南事变」后不久,省工委紧急通知袁永熙、陈琏去个旧隐蔽。

  惊见《论持久战》

  1942年初,陈琏找到周恩来和邓颖超,急切地要求批准她去延安。周恩来劝陈琏留在其父身边,利用机会影响父亲,让他为人民为抗战做些有益的事情。许久未有下落的陈琏回到家中,使陈布雷喜出望外。陈布雷不知道女儿加入了共产党,一天见她捧著一本《论持久战》在读,吃了一惊:「怜儿,我历来反对自己的子女搞政治。」「阿爸,中国已经到了亡国的边缘,抗日救亡是急不可缓的爱国大事,是每一个青年的天职。」女儿说的是真话,陈布雷无法反驳。1947年夏,陈琏和袁永熙结婚前,才给陈父亲写信告知这桩婚事。陈布雷从没见过这个女婿,怀疑他是共产党,写信要相熟的北平市副市长张伯瑾查一查。张伯瑾与文化人过从甚密,他问了吴晗、叶公超、朱自清等教授。吴晗和袁永熙是西南联大民主运动中亲近的战友;叶公超是袁永熙的亲姐夫;朱自清和袁的另一姐夫孙国华教授相熟。他们都说小袁是个正派的有才学的青年。「有点左倾,怜儿找的人总是左的。左的青年一般比较正派,只要不是共产党就好。」陈布雷接到张伯瑾信後说。是年8月10日,陈琏和袁永熙在北平六国饭店举行婚礼。

  一个时代的殉葬者

  蜜月刚过,陈琏与袁永熙被捕了。蒋介石听到被捕的人员中有陈布雷的女儿和女婿时,大吃一惊。后特务们查来查去未查出陈布雷有什么机密洩露给女儿,蒋介石才放心。袁永熙没有暴露党员身份,经陈布雷设法打通关节后,被保出狱。陈布雷为女婿在中央信托局找到一个「差事」。陈琏则回浙江慈溪外婆家生孩子去了。两人一直到1948年冬才相聚。

  陈布雷是1948年11月13日自杀的。自杀前半月,一向深居简出的陈布雷突然提出要陈琏夫妇陪他去拜谒中山陵。到11月12日,他又叫袁永熙来寓所见面。他长叹一声道:「我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从政,於今悔之晚矣。」又说,「政治这个东西不好弄啊,你们千万不要卷到这里面去。」

  陈布雷之死,是因为看到辽沈战役中蒋介石大败,平津、淮海战役也已揭开序幕;国民党金圆券发行失败,经济呈崩溃之势;而美国后台老板有意换马,蒋家王朝眼看已「油尽灯枯」。但他既已跟定蒋介石,政治立场是至死也不肯变了。

  陈琏死于文革中

  党组织对陈琏和袁永熙的被捕问题进行了审查。他们被捕后都没有暴露党员身份,更没有泄露组织秘密,党的组织和工作未因他们被捕受到任何损害。陈琏很快通过了审查,她被保释出狱未办任何手续。袁永熙则有一个关节,就是所谓填写过悔过书的问题。「开除出党,批准其重新入党」,这种极为滑稽的处理,否定了袁永熙的斗争历史。整风反右,他被打成「右派分子」。在巨大的压力下,陈琏被迫与袁永熙离婚。袁永熙被错划右派后,只身下放到京郊南苑生产队劳动改造。1962年5月,袁永熙摘去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到中学当教师,与一位女教师结婚。而陈琏「文革」开始即遭批判,于1967年11月19日自杀身亡。

扩展阅读: 1.http://www.eelove.cn/chenlian

发布者:知识学院,火焰兔收录并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做权威认证,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https://huoyantu.com/8193.html

(0)
上一篇 2021年3月30日 下午12:29
下一篇 2021年3月30日 下午12:29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