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士群

李士群(1905~1943),民国十大汉奸之一。原名萃,生于1905年,浙江丽水遂昌人,毕业于上海大学。李士群世居县城青云路。父李金余早逝,赖其母抚育成人。衢州中学毕业后赴沪,先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后转入上海大学,曾参加群众革命运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反背叛中共,投靠国民党,成为国民政府情报人员。1938年后追随汪精卫投靠日本,1943年被日本宪兵队毒死。

词条概要

李士群,民国十大汉奸之一。参加群众革命运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被国民党特务逮捕,自首叛变。抗日战争爆发后,潜伏南京。1938年投靠日本人。1943年被日本宪兵特高课毒死。

人物生平

李士群,1905年生,浙江遂昌人。李士群幼年丧父,和妹妹靠母亲种田为生。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毕业。大革命失败后,曾留学苏联,肄业于东方大学。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从事地下活动。1932年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自首叛变,被委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上海工作区直属情报员。抗日战争爆发后,潜伏南京,1938年逃至香港,投靠日本人,后回上海为日本侵略者做情报特务工作。1939年任汪氏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秘书长、特工总部副主任,残酷迫害抗日军民。

李士群听说上海遍地黄金,乃瞒着母亲借了二十元盘缠来到了上海,准备挣了钱给母亲享福。但最后却是饿倒在叶府门口。主人他安排在书房里,负责往来的信件与整理书籍。叶家的掌上明珠叶吉卿,长李士群一岁,正读高三,却看上他。一九二三年叶吉卿高中毕业,考进大夏大学中文系。第二年李士群进入东亚同文书院就读,一般人说李士群进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是不确的,他压根儿也没拿过画笔。这东亚同文书院成立于一九○○年,地点在上海虹桥路,原先的学生都是日本派来的,为的是培养侵华的“中国通”。一九一九年成立中华学生部,开始招收中国学生。他们的目的是诱使中国青年迷日、亲日,充当日本帝国主义的爪牙。在这期间他因同宿舍方本人的引介而加入了共产党,并在一九二六年春转学到上海大学社会系。同年秋天与叶吉卿结婚。一九二七年四月抵莫斯科,入中山大学,不久又转到位于西伯利亚小城的苏联特种警察学校,并在此时结识了同样来自中国的苏成德,以后数十年两人沆瀣一气,从共产党员到“中统”特务,再到汪伪特工纠合在一起。

一九二九年春李士群回国后,共产党派他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在上海从事搜集情报的活动。但不久他却为公共租界工部巡捕房逮捕,为了怕被引渡给国民党政府,妻子叶吉卿找到恒丰钱庄的韩杰,走通了青帮“通”字辈大流氓季云卿的门路,由季云卿通过巡捕房里的熟人,将他保释出来。后来他便向季云卿投了门生帖子,从此李士群与青帮拉上关系。一九三○年国民党组织部“调查科”的特务,以上海为重,活动非常活跃,共产党组织屡遭破坏。一些经不起考验的共产党人,在国民党的软硬兼施下,纷纷“自首”叛变。一九三二年,李士群又被“调查科”逮捕,他眼见地下斗争处境艰难,再加上自己贪生怕死及老婆不断地施压,就向国民党“自首”了。开始在“调查科”上海区直属情报员,不久,他又奉中央组织部长陈立夫之命,与丁默村、唐惠民等在上海公共租界白克路(今凤阳路)同春坊“新光书局”编辑《社会新闻》。该报纸是张四开报,三天一张,它专门无中生有地诬蔑诋毁共产党及进步人士。当年曾多次诬蔑诋毁鲁迅。

生平年表

1905年生,浙江遂昌人。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毕业。大革命失败后,曾留学苏联,肄业于东方大学。

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从事地下活动。

1932年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自首叛变,被委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上海工作区直属情报员。抗日战争爆发后,潜伏南京。

1938年逃至香港,投靠日本人,后回上海为日本侵1939年任汪氏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秘书长、特工总部副主任,残酷迫害抗日军民。

1943年9月11日,南京汪伪政府特工总部主任、警政部部长、江苏省主席李士群,被日本宪兵特高课毒死。

早期经历

李士群,浙江遂昌县人,1907年生。因其父早逝生活艰难,其母望子成龙仍送其读私塾识字。后来只身来到上海,靠聪颖和刻苦先后进入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读书。民国16年(1927)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赴苏学习,翌年返沪,从事中共地下工作。他和妻子叶吉卿都是共产党员。大革命失败后,李士群曾留学苏联,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的身份从事地下活动。同年李士群被公共租界巡捕房逮捕,他托关系拜上海青红帮大佬季云卿为师,季保其出狱。

叛变行为

1932年,李士群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他受不了严刑拷打便自首叛变,随即被委任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上海工作区直属情报员、南京区侦查员,从事特务行动。李以上海《社会新闻》杂志编辑的公开身份,与同为中共早期党员但均已叛变加入了中统的丁默邨、唐惠民等人一起攻击共产党和进步人士。攻击在匿名状态下进行,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初时并不知情。丁默邨叛变后即出卖了组织,李士群叛变后向组织隐瞒了变节真相,也尽量向中统隐瞒了与他有联系的中共党员。由此地下党组织难以确定李士群身份,就命令他刺杀丁默邨,以考验他的忠诚度。李士群领受任务后转身就把真相全盘告诉了丁默邨。两人一阵商量因恐惧中共地下党除奸团的厉害,决定找个替死鬼向中共交差。他们竟选择了中统上海区区长的马绍武为对象。引起杀身之祸。马被人枪杀引起中统极度震惊,徐恩曾亲自组织查缉凶手抓捕了丁、李两人。由于证据不足,丁有靠山被放了出来,李被继续关押。李的老婆叶吉卿也已加入中统,到处送钱不惜献身救出了李士群。

特务组织“76”号

南京沦陷后,李士群等三人受中统指令潜伏南京。并与日本间谍川岛芳子勾结。当时,国民党军统上海锄奸行动凌厉无比,象陆伯鸿、顾馨一、陶孝洁等一批知名汉奸统统被暗杀。李士群既怕又看到了大展身手的舞台,保汉奸汉安全卖国就得有类似日本特高课、国民党军统、中统这样的特务组织。李士群狡猾无比,他说反了时为国民党少将参议的老上司丁默邨充当汪特工头子,自己只当副手。直属日本特高课管的“76号”就此挂牌。侵华日军每月特拨日元三十万作为“76”号活动经费,一次性拨给枪500支、子弹5万发,以及其它军事装备。作为对“76号”打击上海“恐怖”活动的支持。其后汪伪政府成立,经日本主子牵线,周佛海说服汪精卫同意,丁、李两人投进汪精卫怀抱。“76号”成为汪伪政府的特工总部,成为汪伪政府镇压抗日运动屠杀爱国者的魔窟。

“锄奸行动”

丁默邨表面上是“76号”大老板,实权却掌在李士群手里。李士群效忠日军进行卖国表演的第一个大动作便是反击国民党军统的锄奸行动。军统仅在1939年秋二个月时间中就暗杀了“名汉奸”12名,普通汉奸30多人。“名汉奸”中包括曾救了李士群一命的李的恩师季云卿。李士群为替恩师报仇,竟不顾事先与詹森父亲签订的不杀詹森的协议,请周佛海下令枪杀了詹森。这一招让重庆的戴笠暴跳如雷,下令对“76号”进行报复,并更大规模地展开对汪伪政权上层人物的暗杀锄奸活动。双方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残酷血拼。李士群一面以特工对特工,以暗杀对暗杀主动攻击。一方面仗着上海是汪伪的天下,暗中摸清了重庆政府在上海的战略产业,公开进行摧毁。上海中国银行、上海江苏银行等一批国民党隐藏下来的财政收入大户,被李士群派特工连人带钱一起消灭。银行无辜员工被枪杀达52人,伤者更多。在暗杀交锋中,军统只能隐藏于公共租界,活动区域小行动受制。李士群“76号”有日军的支持且能任意行动。经百多天交战,国民党军统损失惨重,许多军统、中统特工被捕后不愿当汉奸被杀,最后,连国民党军统上海区的整个组织都被李士群破获—–戴笠咬牙切齿却一筹莫展,通过杜月笙调解暂时休战。李士群是不想休战的,让他想不到的是身为汪伪政府大员,也曾经是共产党员的周佛海(参加了中共第一次党代会)被蒋介石派戴笠策反成功成了军统特务。周向汪精卫陈述了休战的必要性,汪同意这么办,“76号”也就无辙了。

军统毒杀

汪伪政权成立后,李士群当上了汪伪清乡委员会秘书长、“剿共救国特工总部”负责人、伪江苏省省长,成为显赫一时的人物。为了保护汪精卫及其伪政权,李士群还带领“76号”与国民党中统和军统特务进行斗争。国民党在上海、南京的特务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在李士群的软硬兼施下,不少军统、中统特务都倒向了汪伪政权。这使得戴笠、陈立夫对李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后快。戴笠曾命令手下特务,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李士群,但都因种种原因没能得逞。李士群是汪精卫的宠臣,不能公然捕杀,只能暗下毒手。经商议,谋杀工作由周佛海主持,丁默邨从旁协助。

周佛海接到除奸令后,制定了杀死李士群的3个策略。“上策”是利用日本侵略势力,即日本军人和李士群之间的矛盾杀死他;“中策”是利用李士群与其他汉奸的争斗除掉他;“下策”就是直接派军统特务搞暗杀。经过反复比较,最终军统采纳了“上策”,要借日本人之手除掉李士群。恰在这时,李士群的后台老板日本人晴气庆胤奉调回国。他的继任柴山兼四郎中将对李不听使唤早就不满意。李士群掩护日本宪兵悬赏缉拿的军统特务余祥琴逃脱之事这时又被查知。周佛海乘机找到了日本华中宪兵司令部特科科长冈村少佐,请他帮助干掉李士群。

冈村满口答应下来。冈村原打算派人行刺,因为李士群防范很严,几次都没有得手。最后决定用下毒的办法。

牛肉饼之劫

1943年9月6日晚,李士群接到冈村少佐的邀请,在上海百老汇大厦冈村家里为他设宴。李士群不想去,因是日本人请客,碍于面子,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到了百老汇大厦,宾主共4人,冈村、熊剑东、李士群及其随行的伪调查统计部的次长夏仲明。

随后,冈村的夫人将日本风味的菜肴一道道端上桌。李士群心里有戒备,看见别人动了的菜,他才稍加品尝。最后,冈村夫人端上了最后一道菜,是一碟牛肉饼。冈村介绍说这是他夫人最拿手的菜肴,今天李部长来了,特地做了这道菜,请李士群赏光尝一尝。

牛肉饼只一碟,李士群起了疑心,放下筷子不敢吃,他把碟子推给了熊剑东,说:“熊先生是我钦佩的朋友,应该熊先生先来。”熊剑东又把碟子推过来,笑着说:“李部长是今天的贵宾,冈村夫人是专门为你做的,我决不敢占先啊!”李士群又想把碟子推给冈村。这时,冈村夫人又用盘子托出3碟牛肉饼,在冈村、熊剑东和夏仲明面前各放了一碟。

冈村解释说:“我们日本人的习惯,以单数为敬。今天席上有4人,所以分成1、3两次拿出来,以示对客人的尊重之意。在日本,送礼也是以单数为敬,你送他一件,他非常高兴。要是多送一件,他反而不高兴了。”李知道日本人送礼讲单数的习俗,经冈村这么一解释,他也就不再怀疑了。而且,看到其他3人把面前的牛肉饼都吃得精光,李士群也吃了三分之一。

两天后,李士群突然感到不适,开始是腹痛,接着上吐下泻,送医院抢救。经检查,李士群中了阿米巴菌毒。

阿米巴菌毒

阿米巴菌是用患霍乱的老鼠的屎液培育出来的一种病菌,人只要吃进这种细菌,它就能以每分钟11倍的速度,在人体内繁殖。在繁殖期内,没有任何症状,等36小时以后,繁殖达到饱和点,便会突然爆发,上吐下泻,症状如同霍乱。到了这时,人就无法挽救了。细菌在人体内起破坏白血球的作用,使人体内的水分通过吐泻,排泄殆尽,所以人死后,尸体会缩小得如同猴子一般大小。这种病毒只有日本才有。

李士群在死前曾想开枪自杀,他对身边的人说:“我死倒不怕,可惜我干了一生特务,不料自己还是被日本人算计了。我这是自己对不住自己。”1943年9月11日,李士群在交代完要手下干掉熊剑东的遗命后,便一命呜呼。

李亲信提出的四点要求

死后,他的亲信和老婆派人到南京,向汪精卫提出了4条要求:

一、要把李士群“国葬”;

二、要汪精卫派代表来苏州致祭;

三、要汪精卫送一件纪念品殉葬;

四、要汪为李士群题写墓碑。

汪精卫对这4条要求,除第一条“国葬”经伪中央委员讨论改为“公葬”外,其他3条全部照办。李士群之死,汪精卫明知其中有名堂,却不敢追究。他向柴山兼四郎表示:“传闻日本宪兵队冈村与李士群之死有关,这是外界的谣言,我们没有必要去理会它。”汪所能做到的,只是拨款5万元为其治丧。

平息风波

城下之盟

日本人杀死了自己走狗的消息,在李士群家所在的苏州已是家喻户晓。日本宪兵队生怕引起不良反应,于是,由日军驻苏州的宪兵队队长导演了一出“城下之盟”。

李士群入葬后的一个晚上,苏州日本宪兵队派人将“76号”特工总部的几个特务头子以及伪江苏省政府的各厅、处长分别叫到李士群家,把这些人连同李士群的妻子叶吉卿召集到一起,宪兵队队长当众宣布说:“李先生是我们的朋友,对于他的死,我们深表哀痛。但是,李先生死后,你们却说是我们日本宪兵队毒死的,这是绝对的造谣。这是对我们宪兵队的最大污蔑,也是对我们天皇的大不敬。经过几天的调查,我们发现了几条线索,杀害李先生的就是叶吉卿与储麟荪。”

李妻叶吉卿无奈妥协

叶吉卿哭着说:“你瞎说。”宪兵队队长接着说:“据我们调查,你们俩通奸,因怕被李先生知道,于是先下手将他毒死了。”

“其他线索,我们打算继续再查。谣言不止,我们只有先把人一一抓起来,查个水落石出,用事实来辟谣。但是这样一来,李先生的名声给败坏了,南京政府的面子也不好看。”说着,宪兵队队长拿出一张纸来:“我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对他家属的错误,我们可以原谅,但是不能再继续造我们日本宪兵队的谣,同时写下书面结论:李先生是因病死亡,请大家签名。”

在场的人谁也不敢得罪日本人,只好表示接受。叶吉卿本想拒绝签字,但汉奸们连逼带劝要她屈从。最后,叶吉卿不得不签了字。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