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侯

商朝时商纣王大臣。与鬼侯(一作九侯)、西伯昌同为商朝三公。商纣王暴虐无道,因强言直谏被杀。

人物简介

  商朝时商纣王大臣。与鬼侯(一作九侯)、西伯昌同为商朝三公。商纣王暴虐无道,因强言直谏被杀。

考古发掘

已遭破坏的墓被定名为1号墓,清理时发现很多青铜器残片,令人痛惜不已。尽管如此,发掘还是渐渐引起考古队员们的浓厚兴趣。这是一个竖穴土坑墓,距地表10余米深,有大型木质棺椁,椁外有大量的青膏泥,厚约1米,十分罕见。从墓内填土和挖出的土堆上清理、拣选出一批青铜器、玉器、漆木器,很精美,但破坏严重,有的青铜器仅剩残片。整理后,考古队发现有7件青铜鼎形制一样,纹饰相同,应为一套列鼎。按照规制,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墓主人应是诸侯级别!如此规格的墓葬,南阳考古史上还是第一次发现!

在7件列鼎中,6件有“鄂侯夫人”铭文,墓主人身份基本可以认定,她来自在历史迷雾中时隐时现的鄂国。

既然有“鄂侯夫人”,那么鄂侯墓在哪儿?考古队在1号墓周围渠道内勘探,又发现古墓葬19座,陪葬坑1座。这20座墓葬,在渠道内分为南、中、北三排,均为竖穴土坑墓,墓向为南北向。

随后的发掘表明,5号墓和6号墓、19号墓与20号墓、7号墓与16号墓,均相距一两米,应为夫妻异穴合葬墓。出土的青铜器也分别有“鄂侯”、“鄂姜”铭文。由此考古人员认定,夏饷铺鄂国贵族墓地至少葬有四代鄂侯。因渠堤已修好,加上渠堤外有便道和砂石料场,无法勘探,仅在料场外进行勘探,确定还有30多座古墓葬。

在已发掘的20座墓葬中,5、6号墓时代最早,推断为西周晚期晚段。而《禹鼎》铭文,鄂国已于西周中晚期被灭掉,周厉王甚至下了灭族令:“勿遗寿幼”!

周厉王为何如此痛恨鄂国?又为什么西周晚期乃至春秋初期仍有鄂国存在呢?

鄂侯叛周声势浩大

周厉王时的鄂侯叫驭方,以前有两件出土青铜器与他有关,分别是鄂侯驭方鼎、禹鼎。但奇怪的是,前者表明驭方与周厉王关系颇亲密,后者则表明这俩人反目成仇。

鄂侯驭方鼎的铭文说,周厉王率军征伐南淮夷,班师途中,鄂侯驭方恭候迎接,献礼设宴,又陪同周厉王行射礼。而周厉王显然也很重视鄂侯,亲自赏赐给他玉、马、矢。驭方以此为荣,特意做了这件宝鼎,让“子孙永宝用”。

禹鼎是一个叫井叔禹的人为记伐鄂之功铸的鼎。其铭文说,鄂侯驭方发动的反叛战争声势浩大,他率领南淮夷和东夷,从东、南两个方向进攻周王,一度取胜,抵达“厉内”,令周王室一片恐慌,惊叹“呜呼哀哉!用天降大丧于下国”。

周厉王在位37年,鄂侯驭方鼎、禹鼎铸造的时间应相距不很久,这期间,一定发生了重大变故。但到底是什么变故,如今已无从索解。

当时周厉王动用最精锐的西六师、殷八师,下令“扑伐鄂侯驭方,勿遗寿幼”。尽管如此,周军并不能获胜,双方陷入僵持,于是又派这位井叔禹率兵车百乘前去助战,经过激烈战斗,打败鄂国,并俘获驭方,然后铸宝鼎以记战功。

鄂国从此不再见诸史册,也没有青铜器出土。学者们依据禹鼎认为,鄂国就此灭亡,其贵族也被斩尽杀绝。直到夏饷铺鄂国贵族墓地被发现,学者们才知道“勿遗寿幼”的屠杀令并没有完全执行。也许发生了什么曲折动人的故事,让暴虐的周厉王收回了成命。

平定鄂国叛乱后,为了替代其屏藩南疆的作用,厉王将其舅舅的申国改封在南阳。研究者认为,从夏饷铺墓地看,厉王没对鄂国赶尽杀绝,却也把其迁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站在南水北调水渠边,指着不远处的夏饷铺村,主持发掘的王伟主任说:“鄂国都城很可能就在这个村庄下面。”

汉代曾在南阳北边设西鄂县,大科学家张衡就是“南阳西鄂人”,大约当时对鄂国的历史尚存记忆。

历史上还有东鄂,大约有一支鄂国人东迁此地,隋朝因此设鄂州,其州治武昌后来成为湖北省会,因此鄂成为湖北简称。

历史记载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发布者:知识学院,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4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