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毛仲

  王毛仲(?-730),高丽人,唐玄宗宠臣,后被谗杀。
  年幼时,因父违法全家没入官府为奴,王毛仲成为临淄王李隆基的奴仆,因其“性识明悟”、“骁勇善骑射”,服侍李隆基左右,甚得器重。

个人简介

王毛仲(?-731年),高句丽人,唐朝禁卫军将领。开始是临淄王李隆基的家奴。李隆基成为太子后,负责东宫的马驼鹰狗等坊。参与平定韦后、太平公主之乱。李隆基继位唐玄宗,授为大将军,因为诛杀萧至忠等有功,升为辅国大将军。开元九年,为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后来居功触怒唐玄宗,又得罪了高力士。开元十八年,玄宗还封他刚出世的儿子为五品官,但在高力士进言下,玄宗很快下了处理他的决心。开元十九年,他被流放到零陵,在永州被赐死。

子女

随着王毛仲的失势,他的几个儿子也都遭贬:

王守贞,太子仆,贬施州司户
王守廉,太子家令,贬溪州司户
王守庆,率更令,贬鹤州司仓
王守道,左监门长史,贬涪州参军
王毛仲有一个女儿,嫁给葛福顺的儿子。

旧唐书摘要

  708年,李隆基离开长安任潞州别驾,而此时长安正在孕育一场危机。当时在位的唐中宗昏庸无能,妻子韦后,女儿安乐公主干预朝政,培植私人势力,意图步武则天后尘,取李氏而代之。次年,李隆基回到长安,投入到维护李唐王朝的斗争之中。王毛仲身任护卫侍从,与李宜德等“挟弓矢为翼”。
  李隆基为了与韦后、安乐公主相对抗,培植自己的势力,“常阴引材力之士以自助”,并将重点放在皇帝的精锐部队、守卫宫城北门的万骑之上。《旧唐书》记载,“玄宗在藩邸时,常接其豪俊者,或赐饮食财帛,以此(万骑)尽归心焉。”王毛仲生性聪颖,深知李隆基意图,对万骑将士更是“待之甚谨”,亦“布诚结纳”,使李隆基“益怜其敏惠”。
  李隆基与王毛仲的努力没有白费,韦后毒杀中宗而称制后,令亲信“韦播、高嵩为羽林将军押万骑,以苛峭树威”之时,万骑“果毅葛福顺、陈玄礼诉于王。”李隆基早已决计行动,令心腹刘幽求劝说葛、陈之后,万骑将士“皆愿决死从命”。不久,韦后、安乐公主及韦播等便被诛杀。
  这次政变,是李隆基发展势力、登上皇位的根本一役,万骑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与王毛仲“布诚结纳”是分不开的,并且,李隆基与万骑之间的联系主要是由王毛仲来承担的。因此,虽然在政变过程中,“毛仲避之不入”,政变后“数日而归”,但“玄宗不责,又超授将军”。
  韦后、安乐公主伏诛后,相王(李隆基之父)李旦复位,是为睿宗。李隆基被封为平王,兼知内外闲厩、押左右厢万骑,掌管禁军和御马,很快又被立为皇太子。不久,左右万骑、左右营改为龙武军,与左右羽林为北门四军,葛福顺为将军押之。而王毛仲专掌太子东宫驼马鹰狗等坊,由于管理得法,深得赏识,“未逾年,已至大将军、阶三品矣”。
  李隆基为皇太子后,又面临着与太平公主的尖锐矛盾。公主在诛灭韦党、拥立睿宗时亦立有大功,地位日高,飞扬跋扈,“贵盛无比”。她企图改易太子,培植自己的力量,但失败了,李隆基反而很快由皇太子变为皇帝。于是,太平公主便依靠宰相中自己的党羽,图谋政变,废黜唐玄宗李隆基。事泄后,玄宗立即与心腹商定:先下手为强。其中参预谋划的,就有龙武将军王毛仲。713年,王毛仲率三百余兵马,控制了羽林军,然后搜索公主余党,宰相肖至忠、岑义被杀,窦怀贞自杀,太平公主被赐死于家。控制羽林军是诛灭太平公主最基本的前提。王毛仲功高劳重,被授与左武卫大将军,进封霍国公,后又加开府仪同三司。
  王毛仲得以扶摇直上,位极人臣,不仅仅因为他有文韬武略和很强的管理才能,更主要是因为他的角色、他的才能是玄宗政权成长壮大的有力凭藉。在旧王权向新王权过渡之中,王毛仲竭诚尽力为新王权效命,在新王权地位日益确立之后,王毛仲势力的加强、被新王权的利用是理所当然的。
  李隆基诛杀韦后、安乐公主以及太平公主过程中,王毛仲均起到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诛灭太平余党,为玄宗政权的建立搬掉了最大的障碍,立下了汗马功劳,被玄宗视为心腹,身置“唐元功臣”之列。之后,“毛仲奉公正直,不避权贵,两营万骑功臣,闲厩官吏皆惧其威,人不敢犯。苑中营田草莱常收,率皆丰溢,玄宗以为能”。每次皇帝设宴论赏,王毛仲“与诸王、姜皎等御幄前连榻而坐。玄宗或时不见,则悄然有所失;见之则欢洽连宵,有至日晏。”其妻已“邑号国夫人”,玄宗又赐姓李氏,仍为国夫人。毛仲养马有功,玄宗加其开府仪同三司。自玄宗即位后十五年间,共有四人享此头衔,一是玄宗后父王同皎,另两个是名相姚崇、宋璟,第四位便是王毛仲。
  此时的王毛仲志得而骄,他虽已官秩层累,却仍要向玄宗索要兵部尚书一职。由此玄宗与王毛仲之间逐渐出现矛盾。729年以前,王毛仲一直受到加功进爵的优厚待遇。他与典掌万骑的葛福顺结为儿女亲家后,势力胶固,相互依仗,时常做一些出头之事。曾有“马骑将军马崇正昼杀人”,毛仲为保全自己的势力,意图包庇,引起裴宽不满。又有一位叫齐澣的吏部侍郎向玄宗进谏说:“福顺典禁兵,不宜与毛仲为婚。毛仲小人,宠过则生奸,不早为之所,恐成后患。”听了此话后,玄宗表态说,“朕徐思其宜”。不久齐澣把禁中谏语泄漏给了大理丞麻察,玄宗得知后,下制说:“澣、察交构将相,离间君臣”,遂贬齐澣为高州良德丞。这说明,此时玄宗对王毛仲还没有失去信任。730年,王毛仲向玄宗索兵部尚书之职没有得到首肯时“怏怏形于辞色”,玄宗闻知不满。而此时恰逢宦官高力士参劾王毛仲一本,更使玄宗“惊惧”起来。
  开元十八年年底,王毛仲之子过“三日”,玄宗赐给王毛仲丰厚的金帛、酒馔等物,让高力士送去,且授他刚出生的儿子五品官。高力士回宫后,对玄宗说:“毛仲抱其襁中儿示臣曰:此儿岂不堪作三品耶?”。当时,皇帝宠信的宦官,往往为三品将军,高力士即被授以三品。毛仲极端瞧不起宦官,他对高力士所说的话意思无非是说:我此健全的小儿难道比不上你一个宦官?并不见得有拿小孩向玄宗报怨的意思。但玄宗听了力士的话后,大怒说,“昔诛韦氏,此贼心持两端,朕不欲言之;今日乃敢以赤子怨我!”在这种情况下,高力士抓住时机,进言道:“北门奴官皆毛仲所与,不除之,必起大患。”。
  此话正中玄宗痒处,玄宗大怒,考虑王毛仲党羽众多,于是先把握有兵权的葛福顺、唐地文、李守德、王景耀、高广济、王毛仲和四个儿子贬至外地,然后下诏杀王毛仲,730年派人至永州将其缢死。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