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

木子美是一名编辑、网络作家,广东人,成名大作是《遗情书》。2003年开始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性爱日记,尤其是与某摇滚乐手的“一夜情”细节,而“一炮而红”,形成“木子美现象”引发网友热议。

后以“不加V”的名号活跃于新浪微博,并因此出版作品《男女内参》。

网络作家

木子美出生于1978年12月,广州某报编辑,原名李丽,毕业于广东中山大学97级哲学系,当前是广州杂志性栏目编辑。网络作家,以下半身写作而成名于一夜,成名之前曾游走于酒吧茶肆,木子美在读书其间便倾情另类,毕业后更是游戏人间,纵情风月,并以出卖贱男为乐。

2003年6月19日起,木子美开始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性爱日记,当时访问量并不大。至8月某日,木子美在《遗情书》中记录了她与广州某著名摇滚乐手的“一夜情”故事。与以往的写作风格一样,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再现了她与这名乐手做爱时的大量细节。她在日记中直呼该乐手的真实姓名,并对其技巧和能力进行了描述。木子美由此“一炮而红”,迅速形成“木子美现象”。事发后,木子美曾迫于压力关闭日记一段时间,但重新开放后,访问量开始急剧飙升。

性爱日记

大学毕业后的木子美曾在广州某小资读物开设个人专栏,文章内容以不同的性爱体验为主,在全国各地均拥有不少读者,其“小范围内的名气”由此得到突破,开始在更大的空间里崭露头角。

据《遗情书》记载,木子美性放纵的方式多样:不仅频频更换性伴侣,还曾经当着朋友的面与朋友的朋友性交。此外,日记内容显示,木子美并不拒绝参加多男多女集体性派对。木子美说,她只是在工作之余“有着非常人性化的爱好———做爱”。同时她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将此中经历及细节写出来并公之于众。不过最早的《遗情书》尽管内容火爆,看客却远不如现在这样多,只是在小圈子里流行。

一夜成名

木子美在《遗情书》中记录了其与广州一位著名摇滚乐手的“一夜情”故事。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将她与该著名乐人的性爱事件的大量细节再现于看客眼前,令人吃惊的是,这一次,她在日记中直呼该乐手的真实姓名,并对其性技巧和能力进行了描述。正是这篇日记,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使木子美“一炮而红”。

这篇日记被迅速转贴到“西祠胡同”论坛,引起轩然大波,木子美和该音乐人成为新闻媒体追逐的对象,躲到成都的这位音乐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了他的愤怒,称没想到与自己一夜情的对象居然是个喜欢“自曝性事”的女编辑。

迫于压力,木子美曾一度关闭《遗情书》,不少日记也被迫删除。同时,她曾在广州某小资杂志上开设的专栏也被取消了。但过去的日记不见了,新的日记又源源不断地从她的笔下流出。

代表诗歌

孩子,去哪

一个破碎的家庭

没人疼的孩子应该这样描述童年:那个飞走了就惦念的小巢

为一次打翻她的鸟笼

就一辈子记住我的姥姥

所有少年都想流浪

带了面包不够还要席子和枕头火柴和油灯

打算装修一下旅馆吗

有人问

影视作品

《屌丝男士》2012网络剧

网络名人“不加V”(木子美)的亮相,也引发了不少的轰动,不少观众在热议“木老师”大白腿的同时,也对她与大鹏调侃公知的台词津津乐道,木子美在微博上披露,这段台词是大鹏与她聊天之后的即兴发挥,她告诉大鹏:“和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都成公知了。”于是大鹏就在剧中说出了那句经典的“我现在也算是公知了”,让公知的尊严碎了一地。

关于微博

展示自己

木子美的新浪微博名为“不加V” ,很多人关注不加V,并不因为她是曾经饱受争议的“木子美”,而是因为不加V在微博上的各种刷屏。不加V说,她的很多粉丝都是80后、90后,根本不知道木子美是谁,《遗情书》又是何物,关注她只是感兴趣。不加V爱刷屏有目共睹,她喜欢“开盘口”:开个话题,大家一起回答,最后她再转发答案。她的微博掐架战斗力旺盛,有不少人是观战的时候开始注意到她的—但不管是哪种,都和以前热衷于写床评的“木子美”关系不大。

上了微博之后,木子美觉得被误解的几率有所减少:“以前作者没有机会跟读者充分展示自己的观点和生活,经常是媒体给你一个结论或者一个判断,传递给读者,这也对作者不是很公平,他们写你成什么样你就什么样。你也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什么。现在微博能增进个人点对点的接触,区别就在于别人可以通过真实的文字和生活来了解你。”

微博骂战

事情由方舟子试图证实蒋方舟抄袭文章开始,不加V认为抄袭或者代笔的证据都不成立,随后其他支持方舟子的网友认为这种支持是因为不加V想在《新周刊》上开专栏,猜测和其他恶毒的谩骂由此开始。纷争不断升级,最终双方都开始人身攻击,各自投诉对方言论不当,方舟子称自己投诉不被受理,离开了新浪微博。这是一个漫长的琐碎的掐架最终造成的结果,但是大多数人关注的只是最后的恶语相向和方舟子的退出。

刷屏卖书

木子美直接用微博在网上卖书,这本《男女内参》干脆拿微博ID“不加V”当了署名:“以前比较有争议,也不想去卷入一些争议,这个ID在微博上玩了两年,用这个ID出书也蛮好的,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争议,以前那个名字被媒体写的负面太多 了。”

不加V在微博上爱刷屏有目共睹,她喜欢“开盘口”:开个话题,大家一起回答,最后她再转发答案。

靠“微博刷屏”这种新型网上营销方式,首印两万册早早卖完,几个网上书城的销售榜上都排在前面,也是另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地方。不加V觉得,粉丝和读者应该有很多重合的地方,当《男女内参》最终出版之后,她没靠出版社宣传,也没按传统的方式搞签售和读者见面会,就靠自己在微博 上吆喝。有粉丝买了书,就拍照给她,她再转发,称之曰“网签”。读者见面会之类的在不加V看来也不如网上直接跟粉丝说话来得直接:“跟粉丝互动是我在微博 上的一个习惯,出书也会以一种互动的方式展示。传统的那种宣传就不可能跟那么多人互动。到一个城市只能见到一小部分人。”

文艺情书

2014年10月30日晚,网络作家木子美连发三篇微博自曝和张歆艺前夫杨树鹏旧情,更晒出了杨树鹏11年前写给她的多封邮件。

10月31日凌晨,木子美更新第四条微博,解释道:“我们2001年开始写信的,后来吵架了,绝交了,后来又写信了,后来又绝交了。离上一次绝交有10年了吧。其实删了许多邮件(在那次吵架之后,都删了),留下来的都是谈心而已(所以,我还在呀)。”爆出自己与杨树鹏曾多次绝交,并晒出杨树鹏2002、2003年写给她的多封文艺情书,引发网友热议。

31日上午,木子美又再度回应称:“那时没数码相机E不了裸照,后来把真人送去给看了。文艺女青年够意思吧。”

开房经历

2014年10月31日17点51分,木子美用长微博发出一篇写于2012年10月16日的文章,不少网友猜测其中的男主人公是张歆艺的前夫杨树鹏。该微博回忆了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开房的经历,不乏大胆的描写。木子美表示当初写下该文章的时候,杨树鹏正在准备婚戒,并表示“没想到这么快就离了”。

木子美回忆了两人的通信从2001年6月25日开始,2002年3月27日结束。木子美回忆两人都喜欢对方的“小情小调”,但却一直是笔友关系。2004年初两人才在北京第一次见面。

木子美写道,第一次见面时两人就紧紧拥抱,并且去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开房。事后两人吃了一顿墨西哥大餐,席上杨树鹏大谈情史,然后两人就分道扬镳了,只能在新闻中关注对方。惯常特立独行,曾因“下半身写作”闻名的木子美对这次开房的经历点到为止,但也不乏爆点,比如当时木子美正处在生理期。

微博事件

女作家木子美自曝出与张歆艺前夫旧事之后,仍不消停,没有闹够的木子美近日又曝出自己曾和路金波同睡过,这可惹恼了路金波的老婆赵子琪,发微博称“丑人多作怪”。此举刺激到了木子美曝出了更多与路金波的暧昧细节,称路金波喝多了以后曾将自己和另一个女作家送给好兄弟睡,被自己拒绝后又领到了路金波的床上。

个性另类

木子美个性另类、私生活不加节制。木子美自称经常为了能冲个舒服的热水澡,在一个男人家过夜,做爱对木子美只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仅是如此,那便罢了,木子美的惊人之处是她可以将这些经历毫无禁忌地公之于网络,甚至那些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人名也如实写出。哪怕这种行为会伤害对方,招致对方的愤怒与报复。木子美做人做事可谓大胆疯狂之极。

如此疯狂的举动使得木子美在月新博客上的排名日益上升,木子美对此颇为在意,她总是嘟囔着自己又到第几了。倘若一段时间排名下降,木子美便会狂补日记。与其说木子美是在网络进行写作,木子美的行为更像是一场行为秀。她似乎很喜欢这样一种感觉:在众人目光的包裹里放荡呻吟,停下来后自怜自艾地喟然叹息。

十大语录

关于婚姻

你会结婚吗?木子美:有可能,如果有人向我求婚,我看了也合适,就会结婚吧!其实也可以把结婚当作行为艺术,趁我如今有点热的时候,结个婚制造一起事件也挺好玩的。

关于防止心灵破碎

“我的态度是:荒淫无度的性行为尽量控制在物质技术能够发挥作用的层面,这是保证身体完好无缺,让你有机会后悔或继续享乐的前提;然后是心理上单纯地将性行为看成是它本身,它只是跟其他行为一样为人所需而设罢了,这是防止心灵支离破碎的途径。”

木子美的嚣张主张

“为什么木子美能这样嚣张:她没有用性交换爱情、婚姻、金钱……她没有用色相勾引任何男人……同时她又很负责,让众人知道哪些男人跟她性交过。她主张,女人们多给男人机会;她主张取消妓女。”

关于长相守

“太多的起起落落,及时行欢,让我丧失了长相守的欲望。事实就是这样,你在我眼前时,我会是一束璀璨的烟花,只开放到你从我眼前消失。”

零体液交换

如果体温和拥抱也可以彻底不需要的话,男人和女人确实可以过着各行其是的生活。也许人类学家会对群居习性的抛弃好奇,可两性关系到了最好也最差的时代,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努力摆脱束缚。

发布者:火焰兔,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