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子

潘子,南派三叔所著的盗墓题材小说《盗墓笔记》中的人物;吴三省(即主角吴邪的三叔)的得力助手,被称为三爷手下的一条野狗,年龄大约在35左右;跟随吴三省倒斗多年,忠心耿耿,做事果断,倒斗经验丰富,性格沉稳。曾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丛林作战经验丰富,野外生存技巧高超,身体心理素质过硬,在蛇沼内为救吴邪和胖子被锦鳞大蟒所吸引导致被捕,几乎生死一线的时候被吴邪和胖子赶到救下,为了掩护吴邪成功逃离张家古楼而牺牲了,使他成为《盗墓笔记》中最伟大的配角之一。

角色简介

姓名:潘子

出自:盗墓笔记

年龄:三十五岁左右

身份:吴三省(即主角吴邪的三叔)的得力助手,被称为三爷手下的一条野狗。

经历:跟随吴三省倒斗多年,忠心耿耿,做事果断,倒斗经验丰富,性格沉稳。曾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丛林作战经验丰富,野外生存技巧高超,身体心理素质过硬。

口头禅:别顶嘴,会死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定有无数的人不相信那句“别顶嘴,会死的”,然后潘子一定以行动告诉了他们,不相信是错的。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发生了多少次,但是,从刚才潘子说了这句话之后鱼贩没有半点不信的反应来看,我已经能很清楚地知道一些东西了。

潘子是一条恶犬,一条只有三爷才能拴住的恶犬。三爷并不可怕.但是三爷手下有个疯子,他不要命,不怕死,只听三爷的话。所以,不要得罪三爷。)

为了报答三爷的知遇之恩,潘子是绝对的忠诚,三爷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羁绊。去山东,潘子被尸蹩咬的肠子都露出来了。去长白山,潘子背着吴三省出来,说,我就是爬,也要爬着把三爷带出去[3]。蛇沼鬼城里,潘子在蛇沼内为救吴邪和胖子被锦鳞大蟒所吸引导致被捕,几乎生死一线的时候被吴邪和胖子赶到救下,因身受重伤昏迷中被吴邪、胖子、闷油瓶所留在西王母古城废墟内,被进来的扎西所救。在长沙,为帮小三爷被人砍,但仍坚持着,最后在和小三爷演戏的过程中,被烟灰缸砸,晕倒了。但是当天晚上和花儿爷在腥风血雨中为小三爷也可以说为三爷收回了六个盘口。回到长沙以后为吴邪追寻闷油瓶消失的记忆做了很大的铺垫,之后吴邪与胖子下张家古楼救小哥(张起灵)的时候,为了掩护吴邪成功逃离张家古楼而牺牲了。在潘子人生的最后一刻,他还是没有变那颗绝对忠诚的心。

人物故事

在蛇沼内为救吴邪和胖子被锦鳞大蟒所吸引导致被捕,几乎生死一线的时候被吴邪和胖子赶到救下,因身受重伤昏迷中被吴邪、胖子、闷油瓶所留在西王母古城废墟内,被进来的扎西所救。

回到长沙以后为吴邪追寻闷油瓶消失的记忆做了很大的铺垫,之后吴邪与胖子下张家古楼救小哥(张起灵)的时候,为了掩护吴邪成功逃离张家古楼而牺牲了。

潘子的结局

我转头,仔细往那里看,那里的手电暗了,有一个声音叫到“小三爷!”“潘子!”我惊了一下,但是没法靠过去看。对方道:“小三爷,快走。”声音相当微弱。接着我听到一连串的咳嗽声。“你怎么样?”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潘子在黑暗中说道:“说来话长了,小三爷,你有烟吗?”“在这儿你还抽烟,不怕肺烧穿?”我听着潘子的语气,觉得他特别地淡定,忽然起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哈哈哈,没关系了。”潘子道,“你看不到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我心中的不详感越来越甚,道:“别磨蹭了,赶快过来,你不过来我就过去扶你。”说着,我用手电去照,隐约能照到他的样子,我就意识到为什么前几次我都看不到他。潘子似乎是卡在了岩层中,我扩大了光圈,一下子就看到,他的身子融在岩层里,成了人影。潘子的咳嗽声传来,我一下子坐在地上,问道:“怎么回事?小花他们呢?”“花儿爷应该没事,其他人都死了,那玩意儿太厉害了,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儿了。”潘子道。“你等我,我过来,我帮你砸开。”“千万别过来。”潘子道,“小三爷,你不知道我在石头里的部分现在是什么样子。你过来也不可能救得了我,太危险了。小三爷,你有烟吗?你先把烟给我,我和你说几件事情。”我看不到潘子,但是我忽然就觉得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意识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氛。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气氛,倒是我能知道。“小三爷,烟!”潘子虚弱地叫着,“我没时间了。”我把烟和打火机拿了出来,问潘子道:“你在哪儿呢?”那边的手电亮了起来,我找了一个丝线少一点的空当,把烟和打火机都扔了过去,我不知道潘子有没有接到,就听到潘子叫了起来:“小三爷,你就不能靠谱一次吗?你把烟先给我点上不行吗?”我脑中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潘子道:“小三爷,别点烟了,你背上是不是有枪?”“有!”我道。“把枪给我。”潘子道,“小三爷,我得自己给自己来个了断。你走吧,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和你聊会儿。但是你也没时间了,你也没工夫来可怜我,等下你要是过不去,就会和我一样,你快走吧。如果你能上去,记得找人搜索整片后山,花儿爷出去后,一定是在后山。”我把枪甩了过去,就听到潘子的笑声:“得了,小三爷,好家伙,想不到临死前拿到的是这种枪,这对着脑壳打都不一定能把自己打死。”我站了起来,就听到一声枪响,接着,潘子就笑了起来:“小三爷,走吧。”“别催我,我前面的路也不那么好走,等下要是挂了,咱们在黄泉路上还能做伴。”“小三爷,有我潘子在,还能让你受累?”随后我就听到一声拉枪栓的声音,“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我去见三爷了,你机灵点,给我和三爷有个好的交代。”“你想干什么?”我问他。潘子道:“你往前走吧。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别回头。”潘子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我往前小心翼翼地探身过去,心中的酸楚无法形容,才迈过去一步,一下子我的后脑勺就碰到了一条丝线,我心中一惊,心说死就死了。瞬间,我就听见一声枪响,丝线上的六角铜铃被打得粉碎。“大胆地往前走!”潘子笑道。我继续往前走,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我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我一步步地走着,就听到枪声在身后不停地响起。“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抛撒那红绣球呀,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我终于走到了独木桥的尽头,走进了通道里。

雾气已经逐渐笼罩了整个洞穴,我几乎无法呼吸,只得往前狂奔。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潘子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一路往前狂奔。前面又出现一个楼梯通往水下。我跳了下去,等我浮起来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全是水潭的毒气洞中了。胖子把我拉了起来,说道:“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继续念。”我对胖子道。

(节选自《盗墓笔记》8下册第六十二章(一)—(二))

大胆的假设

一说潘子未死。在其最后戏份中持枪击碎六角铜铃为吴邪护航。但击碎六角铜铃时引起了其他铜铃的振动,造成幻觉,下落不明。

相关歌曲

盗墓笔记-咫尺回忆to潘子

填词:萧玖

最后一眼本是意外相见

穷途末路已是归期不现

古楼洞穴血迹石间半张脸

再无缘见山外花开满眼

预感灵验此为不归之鉴

你以命相托换一场冒险

执枪之手不偏仍护我周全

六角铜铃化作尘埃迎面

【潘子】“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最后再为你保驾护航一次吧。”

恍惚仿若梦境枪声灭

等天亮人醒回归原点

无血无泪不曾同行并肩

卷不进逃不离的劫

多少次危急时逃脱生天

多少次患难间夷中化险

以为你肩扛一切无所不能

忘了终究常人骨血难再相见

乱石掩未见的脸

蹒跚往前不忍负你最后心愿血泪咽

无解无言归去把宿命都兑现聊以慰藉

许是我不该打碎你平静

这终极谜题就像个陷阱

从此以后再不能并肩同行

只剩惦念只剩回忆

远或近死生咫尺距离

不愿梦见只愿你长眠安息

【胖子】“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天真】“继续念。”

————————————————————

陪哭盗墓角色歌潘子to假三叔

选曲:一青窈《陪哭》

]填词、演唱、和声、后期:Winky诗

eeiaakimikaramorainaki(哎~伊阿我陪着你哭)

horomixhororifutaribonotti(泪水悄然落下孤独的两个人)

eeiaabokunimomorainaki(哎~伊阿这次又是你陪着我哭)

yasasiinowadaredesu(是谁如此温柔)

熟悉的路

怎么会走到迷途看不清楚

忘了你来时的路

说不出的孤独

应该两个人相伴走到日暮

此时却已成为陌路

多彷徨无助

多心酸苦楚

往事又演在心头一幕幕

乌云又密布

眼泪又入土

他的笑他的梦

全部变成此刻心里的痛楚

【白:开始下雨了】

不要怕每次你若伤心有我陪你哭

每个笑每滴泪我永远都记住

他认输辜负了你一路付出的全部

有我在别压抑放声哭

我没有输

虽然心里装着对他的嫉妒

却没忘了将你保护

他半路就退出

只剩下你一人走这不归路

思念只能和我倾吐

我不怕孤独

我不怕辛苦

最怕是你受不了这痛苦

我不是糊涂

我不是迷糊

难道你看不懂在我眼里写满对你的爱慕

————————————————————

盗墓笔记·潘子·疯潘

选曲:断罪之花

填词/演唱/和声/后期:天妒巧颜

<纪念血性的你>

这步棋挪动一步就是生命变幻的瞬息

靠近你我面前的人究竟是带着哪张皮

暗夜里自作聪明跃入了另外一个陷阱

前路尽墓道的终极不过是为新的起点开辟

原以为步步为营是这场轮回的结局

又是谁算尽了天机算不出人心

有人愿用一命换你十年的光阴

我没有名姓只是跟随你全力马不停蹄

如果有天你想起关于我那些记忆

是我扣动扳机打响结局壮烈的一笔

这笔记记载过往的寸寸惊心历历如昔

看到你如同寻觅到万劫不复中的希冀

故事里你够不够胆量再看我斗完一局

血流尽这一路的腥是我为你铺设好的光明

直到不能再呼吸目送你狂奔着前进

枪声无法响彻天际只一切归零

无法坐视你陪我在此同葬光阴

燃烧的生命活下去的勇气敌不过一纸宿命

麻木了多年洗礼故事仍旧能继续

这一场以命换命从此后再无人问津

前方就是黎明大胆的走下去

给你,我出生入死的勇气

墓道最后阶梯划开生死两极

演落幕一出戏————

原以为步步为营是这场轮回的结局

又是谁算尽了天机算不出人心

无法坐视你陪我在此同葬光阴

燃烧的生命活下去的勇气敌不过一纸宿命

麻木了多年洗礼故事仍旧能继续

这一场以命换命从此后再无人问津

这一路直到坟茔

黄土遮不住头顶的黎明

二十六词解读

Admirable——令人钦佩的他的胆识,他的气魄,他的勇气,他的忠诚,无一不让人为之深深赞叹。Bitter——严酷的在土夫子的世界里,到处充斥着血腥、杀戮,人心叵测、勾心斗角,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中,他凭借自己的本事,拥有了常人所不能及的威信和地位。Cigarette——香烟闭上眼,浮现在我眼前的潘子就是这样ー一手拎枪,一手夹烟,倚靠着车身,吞云吐雾中掩藏着一张沧桑的脸。Devotion——奉献一路走来,他为吴三省,为小三爷奉献的不比任何人少。多少次,都是拿他的血肉之躯,为众人筑起了一道又一道坚固的生命之墙。Energy——能量他身上所迸发出的,或是还隐藏着的,都会是让人为之惊叹的、使人震撼的。Faith——信任要是有他这样的人在身边陪伴,没有人不会打心眼里相信他,把自己的身后,放心地交给他。Great——伟大的也许这样一个词涵盖的范围太过于庞大,但在我看来,他的忠诚是伟大的,他的奋勇是伟大的,他的体贴是伟大的,他的牺牲最是伟大的。Hopeful——有希望的当天真无邪小三爷带上面具化身老奸巨猾吴三省时,就算外表如何像,没有了他的引导和支持,前进的路也只是一片渺茫,没有半点希望。

Insane——疯狂的他的疯狂,不是没有缘由。

Jackal——爪牙有人说,不过是吴三省手下的一条狗罢了,有什么可在乎的。毫不客气地反问:那么你是愿意做一只为主人冲锋陷阵弃生死于不顾的铁血猛犬,还是做一条只会偷偷摸摸畏手畏脚的斑点豺狗?Keen——锋利的如果说吴三省是猎手,那么潘子就是他手中的利刃。如果说吴三省是鹰,那么潘子就是他最锋利的爪牙。Lament——哀伤自从那天起,许多人心中的《红高粱》就又多了一层定义。哀而且伤,痛彻心扉。Man——男子汉潘子的后背已经被血染红了,他抓着砍刀,轻声对我道:“不要跑,看着我,镇定。”我的身上全是冷汗,没有说话,就见潘子把刀一横道:“才七个人,王八邱舍不得出钱吗?”Necessary——不可缺少的无论对于三爷还是小三爷,甚至是整个《盗墓笔记》,潘子都在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Obstinate——顽强的没有强于常人的毅力,是无法活着下战场又倒斗淘沙。Pacification——使安慰的小三爷在藏海花中说过,在他晕倒后醒来,第一个发现的,肯定是潘子。潘子让他放心,让他在那条充满未知的道路上,又有了可以依靠的肩膀。

Quite——完全地潘子这一生,真真切切,完完整整地把自己的所有,交付给了吴家人。到头来,一无所有。Rank——士兵越南战场上的铮铮铁骨,平日里的忠肝义胆。Secrifice——牺牲在最后,潘子真正的为了吴家人牺牲,嘴里却唱着《红高粱》。Tall——高大的只有如此高大的身影和宽广的心胸,才能一次又一次地为三爷卖命,为小三爷护航。Unattended——无人陪伴的若有来生,愿他寻得一如意妻子。受了伤,有人嗔怪着为他敷药。觉得累,有人温柔地,为他捏一捏肩膀。Vetacious——真实的我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爷们,一个真真切切在我们的生命中出现过得真男人!Weary——疲倦的潘子,是该歇歇了。Xer——无名一代的人有人愿用一命换你十年的光阴,我没有名姓,只是跟随你全力马不停蹄。Yate——敏捷的矫健的身手,几乎在每一次的打斗场面中都会体现,尤其蛇沼,不禁为他捏一把汗。Zero——零一切归零,从新开始。2013,我们还在。——祭潘子,我们敬你!——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