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翼

张鹏翼(1898年12月26日~1996年3月1日)著名书法家、诗人,字自怡,号养拙,忍默居士 ,浙江平阳(归温州市管辖)人。

人物简介

张鹏翼先生是温州现代文坛耆宿,沉静守默,树德桑梓,以自己的学问道德,赢得人们的尊仰。早年曾任小学校长,又在县农会、工会、商会等处任职。1940年在紫霞山馆创办书院授徒。后又任平阳中学、浙南中学国文教师,桃李满园,当代著名书法家谢云、萧耘春等皆出其门下。解放后长期在县图书馆工作,从事古书籍的整理保护工作,直至退休。1981年被聘为浙江省文史馆馆员,同年由方介堪先生介绍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任温州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1985年参加“兰亭书会”作品在日本展出,1988年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并任温州诗词学会顾问。张鹏翼先生经历了几十年的寂寞,历尽艰辛,终于大器晚成。在夕阳西下的生命余途中,其艺术发出了落日熔金般的耀眼光芒。有诗集《紫霞山馆诗存》、书法集有《张鹏翼书法作品选》、《张鹏翼书前后赤壁赋》等著作传世。

他一生以“清”字作为艺术追求的目标,正如张如元先生所说:“欣赏张鹏翼先生的书法作品,就像经过一场u2018清u2019的神圣洗礼。了解张鹏翼先生的生平和为人,他的长寿,是得u2018清u2019之正果。”确实如此,张鹏翼先生为人清正,生活清苦,诗词清雅,书法清雄。

人物生平

张先生在国学古曲诗词方面造诣深湛。他13岁就从著名学者王鼎铭先生学诗,21岁从浙南著名教育家刘绍宽先生专攻诗文。刘先生学识渊博、著作等身,其道德文章学术望重儒林。他对张先生的为人为艺影响深远,令其终生难忘。张先生曾呈刘绍宽诗曰:“牙签玉轴日相亲,著述千秋富等身,瓯海文章崇此老,桐城宗派更谁伦。”表达了他的崇敬之心。张先生的诗宗杜甫,他说杜诗体兼众妙,得到一体,便足名家。他教导学生不要走捷径,要先攻一家,从正宗入手,然后旁征博采。上世纪80年代,他与苏渊雷、方介堪、王敬身(字景逊)、吴鹭山等名家交流切磋,诗酒唱酬,诗艺大进,其《紫霞山馆诗存》中,佳作如林,警句迭出,如“悟到禅心如月皎,穿来妙语比珠圆”,读来新奇醒目,玄妙无穷;还有“养拙存吾道,嗜书甘作庸”、“有涯岁月为诗崇,强半光阴被墨磨”等诗句中,皆可见一位情操高尚、刻苦求进、孜孜不息的学者形象。杨奔先生评其诗曰:“今细读之,全无玉溪生绮丽之迹,盖善点化者不拘泥于一家,始能自立门户,所谓铅华洗尽见真淳者,非此之谓欤?”张先生的诗虽有深厚功力,但因晚年书艺名扬海外,遂将其诗名遮掩。

人物评价

关于张先生的书法,苏渊雷先生曾在《张鹏翼书法作品选》的前言中写道:“垂髫学书,80年如一日。历参晋唐诸贤,中岁专攻今草,从孙过庭《书谱》入,兼及怀素,上溯智永、二王,旁涉汉隶北碑,不求变而变,不祈新而新。谓书法最高境界,厥在写我学问,抒我性情,字外大有事在。50岁后好鸡颖作书,另饶韵味。山谷道人所谓u2018用三文买鸡毛笔书之u2019是也。技进乎道,渐近自然,人书俱老,神明不衰,鹏老有焉。”浙江省文史馆工作报告中云:“92高龄书法家张鹏翼老人是一位用鸡毫作书的大家。他的书法苍劲不凡,挥毫洒脱,全国闻名。”张先生自言:“练书法就像打太极拳,可以运气入静,万虑皆消,富有禅味,且鸡毫作书可达柔中带刚的效果,功夫愈深,效果愈好。若能心到手到眼到,可表达自己的个性,达到性情自怡的境界。”张先生勤于思考,勇于探索,崇尚传统,然又力主创新。他主张理论与实践并重,天分与功力并重,人品与书品并重。他说:“要学书先学做人,人要立志。穷不要紧,读书宁穷。穷,意易集中,意集中u2018性u2019自生,性生自有u2018灵光u2019。如心在发财,争名夺利,笔下难免粗俗。粗俗自无清气,无清气即无艺术之魅力。”他认为“清”是书法艺术的第一要素;书法以清雄为难;字应做到神清骨冷,字清有慧根;少年笔法要打清,吃好开口奶;笔清再论字之优劣……在作书的意境上,他主张要得“道心”透“禅理”,佛家空虚超脱,道家清静无为,学书者得其妙谛,自有裨益,清空一切才能入神。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