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落

  韩松落,作家。70年代生,祖籍湖南,新疆出生,1995年开始散文及小说写作,作品见于《散文》、《天涯》、《大家》等处,入多种选本。2004年开始专栏写作,在多家媒体开有电影、音乐、娱乐、文化评论专栏。著有《为了报仇看电影》、《为了报仇看电影2:猛虎细嗅蔷薇》、《我们的她们》、《怒河春醒》、《百年葛莱美》等。《读者》原创签约作家,《看电影》及《香港电影》杂志举办的第一、二届华语优质电影大奖评委。现居兰州。

韩松落

简介

  1997年开始发表小说和散文,作品入多种选本;2004年开始专栏写作,曾在或正在《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南都娱乐周刊》、《北京青年周刊》、《新闻晨报》、《广州日报》,以及《GQ》中文版、《时尚芭莎》、《香港电影》、《瑞丽》等处开有专栏。

特点

  他的文字,看起来细腻,但更准确地说,是他眼毒心静。他躲在窗后,看路人的发梢,那上面粘着的灰尘、昨夜的噩梦、梦里的血腥和酱油味、气息深处的脉搏、一息尚存的希望……眼毒的人通常心静,因为与世事有距离。而心静的人,我们都知道,其实都包藏着翻云覆雨的海。 ——颜峻   

  这是我们时代我最喜欢的文字,它们深情,却自甘于隐秘;它们安静,却又饱含热烈与悲怆的汁液。一字一句,就算写在天边,皆有来历和出处,其骨血发肤,全都受自让我们长跪不起的风土和父母。看着它们,我想起的是那些节气的名字:清明,谷雨,白露,霜降。它们和这些名字一样美好、艰难而让人信服。所以,写下它们的人,韩松落,既让我亲近,又让我敬畏。 ——作家 李修文   

  所谓的七零后作家依然给人一个纠结的形象,在他们疲于较量的压顶现实之深处,却是他们曾窥见和践行的一部分可堪执着的真理。韩松落的文字敏感于七、八十年代朴素之美又不止于美,按耐不住的是那个年代留给我们的那些锐利的悲伤,或是明净的怒火。 ——廖伟棠   

  所谓怒河春醒,就是冰河一寸寸开裂,是北方大河的盛大节日,是一个人的泥沙俱下,是他自己的破冰之旅。然后从此浩浩荡荡,奔流至海。   ——张海龙   

  他的文字,呈现着一种辽远的寂寥,有旷野长风,有落叶嫩霜,深秋的碎叶淹没了他的脚踝,他一个人低头走在两排白杨之间的狭路上。   ——王元涛   松落真是她们的知心人,对那些演艺人生的江湖儿女,他用体察入微隐秘细致的笔触,用一副温厚与怜悯的心肠告别苍凉绝望;在这些繁花女子身上,不仅看到了花开的灿烂闻到了馥郁的芬芳还看到了落叶的缤纷与离别的惆怅。真如他在书扉页写给我的两句诗:小溪春深处,万千碧柳枝。   ——李广平  “唯其清寂遥远,所以切近丰富”   ——柏邦妮   

  特别喜欢松落老师写的娱评。如今日益浮躁看不下去三百字以上的文章,但韩老师写的东西总能一气呵成看完。我觉得您开创了娱评的一个全新的话语系统和精神。它是参透的,毒辣的,带有哲思的,甚而悲凉的。真好,特别感性,真实,微妙,又特别有味道。   ——木犀

发布者:知识学院,火焰兔收录并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做权威认证,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https://huoyantu.com/689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3月27日 下午6:29
下一篇 2021年3月27日 下午6:29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