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经梧

李经梧(1912年-1997年),生于山东掖县(今莱州)过西村,一代太极拳大师,曾分别拜师学习吴式太极拳和陈式太极拳。1927年与孙枫秋在哈尔滨从刘子源学弥宗拳。三十年代初来京先后拜赵铁庵、陈发科、杨禹廷三位太极拳大师学习吴式和陈式太极拳,并得到师叔王子贡的教导。1941年任北平太庙太极拳研究会理事。建国后,积极参与宣传普及开展国家编定的太极拳套路。在1956年全国武术运动大会上,李经梧获得了最高荣誉金牌奖。

生平经历

在各式太极拳术、理论、推手方面尽得其精奥,登堂入室,一时名噪京、津、哈等大城市、于1956年参加北京市武术比赛获太极拳第一名。同年代表北京参加全国十二单位武术观摩表演赛,被评为优秀运动员,并获优秀奖。以后,专职从事武术教学工作。1959年曾任第一届全运会北京市武术队太极拳教练,并兼任中央部级机关等单位的太极拳教练。同期,在国家体委主持下拍摄成我国第一部电影教学记录片《简化太极拳》。1958年受国家体委的委托,与唐豪,李建华,陈照奎,等人合作编写《陈式太极拳》一书。

1959年7月调任北戴河气功疗养院拳师,同年参加了第一届全运会武术裁判工作。先后被评为河北省人大代表、省运动医学会理事兼副秘书长、秦皇岛市武协主席和政协常委、北戴河政协副主席等荣誉职务。1994年被评为北京吴式太极拳顾问,武当拳法研究会的研究员。

1964年10月在《体育报》发表《对缠丝劲等问题的看法》一文。八十年代初著有《太极内功》及吴式、陈式、推手等内容的录相带。九十年代著有《李经梧陈吴太极拳集》一书。退休后,仍坚持研技教徒,培育出一批优秀运动员和教练员,为体育医疗事业培养造就人材。其弟子谷平海、冯志明曾于1989年全国太极拳、剑、推手比赛中获太极推手56公斤级和70公斤级冠、亚军。另外,其他的弟子如李树骏(次子),王大勇、王凤锁、吕德和、项国员、周树生、潘淑仪、陈湘陵、梁宝根、赵振生、刘亚非、徐徒翔、刘兴基等人都在武术事业中做出成绩和享有名气。至今有门徒800余人,再传弟子数百人遍及全国各地。

著名武术家、内功养生家、一代太极拳大家李经梧先生(1912年-1997年),为传统吴式太极拳、陈式太极拳正宗传人。

人物自传

少年

余祖籍山东掖县。十四岁至哈尔滨谋生。因居处简陋,难御风寒,至罹风湿症,延医无效,转而习武与疾病抗争,遂与武术结缘,至今己六十五年矣。余十七岁在哈尔滨拜刘子源先生为师,习秘宗拳,十度寒暑,晨昏不短,顽疾逐渐痊愈。武技亦有小成。后闻人云太极拳至为精妙,余心向往之。然苦无师授。后有幸辗转入京、才得遂夙愿。

拜师

余廿十七岁拜赵铁庵先生为师习吴式太极拳。赵师乃吴式太极拳传人王茂斋、吴鉴泉两位大师之亲传弟子。蒙赵师悉心传余拳技与推手,又以《太极拳秘笈》相授,遂决定余一生从武之路。

三十年代

北京太庙(现劳动人民文化宫)设有太极拳研究会,余曾任该研究会理事。每晨到太庙练拳,又得到拳师杨禹廷先生的指点传授。杨先生拳架工整,推手手法细腻,为人正直诚恳。余敬慕杨禹廷先生之拳技与武德,于赵师谢世后又拜在场禹廷先生门下。在太极推手方面,又得到了以推手见长的王茂斋大师之于王子英师叔的悉心指点。在老师和师叔的教导下,使余打下了较为深厚的太极拳基础。

四十年代初

余闻陈式太极拳十七代传人陈发科先生在北京传艺,余仰慕陈式拳的的“缠丝劲”,再拜陈发科先生为师,习陈式太极拳和陈式推手。余除按时去陈师处习拳外.还每周二次专接陈师来敝舍授艺(旧称“教馆”),甚得陈师厚爱。口传心授,历十数载.直至一九五七年陈师仙逝而止。

五十年代

国家体委提倡太极拳运动,普及太圾拳.并以杨式为基础整理出“八十八式”太极拳和“廿四式”简化太极拳。余在参与推广工作中.遂又学到了杨式拳的手法和劲路。国家体委以余之掌架,特邀拍摄了全国第一部《太极拳》科教片。

六十年代初

余又与友人交流互学,研习了孙式太极拳的手法和劲路。对于陈、杨、吴、孙四家太极拳,余悉心揣摩了各自的劲路,受益匪浅。有的习武者认为学拳以精于一家为善,这也许有一定道理。然而在本人来说,吴式的粘随柔化之功、陈式的缠抖刚发之力、杨式的舒放洒脱之势,孙式的灵活紧凑之巧,余均博而采之。尝有友人观余之行拳和推手,谓余:身架工整、柔韧、雄浑而潇洒;听劲至灵,应变之速,已臻应物自然之境界。此或过誉之辞,若谓得其一二,则全赖四家拳技之共同滋养也。余本原从它业,武术乃业余爱好。新中国建立后,由于国家对武术之重视,余遂成为武术专业人员。一九五六年余在北京市和全国性两次太极拳赛事中夺魁之后,受到国家体委的重视,先后安排余在铁道部、铁道学院、中国科学院、卫生部、市体校等单位任太极拳教练。并曾出任过北京市武术运动会总裁判和全国武术裁判。为普及太极拳,培养师资和运动员做了一定贡献。

一九五八年,受国家体委委托,由余和李剑华、李天骥、唐豪、顾留馨、陈照奎等同志共同编写《陈式太极拳》一书。其中“陈式太极拳”传统一路动作说明,由余和李剑华同志执笔、由陈照奎拍插图照。完稿后因某些原因未能及时出版,此稿由顾留馨同志带走,在后来出版的《陈式太极拳》一书中被采用。

在五十年代,河北省北戴河气功疗养院住院者均为县团级以上干部。为把太极拳用于医疗保健事业,秦皇岛市委决定调余到北戴河气功疗养院任教。余到任后,除教授住院疗养员学拳外,并办培训班数期,为全国各地培养了一大批普及太极拳的师资和骨干,从余学拳者逾万人,众弟子中,以秦皇岛太极拳协会王大勇和新建村武术队王凤锁出众,他们为河北省的太极拳事业发展做了不小的贡献。

一九六零年,由余口述,余的学生张天戈执笔整理了余的《太极内功》。初作为教学用内部资料,后于一九八六年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而公诸于世。一九六四年余写出论文《对太极拳缠丝劲等问题的体会》发表于一九六四年十月廿一日《体育报》。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百花齐放、百废待兴。尊重知识、尊重人材的风气日盛。太极拳运动在一度沉寂之后又得到了恢复和发展。过去从余学过太极拳的一些有成就之士,以及慕名带艺求师者,纷纷投贴拜师,余只好俯就。数年中,余在全国各地之入室弟子己达七十余人,其中不乏出类拔萃者。余退休后,常有学生来家问难求教,欣然与之切磋,兴趣盎然,绝无退休后的孤寂之感。此亦因习武得来晚年之乐趣。

近年来

近数年来,学生们屡次请求将余数十年练拳、教拳之心得付诸文字。余知此举绝非易事,均婉言谢绝。一九九零年余八十寿庆之后,此种请求愈加强烈,并称此为“功德无量”之举。余如再次谢绝,恐担“保守”之嫌。故勉从所请,编成此集,拟名为《李经梧传陈、吴太极拳集》。此集编入余少壮时拜师所学之陈式太极拳一、二路;吴式太极拳、剑、刀;太极推手和太极内功。拳、械、推手诸篇均由余之学生王大勇、吕德和两人执笔,由余审修定稿。《太极内功》一篇,采用余一九六零年口述的《太极内功》中“练功心得”一章,并做了部分删修和补充。

谨将以上呈献给太极拳爱好者诸君。

余已届耄耋之年,虽身体粗安,然执笔实难,故本集中舛误之处在所难免,深望同道诸家不吝赐正。

本书的出版得到了原中顾委常委、中国武协名誉主席李德生同志的亲切关怀,并为之题词。

本书还承于植元先生题写书名,张文广、李天骥、王培生、冯志强、门惠丰、李德印、李秉慈等同志题词或写序,孟康光先生绘图,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八十二岁叟李经梧

百年诞辰

2012年10月10日,中国太极拳高手近百人聚集“夏都”北戴河,纪念一代太极拳大师李经梧百年诞辰并为大师铜像揭幕。在当日举办的“太极拳大师李经梧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上,李经梧后人及众入室弟子针对近期社会上疯传的关于太极拳的“怪”现象,正式向社会承诺:“维护国粹尊严,荡涤门内浊流”,并声明将闫芳开除山门。

李经梧是20世纪中国杰出的太极拳代表人物,是吴式太极拳、陈式太极拳正宗传人,兼采孙式、杨式劲法,融会贯通,造诣极高。中华全国体育总会顾问、亚洲武术联合会名誉主席徐才评价李经梧是位“深谙太极思想,深研太极拳艺,深修太极道德的太极拳大家”。

当日,来自美国、俄罗斯、新加坡、香港的海内外百余位太极拳大师级高手、李经梧后人及亲传、再传弟子,汇聚北戴河奥林匹克公园,目睹这尊由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梅墨生捐资铸造的“太极拳大师李经梧”铜像揭幕,仿佛在铜像前再次聆听大师的“谆谆教诲”。

身为书画家、李经梧大师入室弟子的梅墨生驳斥当今太极拳“怪”象说,是功利化的社会、功利化的时尚造成了许多急功近利的现象。真假虚实、鱼目混杂,把真正的太极功夫搞成了云山雾罩,把真的隐藏了,把假的凸显了。他提醒人们有必要辨别真伪、辨别是非,不违背道理去做一些事情。

河北省武术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太极拳研究会主席贾仲满则表示,他对“女大师”闫芳的“隔空打人”假推手是否是真的,有自己的看法,也很反感。实际上,人具备一定功力以后,懂太极以后也做不到。把一堆人全给推的东倒西歪,这个谁也做不到,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

唐山市武术运动协会主席项国员痛陈“假推手”事件将中国的太极拳推向了深渊,而且在世界上产生恶劣影响。李经梧次子李树峻等后人委托项国员等入室弟子向社会公开声明:“因为闫芳的假太极拳推手,把中国的太极拳推向了深渊,而且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我们一致同意将闫芳开除山门。”

一段时间以来,“经梧太极第一代传人闫芳老师收徒仪式上推手”的视频在中国乃至世界引发轩然大波,女大师不需肢体接触就能用掌风将多名男子击打得上蹿下跳,被网友讽为“像摸了电门”、“这不是武术,是妖术”。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评闫芳太极推手隔空打人是熟人间的游戏;也有太极拳爱好者评价闫芳是“皇帝的新衣”。

其实早在数年前,就有中国体育界人士称,中国功夫病了。闫芳的太极推手事件所揭示的,仅仅是当前中国功夫病症的冰山一角。除了造假之外,中看不中用、自证悖论、武术变舞蹈,这一系列的病症都在困扰着中国功夫的发展。更为可怕的是,各种文学影视作品对于中国功夫的过度神化,让不少人把中国功夫与爱国、民族自信心联系在一起,中国功夫,已经到了“输不起”的地步。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8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