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彬

钟彬

  钟彬(1900—1949),广东省兴宁,一九○○~一九四九,川鄂边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十四兵团司令官,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黄埔军校一期,陆军大学正则班第9期。

个人简历

  1924年,考入黄埔军官学校第一期,编入第一队。同年5月15日,由刘汉杰和范振亚介绍,加入国民党。在校期间曾任分队长,是黄埔一期生中的早期领袖。

  1926年,任宪兵教练所党代表一职。

  1927年7月,担任纪律执行委员、海军分会特派员等职。

  1928年9月,考入陆军大学正则班第9期。

  1931年10月,学满毕业,派任警卫第1师第1旅中校参谋主任。

  1932年1月,警卫第1师1旅改称第87师259旅,参加了“一.二八”淞沪抗战,钟彬运筹帷幄,出力颇多。

  1933年1月,调任第87师第261旅第522团上校团长。同年8月,军政部合并第87、第88师的四个补充团,成立第36师。钟彬第36师少将参谋长,主持全军编组训练工作。

  1933年底起,任第108旅少将旅长、第36师副师长兼安卢师管区司令、中央军校第2总队总队长。

  1938年起,任第88师中将师长、中央军校汉中分校主任。

  1941年4月,任第71军副军长,同年11月任军长。

  1944年6月,任青年军第203师师长。

  1945年,任青年军第9军军长。

  1946年,任国民政府参军处参军、整编26师师长。

  1948年8月,任陆军第9训练处处长兼第109军军长。

  1949年任川鄂边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14兵团司令官。

  1949年11月,在涪陵被俘虏。

  1950年2月下旬,因患急性疟疾去世,终年50岁。

  著作有《龙陵会战史》。随71军参加了滇西远征军龙陵战役。

人生轨迹

钟彬,字中兵,谱名炽昌,报考黄埔军校时曾填姓名为钟斌,1900年8月23日出生于广东省兴宁县龙田乡合水村。根据族谱记载,兴宁钟氏为商微子启后代,始祖提龄公于北宋元符元年自福建汀州迁至广东,南宋初年二世祖文振公、文亮公兄弟落户兴宁。钟彬出自文亮公一门,为提龄公二十一世孙。父亲钟培梅,母亲廖氏,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

钟彬少年丧父,和母亲相依为命,靠家中三亩田地的收入及伯父的接济,在龙田乡高等小学和兴宁县立中学完成学业,1922年考入广东省立公路工程学校测量科,到省城广州上学。在校期间,钟彬与同乡、广东大学法政科学生刘汉杰时相往来。刘汉杰是国民党员,在他的鼓励和介绍下,钟彬1924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编入第1队。在校期间,由刘汉杰和同学范振亚介绍,于1924年5月15日加入中国国民党。

军校同队中,以同乡李安定和湖南人宋希濂对他影响最大。李安定活动能力极强,在校期间曾任分队长,是黄埔一期生中的早期领袖。钟彬军校毕业后长期跟随李安定任职,曾在李任连长教导第1团(团长何应钦)第1营(营长沈应时)第3连任排长。1926年3月,李安定升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四期学生队政治科大队第2队队长后,又推荐钟彬接任其宪兵教练所党代表一职。1927年4月李安定调任海军处政治部主任后,钟彬随他担任了“自由”号炮舰党代表。同年7月,李安定出任黄埔同学会广东支会执监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后,又委任钟彬担任纪律执行委员、海军分会特派员等职。

1928年9月,钟彬同李安定一道,考入陆军大学正则班第9期。李安定于1930年春提前毕业,出任黄埔军校办公厅主任;钟彬则在1931年10月学满毕业,派任警卫第1师第1旅中校参谋主任。此后,李安定先后在第18军、福建省保安处任职;钟彬则在警卫军系统担任队职,直至1934年李安定因秘密组织小团体被杀,两人未再共事。

钟彬于1931年10月自陆军大学毕业,分配到警卫第1师第1旅(旅长孙元良)任中校参谋主任。1932年1月,警1师第1旅改称第87师259旅,参加了一二八淞沪抗战,钟彬运筹帷幄,出力颇多。

1933年1月,钟彬调任第87师第261旅第522团上校团长,旅长正是宋希濂,两人志向相同,工作融洽,相交日深,在日后的军旅生涯中,钟彬成为宋希濂不可或缺的助手,也多次得到宋希濂的保荐提携。这一年8月,军政部合并第87、第88师的四个补充团,成立第36师,任命宋希濂为师长。钟彬也随之前往第36师,升任少将参谋长,主持全军编组训练工作。

第36师建军不久,就开赴江西抚州驻防,原准备参加围剿红军。10月间国军第19路军将领蔡廷锴、蒋光鼐会同李济深、陈铭枢等人在福建另立政府,建立“中华共和国”。第36师于是奉命改变作战任务,加入讨逆第5路军序列(总指挥卫立煌)序列,入闽平叛。

第36师入闽后,由第39军军长刘和鼎指挥,参加了对延平县城的包围。延平是福州的门户,福建“中华共和国”政府方面,派其“人民革命军”第5军第10师防守,并以一营兵力,占领城外制高点九峰山,构筑碉堡,对攻城部队造成很大威胁。

抗日战功

  松沪会战中,钟彬作为 张治中所率87师259旅参谋长参战。2月中旬,日军第24混成旅团、第9师团等增援部队陆续抵达上海,鉴于日军增兵上海,19 路军势单力孤恐难持久,时任87师师长张治中向 蒋介石 主动请缨,得到蒋介石的批准。2月14日将分驻京沪、京杭地区的第87、第88师组建成为第5军,由第87师师长张治中兼任军长,统一指挥第87师、第88师、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和独立炮兵第1团 山炮营等部开赴上海,加入第19路军序列。第87师259旅于15日进抵 南翔。日军第24混成旅团从2月20日晨7时30分起,即在重炮和飞机支援下,向庙行猛攻,坚守庙行的第88师顽强抵抗,给予日军重大杀伤,阵地屹立不动。入晚之后,88师阵地工事在日军猛烈炮火轰击下大都被毁,官兵隐蔽于破损 战壕内,直等日军步兵接近,才用手榴弹、步枪 迎头痛击,继而以 肉搏拼杀。就这样血战两昼夜,日军累次攻击均因死伤累累不支而退。22日晨,日军乘大雾弥漫突入 庙行镇东面大小麦家宅88师264旅527团3营阵地,88师副师长 李延年亲自督率264旅迅即投入全部 预备队封堵缺口,战况殊为激烈,整个第5军战线都受到严重威胁,军长张治中亲率预备队教导总队主力(欠一个营),87师259旅增援庙行;教导总队和87师259旅在庙行正面,261旅在左,61师两个团在右,对突入之敌形成三面夹击,经激战后日军除一小部残留在金家宅、大小麦家宅一带,继续负隅顽抗,主力仓皇败退。日军残部直至晚8时30分,才被完全肃清。这一天的庙行战斗,战况之惨烈为 一二八事变开战以来所未见,士兵伤亡逾两千。中外报纸一致认为这是淞沪抗战中我军最辉煌的战绩。26日,国民政府发电嘉勉:“自经22日庙行镇一役,我国我军声誉在国际上顿增十倍。连日各国舆论莫不称颂我军精勇无敌,而倭寇军誉则一落千丈也。望鼓励官兵,奋斗努力!”从25日起,日军改变战术,集中第9师团主力猛攻87师麦家宅阵地一点,至26日8时,日军经过100分钟的炮火准备后,向麦家宅阵地发起总攻,此时87师 防御工事已全部被毁,守军伤亡惨重,因此阵地于11时失守。大撤退时,259旅517团由庙行行抵娄塘附近,遭千余日军自 浏河猛扑而来,战斗打响后,日军兵力越来越多,其火炮也开始向国军阵地轰击,各部均死战不退,将来袭日军抑留在娄塘附近。激战一直持续到3日8时,日军主力约四千人赶到,开始向517团阵地发起全线攻击,并向国军右翼迂回。兵力众寡悬殊,日军竟突破前线阵地冲到朱家桥北岸517团团部门前,全团战线岌岌可危,就在此万分紧急关头,第1营第3连奋勇冲杀,将突入阵地之日军击退。10时许,第259旅旅长孙元良带参谋长钟彬等急赴517团团部指挥作战,督令所部必须顽强抵抗,张治中闻讯后一面急令驻 蓬阆镇的独立旅第1团迅速增援,一面令位于太仓的261旅前出掩护259旅左翼,并令嘉定的88师固守嘉定城,屏障259旅的右翼。此时娄塘一线日军已增至七八千人,517团孤军力战,弹药已将 告罄,中午过后,各阵地相继被日军突破,日军越 娄塘镇连占附近各村落, 兵锋直陷 贺家村。退至葛隆镇指挥作战的旅部于15时,急报张治中军长:517团现受日军包围,团长失踪,我部在葛隆镇。钱门塘将有危险,请军长火速转移。张治中接报后,马上电令259旅,独立旅第1团即可到达,517团坚持到日落后即向葛隆镇撤退,在河川岸线占领阵地。16时,援军独立旅第1团终于到达葛隆,迅即控制最后 抵抗线,并向前线增援。这时517团已到了最后时刻,朱家桥左翼也被日军突破, 张世希团长率所部官兵抱必死之心向蒋家村拼死冲击,在日军机枪火力下,我军战士前仆后继,有进无退,杀声震野,势不可当。日军竟然挡不住这一支部队的决死冲击,向后退去,娄塘镇之危遂解。517团残部一直杀到外冈与88师会合,后经昆山转赴新阵地。娄塘一役,日军集中主力企图突破嘉定、太仓中间地区,直下铁路,截断国军退路。若不是517团奋勇死战,一旦日军趋葛隆,陷钱门,直下铁路,第5军和第 十九路军的退路就全断了,那后果是不堪想象了。

发布者:知识学院,火焰兔收录并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做权威认证,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https://huoyantu.com/8236.html

(0)
上一篇 2021年3月30日 下午2:29
下一篇 2021年3月30日 下午2:29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