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惠丽

钱惠丽,国家一级演员,著名徐派小生。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会上海市委员会常务委员,上海市政协委员。现任上海越剧院副院长。主要剧目有《红楼梦》、《西厢记》、《追鱼》、《西施归越》、《紫玉钗》、《啼笑姻缘》、《真假驸马》、《玉簪记》、《断指记》、《舞台姐妹》、《白衣卿相》等。

钱惠丽

钱惠丽 – 个人简介

钱惠丽,女,越剧小生。浙江诸暨人。自幼爱好越剧,1979年高中毕业后考入诸暨越剧团,进县戏校培训,工小生。一出开蒙戏《红楼梦》,因其扮相漂亮嗓音亮丽,脱颖而出,以《哭灵》一折参加绍兴地区青年演员汇演,获优秀演出奖,接着参加浙江省青年演员汇演,获学员表演优秀奖。1981年9月转为诸暨越剧团正式演员,挑起演出的大梁,主演了《红楼梦》、《碧玉簪》等剧目。1983年来上海演出《红楼梦》,得到徐玉兰的指导,一炮打响,后正式拜徐玉兰为师,继承徐派艺术,几度到红楼团习艺。1988年,正式进入上海越剧院,成为红楼剧团领衔演员,主演了《红楼梦》、《西厢记》、《追鱼》、《西施归越》、《紫玉钗》、《真假驸马》、《啼笑因缘》、《玉簪记》、《断指记》、《舞台姐妹》、新版《红楼梦》等剧目。曾获1984 年江、浙、沪越剧青年演员电视大奖赛二等奖,1988年全国中青年演员广播大奖赛优秀演员奖,1994年“宝钢高雅艺术奖”,两度获得上海市白玉兰戏剧表演主角奖,中国戏剧梅花奖和第九届文华表演奖。享有“越剧之星”、上海市优秀青年演员“十佳”的荣誉称号。多次赴泰国、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演出。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的政府特殊津贴。出版过个人戏曲CD专辑及十多种音像制品,1993年1月知识出版社出版了《越剧之星——钱惠丽》。现任副院长兼红楼剧团团长,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政协委员。

钱惠丽 – 艺术人生

“老祖宗”成人之美

谈起惠丽的演艺生涯,这出她演了上千场的经典越剧《红楼梦》是说什么也绕不过去的。惠丽生长在西施故里诸暨,从小最爱看、最爱唱的就是越剧《红楼梦》;她1979年考进诸暨越剧团唱的第一段戏就是《红楼梦》里的“金玉良缘将我骗”;作为学员的她,18岁赴省城会演拿到的第一个奖,也是演唱《红楼梦》里的徐派“哭灵”;之后,她在团里学演的第一出大戏还是《红楼梦》。回忆往事,惠丽最感谢的就是在经典《红楼梦》中扮演“老祖宗”贾母的周宝奎老师。“那是1981年5月,我们在省人民大会堂演出《红楼梦》全场。正好陪香港朋友到杭州游玩的周老师从报上知道了消息,第二天晚上就赶来看戏了,还答应介绍我向徐玉兰老师学戏。”不久周老师退休了,应邀来诸暨排演《碧玉簪》,惠丽出演剧中王玉林。周老师当时曾坦率地说:她实际上是为钱惠丽去的。在杭州看了她的演出,很高兴,认为她就是年轻时的徐玉兰。她和徐玉兰亲如姐妹,有责任为徐玉兰物色一位徐派传人。所以就想盯住钱惠丽,帮助她成才。因为发现一棵好苗子实在太不容易了。”

有一天排完《碧玉簪》,惠丽问周宝奎老师:“团里还要演《红楼梦》,想请你扮演老祖宗。”周老师却摇头说不能接,她不是谦虚,是怕演不好。贾母的性格很复杂,气质也较难把握,现在上了年纪,加上电影对观众的影响太深,弄不好会失了分寸。而《碧玉簪》里的婆婆,基本上是个劳动人民的形象,‘手心肉,手背肉’,这种婆婆生活中很容易见到,也容易排。”周老师对待艺术、对待角色的认真态度,从此牢牢刻在了年轻惠丽的心中。

石头城立雪“徐”门

谈起“立雪徐门”的过程,钱惠丽说,当初就像做梦一样。那时,在她们这些小演员的眼中,徐玉兰老师简直是有点神化了的形象。上海越剧院的著名琴师李子川老师把她的录音唱段放给老师听,才使她终于有了登堂入室的机会。那是1981年6月,她第一次来到上海,来到老师在复兴西路的家。老师指出了她的演唱温柔潇洒有余,刚劲稍嫌不足的问题,给她讲解小生要表现男性的刚强坚毅性格,要柔中有刚,并示范了徐派唱腔刚柔相济的特点,还鼓励她训练好形体,掌握好徐派的科学发声方法。1983年,她第一次随团来上海演出。年近花甲的老师看了《红楼梦》试排后,毫不客气地要求一场一场翻掉原来的演出路子和动作。原来她们带来的戏是按电影排的,许多地方舞台调度不合理,人物把握也不合要求。老师自告奋勇,义务当起了艺术指导,啃着自带的面包,整整忙了3天,手把手地为她们重排了一遍徐派《红楼梦》。

演出在上海大获成功后,老师还亲自出面争取新闻界的支持,并主动邀请“红学”专家前来观看,对戏评头论足。接着,老师又自费赶到南京,为她们纪念曹雪芹逝世200周年演出的《红楼梦》压阵把场。在上海时,周宝奎就有意请徐玉兰正式收惠丽为学生,但徐玉兰是个重实际不计较形式的人,她说:“拜么不要拜了,反正认她是学生,一定很负责地教。”在南京,大家重提此事的时候,老师还是没同意。最后是在老师的送别会上,面对满堂热情的呼吁与掌声,老师才笑着点头道:“本来不同意搞收徒仪式的,但大家这么热情,今天就正式收了。”没有送礼,没有繁文缛节,只是恭恭敬敬鞠了3个躬,惠丽就这样在“石头城”如愿以偿地成了徐门弟子。

用演唱征服观众

惠丽说,老师一直教导她,越剧艺术要靠优美的唱腔打动观众,要用传神的表演征服观众,唱腔与动作表演一样,也应该是可见的形象。所以,她尽量通过不同的唱,把自己内心深沉的感情传达出来。在《红楼梦·金玉良缘》中,那句有名的“第一件称心满意的事呵”的唱腔,她就与一般演员唱的不一样。她把人物当时内心的喜悦和单纯天真的内心世界,通过唱腔形象地展示出来,运腔华丽而不周折。演“哭灵”时,她也努力把悲壮的感情通过欲哭无泪的唱腔表达出来。她说,观众是来欣赏艺术的,而不是来看你怎么掉眼泪的。总结学唱徐派唱腔的体会,惠丽强调绝不为唱而唱,既要注意用腔,又要注意不能过分卖弄技巧,而要让技巧为抒发感情服务。比如,不能适当地运用一些小腔,唱起来就会显得太直白无味;但也不过多使用小腔,唱得太花哨,那是画蛇添足。像《孟丽君》中她所唱皇帝见到孟丽君画像时的那一句“妙啊”,就既有徐派特色,又有皇帝内心中乐滋滋感情的真实流露。在《紫玉钗》中,她将李益这个人物潇洒倜傥和浓重的内向感情抒发有机结合起来,也获得了成功。

惠丽并不满足于唱得像老师,而是如老师所要求的那样,去把握人物性格,体现人物个性。惠丽说,徐派唱腔具有高亢激越的特色,即使同是高音,公子王孙和风流小生的唱腔,棱角较多,节奏也较明快飘逸;而一般书生的唱,虽有时也用高音,但总体上比较随和、平缓、低沉。如演穷书生张珍在碧波潭边独自叹息时,其中“鲤鱼,鲤鱼呵”一段她就借用了“哭灵”的曲调,但唱得比较低沉一些。

魂牵梦绕韩非子

惠丽并不满足于只是继承老师的流派剧目,更不希望舞台上那个风流倜傥、多情温存的贾宝玉成为她演艺生涯中的唯一高峰。她想创造全新的、完全属于自己的舞台艺术形象。为此,她在《西施与范蠡》中尝试扮演由书生而成政治家的范蠡,并努力表现他感情细腻而复杂的一面,老师夸奖她演的这个人物很可爱。她还在一个带有宗教色彩的神话故事《神王恋》中走出了传统的“才子佳人”模式,扮演了一个敢爱、敢反抗的主人公天门,该戏还得到了时任上海市长朱镕基的称许肯定。此后,惠丽又排演了《西施归越》《舞台姐妹》《白衣卿相》等新戏,期待着新的突破。终于,惠丽迎来了由姚金成、卢昂联手编剧的《韩非子》。可以说,从8年前看到剧本,韩非就驻扎到她的心里了。8年来,尽管由于种种原因,这部戏迟迟未能排演,但她始终魂牵梦绕,终于等来了梦想成真的一天。

惠丽坦言,在越剧舞台上像韩非这样内涵丰富的人物并不多见。“人们看惯了才子佳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也看惯了温文尔雅的书生形象。而韩非是个文人,是个理论家、政治家;他有绝世奇才,但不被本国君王赏识;他与宁阳公主相知、相爱却又不能结合;他与秦王惺惺相惜却又志同道不合。最后,这位才华横溢、忧国忧民的堂堂大丈夫,带着一身傲骨,带着一颗秦王永难征服的骄傲之心走了。”惠丽认为,这是一部非常有厚度、有深度的新戏。它将战国这一雄伟、豪迈的时代氛围与越剧本体抒情、诗意的艺术特点有机融合;将诗意与豪迈、委婉与荡气相交织,不仅有历史的纵深感、沧桑感,更有着人物独特的个性光芒,在细腻深邃地挖掘主人公韩非复杂跌宕的心路历程的同时,将戏剧冲突的尖砺、情感纠葛的强烈及人物性格的变化发展统一在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中,让观众为情而牵、为事而悬。

为了准确塑造人物形象性格,将活生生的韩非展现在越剧舞台上,惠丽这些年来坚持多方求教,潜心钻研,反复思索,即使到新加坡、台湾等地演出,也不忘买上几本有关韩非的书籍带回来,希望从各种角度最大限度地了解人物、理解人物。惠丽动情地说:“我们这一代演员已迈入中年,艺术创造力进入鼎盛期的同时,也意味着舞台生命越来越短暂,能碰上自己心仪的题材和剧目,是非常幸福的事,再累都值得。”

钱惠丽 – 个人轶事

啃“硬骨头”

钱惠丽擅长演绎“才子佳人”题材的越剧,如今要一试腥风血雨的战国时代。上海越剧院打造的新编历史剧《韩非子》在逸夫舞台正式亮相,由钱惠丽、方亚芬、章海灵、黄慧、金红主演。从10年前的《孤潇吟》到现在的《韩非子》,剧本经历了16稿才最终定型。该剧讲述了在秦国统一六国前夕,韩非临危出使秦国,与秦王嬴政相知相赏、相斥相拒的矛盾过程,以及与同门师兄李斯、公主宁阳相依相傍、相泣相戮的情感纠葛。演绎韩非这样的政治家,原本更适合京剧或话剧等剧种,正如导演卢昂所说“韩非这个男人不是给他安排一场恋爱就能解决的”。这么硬的题材,更多演绎花前月下故事的越剧将如何体现?卢昂称,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因此剧本虚构了一个女性角色———秦始皇的妹妹宁阳公主,她与韩非相知相爱却无法结合,诸多戏剧冲突统一在凄美的爱情故事中。主演钱惠丽表示:“唱腔和音乐是一个剧种的血液,只要不换血,即使题材变了,越剧还是越剧。”

20年前,钱惠丽因《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角成名;10年前,《舞台姐妹》回归她的女儿身;如今她则将挑战一身傲骨的男人。她表示,正是出于对这个人物的喜欢,也为了自己的艺术之路有所突破,才一头栽了进去。从2000年接触到韩非这个角色起,她就潜心研读关于韩非的书籍,甚至在外演出时也不忘搜集,希望能从各种角度最大限度地去理解人物

女儿大了

钱惠丽15岁了,俗话说,“女大十八变,人大心也大”。这时的钱惠丽,已不满足于把《红楼梦》唱段维妙维肖地唱给家里人听,唱给村里人听,唱给老师听,而是产生了一种想冲出小山村、到更大的社会舞台上去唱的欲望。她开始注意报纸,看有没有登哪个剧团招收新生的消息。一天,她突然发现报上登着一条消息,说浙江艺校在嵊县招收新学员,顿时便欣喜若狂,回到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我想去嵊县考一考,假使能考上,连工作也解决了。”妈妈紧皱着眉头不说话,她是不放心女儿跑那么远的路去考。爸爸倒很通情达理,先松了口:“让她出去走走吧,现在是新社会,姑娘大了,也应当让她出去闯闯,老舍不得放手,孩子也得不到锻炼。”钱惠丽懂得爸爸的意思,他并不认为女儿能考得上,实际上是给她一个到外面去见见世面的机会。

钱惠丽和一位女同学两个人从家里出发,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衫,肩上背着一只旧书包,包里除了带一件换洗衣服、毛巾,就是妈妈准备的一小包干粮。两个姑娘兴匆匆只顾赶路,心情特别好,边说话边赶路,有时在前不着店、后不靠村的地方,为了排遣寂寞,偶尔还唱几句。两个姑娘根本不象赶考的考生,倒象是两只刚出笼放飞的小麻雀哩!

发布者:知识学院,火焰兔收录并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做权威认证,如若验证其真实性,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https://huoyantu.com/8211.html

(0)
上一篇 2021年3月30日 下午1:29
下一篇 2021年3月30日 下午1:29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