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继荣

刘继荣,女,作家。作品屡获《读者》《青年文摘》“最受读者欢迎奖”,赢得两岸读者一致好评。 2008年被教育部聘为中小学课题组专家。多篇作品被教育部课题组选入作文教材。

作家刘继荣

  刘继荣,女,作家。作品屡获《读者》《青年文摘》“最受读者欢迎奖”,赢得两岸读者一致好评。 2008年被教育部聘为中小学课题组专家。多篇作品被教育部课题组选入作文教材。 面朝天山,春暖时,常常花还未开,不过,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喜欢写自己的故事,也写别人的故事;喜欢简单平静的生活;喜欢干净温暖的文字。文章取材多是在常人眼中不屑的生活小事甚至琐事,却处处折射着纯,美,真,善等使人倍感从容温暖的贴心慰藉,作者以不同于常人的思维与心态,甚至反与普通作家的着笔模式,描绘出一盏盏温暖孩子照亮父母的心灵烛光。作品上乘,无论从单字或词汇的酌审,还是句子段落的精编,都透着浓浓质朴却又清新优美的味道,一如她作者笔下浓浓质朴生活中所养育出的清新优美的孩子们。文章以简单精爽的言辞悦人,以隐潜深刻的道理折人,以微小隽永的故事暖人,几乎每篇文章都能引起广大读者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强烈反响与广泛共鸣。刘继荣的文章作品若字字珠玑是假,那篇篇锦绣章章绝伦却实不为过,如:《穿西装的斑点狗》《谁在惦记你》《中等生》《遇见世上最好的爱》等等。作家既能在平凡的生活琐碎中,描述并沉醉于孩子的稚嫩与伟大可爱与坚强之中,相信生活跟孩子所馈赠给她的,亦是大大超于常人的快乐跟幸福。

  

出版作品

  《遇见世上最好的爱》

  内容简介:

  讲述母子间平凡而感人的点点滴滴……

  融汇家庭幸福与亲子融洽的生活真谛……

  在历经二三十年望子女成龙凤的高压教育之后,新一代的父母,对孩子的要求与期待已脱上一辈父母“圆梦”心结的取向,取而之 的是,希望子女找出自己的路,快乐与成就兼得。在书中,你会发现,你和孩子交往中发生过细微的生活小事也会让人潸然泪下、荡气回肠,《遇见世上最好的爱》适合做为现代父母成长与教养的省思,亦不失是一股支持父母改变的力量。

  关于这本书:

  台湾亲子类畅销排行榜第1名

  荣获《读者》《青年文摘》“最受读者欢迎奖”

  在母亲与孩子的故事里,你会重温那份久违的感动!

  在很多母亲眼里,养育孩子的体会除了艰辛还是艰辛;

  在很多孩子心中,母亲对自己的要求和期待总是太高。

  母子间应该是一种怎样的亲情关系?幸福难道离我们还很遥远吗?

  在书中,作为一个母亲,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用朴实而感人的文字娓娓道来,告诉你,在孩子的成长中,母亲除了艰辛还有感动——请你一定要相信,遇见了孩子,就是遇见了世上最好的爱!同样,对孩子来说,母亲守望的是快乐成长的孩子,而不是那一张张卷子上枯燥的分数。

  作者在母子的动人故事中,寄寓了平凡而不乏深刻的亲子教育真理,对读者来说,阅读这样一《遇见世上最好的爱》不仅可以享受文字所带来的美的熏陶,同时也会顿悟相伴孩子成长的快乐之道!

  在守望与成长的交织中,你会发现幸福其实很简单!

共鸣文章之精选

  《穿西装的斑点狗》

  儿子一直认为他的名字太没有创意,不能让人刮目相看,于是自己作主起名斑点狗,没有人叫他,他自己也忘记了这个很酷的名字,只有我还记得。

  他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和一起慢慢长大。到了5岁,仍然没有表露出任何成为神童的征兆:他不喜欢吃梨,自然没有让梨的[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女孩子,只有英挺的眉毛让他像个有主见的男人。他离我很近,我闻到了他身上儿童护肤箱的味道,这令我在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很快就能回家,我找到了一种安定的感觉。

  后来,我不停地转院,去了很多能去的医院,最后又坐着轮椅回来了,只有在做梦的时候,我享受着行走自如的感觉。我变成了每时每刻都要别人帮助却在任何时候都是脾气的病人,我憎恶着现实,憎恶着自己。

  这时候,5岁的斑点狗守在我旁边,我固执地要他走开,他坚持要喂我吃药,我烦躁地说:“你太小了,知道吗?你还要人照顾呢!”我看见他睫毛下面两大滴泪闪来闪去,却不肯落下来,仿佛那泪也怕碎了似的。我气得发抖,用眼神命令他出去,他看懂了,也服从了,在他轻轻带上门的那一刹那,我的泪滚滚而下,我知道生命真的是太重太重了,已经压得我抬不起头了。

  过了很久,我了轻轻地推开门,走到我面前,他的硬硬的倔强的头发上好像打了摩丝。他穿着爸爸的西装,衣襟拖在膝盖下面,单眼皮的黑眼睛,长长的脖子,像足了那个叫三毛的流浪孩子。领带看上去像条绊马索,可是他的每一个扣子都扣得很齐整,领带也打得很像样子,他平青地说:“妈妈,你现在看清楚了吗?我是大人。”

  也许我真的没有发现,他居然能做很多的事出有因,给我喂药,梳头发,洗脸,洗脚,扶我慢慢地学习走路。我那时动不动就做噩梦,常常会在深夜里惊叫,每一次都是小小的斑点狗把台灯打开,叫醒惊悸的我。昏黄的灯光里,他的脸看上去很安静,小小的手,为我拭着额上的冷汗,给我盖好被子,不住地对我说:“不怕,不怕,我在这里,妈妈不要害怕,有我呢!”

  可是,我的病情就那样不好不坏,仿佛要永远这样。

  那天,他在电话里对别人说:“我妈妈已经好了,她能走走了,也能做饭了,她每天都领我去公园里划船。”

  这惹恼了暴躁的我,我愤愤地骂了他一顿,怪他向别人撒谎。他站在我身边,没有争辩,也没有流泪。我使劲地推了他一下,他流泪了,惊叫起来:“妈妈你好了,你已经有力气推人了!”我愣住了。

  午睡被一种很轻的声音惊醒,原来儿子正在自言自语。他用了极低的声音说:“妈妈已经好了,妈妈会走路了,妈妈每天都领我去公园。”

  我躺着没有动,他用祈祷的声音低低地、一遍一遍地说着,也数不清说了多少遍,那么专注,那么认真,那么固执,好象要一直说下去。

  西方那个远远的上帝会听到他的祷告吗?东方那个莲花座上的慈悲女人会听得到他的祷告吗?

  我微微睁开眼,他将玩具兵摆放在自己面前,拉出一个很神气的兵说:“你是院长吗?为什么还不把我妈妈的病治好呢?”

  “我已经用了最好的药了。”

  “你一定没有用,要不我妈妈早就好了,请你一定要治好我妈妈。”

  他又拉出两个兵来:

  “你是医生,你是护士,对吗?你们为什么不赶快治好我妈妈的病呢?你们说吧,想吃馄饨还是想吃板刀面?”

  那两天正上演《水浒传》这正是阮小二对宋江说的话。

  我忍不住想笑,忍住了之后,又觉得想哭。

  “你别急,你妈妈就要好了。”

  “求求护士阿姨,求求院长叔叔,求求医生叔叔,求求你们,求求所有的医生,快给我妈妈治病吧。”

  他累了,却总是不肯好好睡下,他在独自一个人做着游戏,做着妈妈会好的美梦,他在求一切他认为有能力有爱心的人,他相信这些力量一定可以救治他的妈妈,而我却相信着他的力量。

  于是,我学习走路,学习吃饭,学习穿衣服,在30岁以后,我学习着在3岁就掌握了却在一场病中失去的本领。

  学会刷牙的时候,我有一种满足;能够洗脸的时候,我有一种惊喜;一个人蹒跚地走在路上,看见大片大片的野菊花把路两边都染成了深紫色,我更是有一种异样的幸福。请原谅这个太容易满足、太容易惊喜、太容易幸福的人,因为她体会了失去一切东西时的艰辛,所以,现在她活在一种快乐里。

  我的孩子总会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他如同一个不放心的大人看着一个小孩子出门那样,在后面悄悄地看着我,看我会不会听跌倒,并时刻准备着跑过来搀扶我。

  在那些漫长的日子过后,他终于可以放心我一个人出去了。

  现在,他是一个四年级的学生了,他从来没有得过第一,只有一次考过第二名。

  现在,他就在我旁边,我正写着这篇文章,电脑里播放着《中国功夫》:“南拳和北腿,少林武当功,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他举着一根晾衣竿,演练着自创的武功,一招一式都虎虎生风。是的,你不得不承认,他赢了,也许他根本没有把这当成一场战斗,只是他很投入,投入到了赢了结局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所以他才会赢。

  现在,他仍然是那个没有什么特长的孩子。像大部分孩子一样,会淘气,会惹祸,会哈哈大笑,有时候会害羞,会在你想让他表现的时候说出一句让你颜面扫地的话,因为他不知道大人的面子有时候要小孩子来支撑。

  他不觉得他遇到了什么,那一场风流没有让他老成起来,没有让他特别懂事,或者在别的方面有了什么感悟。仿佛一场风一场雨,来了就来了,去了就去了,没有惊心动魄,也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若狂。他太小了,就让他浑然不觉吧。也许这才是对的。

  生命里通外国有许多的东西,而他有他的快乐,我有我的悲喜,我们在戈壁遇到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沙尘暴或许惊吓了成人,在孩子眼里却是风景。在尘世里我们相遇了,并且成了一家人,成了互相依靠的朋友,就这样好了。

  此时,他靠着我,看我写下的字,一会儿笑了,就是这样的!他叫道。有时,他迷惑地说,是这样吗?我忘了,还记得一点点。

  而我,怎么可以忘记呢?

   《谁在惦记你》

  快下班的时候,我无缘无故地喷嚏连连,同事说,谁在惦记着你呢?

  窗外没有阳光,天空是制服般的冷灰,连微笑也是公式化的,谁在惦记着我呢?

  谁会惦记着你所在的那个城市的气温,谁会惦记着你很久以前说过的一句话,谁会惦记你是不是不开心,又是谁惦记着你在深夜里发一个短信给你?

  想起一个人,一个许久没有联系过的朋友她曾经说过我不美丽,也不勤劳,也不勇敢,可是我善良,我是她从任何搜索引擎上也有搜不到的好友人选。

  上大学时,她在我的下铺,不爱说话,每次我感冒都会从下面缓缓升起一个杯子,是我最讨厌的温吞白开水,然后是更令我厌恶的各种颜色的药片,喝光水,把药就顺手夹在床头一本同药一样的枯燥的书里。后来我偶尔打开那本书,里面黄黄白白的小药片那么精致而玲珑,那些经年的药片,像是当时没有认真看后来才读懂的留言,整本都有清淡的药香,一下子,鼻子酸,眼睛也酸,忽然就有了感冒的症状,才知道,感冒实在是一种幸福的滋味。

  日子如流水一样地过,奔波在烟火红尘里,永远地忙忙碌碌,不知不觉间,我们在人海里走散了,失去了彼此的消息,可是我们仍然牵挂着她,相信她也一定会惦记着我,那些曾经从心底开出的花儿,在匆匆的流年里会老去,所有的花瓣都飘零之后,却留下了一粒粒晶莹的种子在某一个不能预见的日子,繁花会开满光阴的两岸。

  窗外已经开始飘雪,细碎的沙粒一般的雪,满天满地无处不在。

  也许惦记着我的是年迈的双亲吧?他们打电话来永远是那几句:家里都好,你很忙,不要惦记我们。可是他们却一直一直的惦记着我。

  雪大起来了,大片的雪花旋转着飘飞着,落下来,落下来,纤巧的娇憨的落花,厚厚地堆积着,它傻傻的只会爱,所以才不会碎,不会痛。

  “刘继荣,刘继荣!”谁在大雪里锐声叫我的名字,我连忙答应着,随即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我的儿子已经泣不成声:“你的手机怎么总是联系不上?预报今天有寒流,有大雪。以为你跌倒在雪地里,你怎么会这样?刚才我喊妈妈,那么多妈妈都跑过来,我只好叫你的名字。”自从我生一场大病之后,他常常是天气预报的热心小观众,关照我添减衣服,而且关照好自己不要感冒,有时候他絮絮叨叨地告诫我的时候,我真的会怀疑他是不是只有十岁。

  “要过马路了,小心车!”那么熟悉的声音。我过马路的时候,永远都是让人担忧的心不在焉,最早是父母无数次地叮嘱我,并且不辞辛苦地送我去学校,后来在外地上学的时候,总是好朋友挽住我的臂,和我一起过去。再后来是老公紧抓住我的一只手,现在他到外地了,我的孩子又抓住我的手,他第一次焦灼地喊的是:汽车,小心啊,快让开!我妈妈要过马路了!

  仿佛我是一辆坦克,一不小心就会把别人的车撞坏。他喊得那么响,匆匆过往的行人,淡漠的脸上都有了明亮的笑意,

  北国的寒风是锐利的,儿子拿出一条长长红围巾给我系上,那是他亲自为我挑选的。

  路灯亮起来了,数不清的雪花舒展着玉色的小翅膀,满世界飞舞,我们仿佛走在涌动的花海中,整个天地间都是令人恍惚的落了又开的繁华。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