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本斋

马本斋(1901~1944),原名马守清,经名尤素夫·马本斋,回族,河北献县人。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冀中军区回民支队的创建人,抗日民族英雄。

马本斋 – 简介

马本斋1901年出生于河北省献县东辛庄。自幼聪颖,读过私塾,粗通文墨,后为生活所迫,随父亲到东北。之后投身奉军(东北军)。1924年入“东北讲武堂”学习,在讲武堂毕业后,从士兵升先后任排长、连长、营长,直至升任奉军独立 21 师第四团团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因不满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毅然弃官还乡务农。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马本斋响应中国共产党号召,率领弟弟和几十名群众在家乡组织了“回民抗日义勇队”。他们的行动受到了孟庆山领导的“河北游击军”的支持,很快扩充、改编为“河北游击军回民教导队”。1938年5月,与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领导的回民干部教导队合并为回民干部教导部队,马本斋任总队长。1938年9月,部队在河间整编时扩大到六七百人。10月,他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在入党志愿书上写道:“我决心为回回民族的解放奋斗到底,而回回民族的解放只有在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才能实现。”

1939年日寇扫荡华北,马本斋领导的回民支队在河间、青县、沧县地区转战,并在各大清真寺帮助“回民抗战建国会”组织伊斯兰小队,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在日寇对冀中根据地的扫荡中,与八路军主力纵队和贺龙、关向应率领的120师协同作战,消灭土匪武装第六路。回民支队威震冀中平原,有“攻无不克、无坚不摧、打不垮、拖不烂的铁军”之誉。

1940年,马本斋指挥部队使用围点打援战法取得衡水康庄战争的胜利,又组织精干的小分队巧取深县榆科伪军据点,巩固了队伍。1941年,为了招降马本斋,消灭回民支队,日军血洗东辛庄后抓走了马本斋的母亲。日军对马母威逼利诱,让她写劝降信说服儿子“归顺皇军”,享受“荣华富贵”,但马母坚贞不屈,为了不让敌人利用自己牵制儿子,马母痛骂汉奸,并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争,最后光荣牺牲。得知母亲牺牲的消息,马本斋强忍悲痛写下“伟大母亲虽死犹生,儿定继承母志,与日本人血战到底!”的壮语。

1942年6月,马本斋率回民支队转移到冀鲁豫边区。后任八路军冀鲁豫第三军分区兼回民支队司令员,采用游击战术,率部在冀鲁豫平原上进行了大小数百次的战斗,取得了“反扫荡”战斗的多次胜利。他勇谋兼备,注意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民族平等政策,在冀鲁豫地区为粉碎日军扫荡、建立巩固的抗日政权作出了重要贡献。

然而在长期的战争生活中,马本斋营养不良,积劳成疾,突发急性肺炎,1944年2月7日在山东省莘县不幸病逝于冀鲁豫军区后方医院(今河南濮阳县小屯村),终年43 岁。

马本斋 – 生平经历

一、回民支队驰骋冀中

百团大战后,敌人大为恐慌,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随即抽调大量精锐日军回师华北,并将战略矛头指向冀中地区。侵华日军首先从平、津、保三角地区的大清河一带开始,疯狂推行“治安强化运动”,修公路,筑碉堡,挖封锁沟,强行组织联保,实行“军事、政治、经济三位一体的总力战”,企图连“点”成“线”,结“线”成“网”,分割、蚕食直至最终消灭我抗日根据地。

1941年1月,为了粉碎敌人的罪恶阴谋,马本斋奉命率部北上,挺进到大清河以北,直逼敌人在冀中的心脏保定。在日军的“确保治安区”里,马本斋成功地运用了“推磨”战术,利用容城一带的有利地形,牵着敌人的鼻子转。当敌人极度疲惫的时候,就吃掉他一部分。马本斋告诫指战员,要取得游击战争的胜利,必须完成“吃得饱,睡得着,走得快”三大任务。连以上干部要熟悉敌情、民情和地形,“心中必须装着几本地图”。

这一带沟河纵横,水网密布,又靠近华北明珠白洋淀。马本斋要求战士迅速会驾船、泅水、搭浮桥等新本领。2月中旬,命一大队围攻小庄据点,吓得周围的敌伪军龟缩据点之内达七日之多。随后,在白沟河伏击敌汽艇两艘,击毙敌伪军30余,发动群众破坏敌道路和通讯线路上百里。日军气急败坏,组织大兵团进行追剿。马本斋率部绕容城转了几个圈子之后,突然急行军南下至流通镇渡口。此时,马本斋派出的接应分队早已准备好200多条鱼船。一夜之间,数千兵马全部进入白洋淀的茫茫芦苇荡中。日寇追兵到此,也只有望“洋”兴叹。

马本斋和支队健儿在白洋淀里打鱼织席,休整兼旬,又乘敌不备于5月26日把无极县的南焦、北苏、东阳3个据点团团围住。同时发动数千群众扒毁正定至无极的公路70多里。然后,向敌据点猛烈攻击,打掉了敌人的碉堡、岗楼。6月,发动群众4700人,破坏定县公路24里,并焚毁碉堡1座。军民协同作战,人民战争大显神威,粉碎了敌人分割蚕食我根据地的“点、线政策”。马本斋率回民支队屡渡大清河,三下白洋淀,在敌人的腹心地带忽隐忽现,上岸能打,下淀能藏,纵横捭阖,游刃有余,消耗和钳制了日军的大量兵力,保卫冀中抗日根据地。1941年6月,马本斋率部参加青(县)大(城)战役,来到家乡献县东辛庄。全村男女老少兴高采烈,喜气洋洋,纷纷腾屋扫院,热情招待子弟兵。马本斋把郭陆顺政委、丁铁石主任、张刚剑参谋长以及刘世昌、金民等同志请到自己家中。马母不顾年高亲自烙大饼、炸油香忙不迭款待亲人。第二天下午,召开了军民联欢暨战前动员大会。马司令员、郭政委以及村长、战士家属代表都讲了话。清真寺的阿訇为部队做了祈祷。他说:“我们穆斯林同胞为有自己这样的一支队伍,为有本斋司令员这样的领头人感到自豪。吾的主,保佑我们的队伍到河东去多打胜仗,凯旋而归。”

会后,马本斋率回民支队转战于子牙河两岸。困景和、围大屯、打淮镇,数月之间,作战27次,歼敌500余人,俘日军少尉、准尉3人,伪军100余人,缴获步、机枪300余支(挺),打得盘踞河间的山本联队胆颤心惊,百人以下的小股敌人不敢出据点一步。 日军联队长山本大佐凶狠狡诈,他派出许多特务到处放风,说“马本斋只要拉着队伍过来,最低给个师、旅长。”“整个沧州十县都归他管。”妄图以高官厚禄动摇马本斋的抗日决心。马本斋对他这一卑劣伎俩嗤之以鼻。他让俘虏告诉山本:“八路军的政策是不杀俘虏,只要山本放下武器,也保证留他一条狗命!”

二、大义参天 母子英雄

山本屡战屡败,一筹莫展。他听说马本斋最孝敬母亲,便采纳了叛徒哈少符的献计,决定抓捕马母,逼降素有孝子之名的马本斋。同时,以马母为饵,诱使马本斋率部来救,乘机消灭回民支队。

1941年9月25日(农历八月初五)晨,山本联队的500多骑兵在大队伪军配合下包围了献县东辛庄。围村之前,马母和部分群众已隐蔽到村外的庄稼地里。日伪军挨家挨户进行搜查。将许多群众驱赶到清真寺旁的空场上,四周架起了机枪,用刺刀对准人们的胸膛,逼问马母的下落。乡亲们眼中喷着怒火,没人说一句话,日军宪兵队长猪股和汉奸翻译崔丰久气急败坏,从人群中拉出伊斯兰抗日先锋队队员马维良、马维安。日寇用尽捆绑、吊打、火烧、灌辣椒水等种种酷刑,马氏兄弟宁死不讲。疯狂的日寇遂将二人枪杀刺死。

傍晚时分,一群日伪军将藏在村外的群众也赶了出来,马母就在其中。敌人又在人群中拉出了马母的邻居五十多岁的汉族同胞王兆喜(绰号麻聚儿),日寇用刺刀戳着他的肉,逼问马母在哪里。王兆喜从容地说:“老太太跟他儿子走了。”崔丰久已探得马母在家的情报,于是大吼一声“往死里打!”顿时,马鞭、枪托、木棍应声而下。王兆喜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他始终咬紧牙关,宁死不讲。日寇举起刺刀要杀王兆喜。

“住手!杀人的强盗!”人群中突然传来愤怒的喊喝。马母极力挤出保护他的人群,愤然来到崔丰久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好狗还把三邻护,义马救主人世传。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汉奸!”崔丰久被马母的威严气势镇住了,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谁?”“我就是你们要‘请’的马老太太。” 敌人急忙推来一辆独轮车,几个伪军匆忙把马母扶上车子,马本斋之妻孙淑芳奋力上前,欲代婆母前往,被打倒在地。在大队人马的簇拥下,敌人把马母押至东辛庄附近的臧桥据点。次日,日伪军100余人荷枪实弹,分乘五辆军用汽车将马母带到河间县城。

马母被捕的消息传到回民支队,战士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攻打河间救出马母。对于敌人的凶残卑劣,马本斋十分清楚。想到年迈的母亲生死未卜,他顿感五内俱焚,真恨不得即刻攻城救母,拼他个鱼死网破。但是身经百战的司令员一眼就识破了这是山本设下的囚母迫降和金钩钓鱼的连环毒计。他强忍悲愤劝告大家:“山本抓我母亲用心毒辣。他是想激怒咱们冒险行动,趁机吃掉回民支队。咱们要以党的事业和抗战大局为重,决不能上敌人的当!” 马母到河间后,日军联队长山本大佐按回民风俗摆下丰盛的宴席,还配有各式糕点水果,假惺惺地要为马母压惊。山本满脸堆笑,请马母用餐。马母声色俱厉:“我是中国人,不吃日本的饭!”山本讨了个没趣,遂领宪兵队连夜审讯马母。

宪兵队的审讯室森严而恐怖,老虎凳、皮鞭、烙铁、竹签等种种刑具一应俱全。伍长左次身挎战刀,目光凶狠。当问马母有几个儿子,叫什么名字时,马母昂首回答:“他们都叫‘抗日’”。左次伸出大拇指奸笑着咕哝了一阵。翻译崔丰久忙凑过来说:“马本斋是皇军佩服的英雄。你要把他找来,起码当个师长、旅长的。”马母反唇相讥:“你们不是要找我儿子吗?他就在河东,有本事和他打去,抓一个老婆子算什么能耐!”左次气得哇哇怪叫,拔出明晃晃的战刀在马母眼前晃动着。马母挺起脖子,眼都不眨一下。审讯只好草草收场。第三天,马母开始绝食,决心以死报国。

山本见马母威武不能屈,又邀来伪河间县长孙蓉图,并指派与马母沾亲的佟万城夫妻侍奉老人家,企图用软磨的办法迫使马母就范。孙蓉图先是对马本斋恭维一番,然后劝马母给儿子写信劝降。马母听着伪县长的一番罗嗦,怒火中烧,一字一顿地说:“告诉山本,我生养的孩子是中国人。他是坚持抗日的八路军,一向不知道有‘投降’二字。我宁死不能写信劝降。”面对如此刚烈的老太太,孙蓉图无地自容,灰溜溜地走开了。

佟万城夫妇五次三番劝马母吃饭,说要是马母有个好歹,他一家人都没命了。马母微微喘息着说:“孩子们,别糊涂了。为了赶走鬼子,多少人丢了命啊。从一到河间,我就没想活着回去。咱可不能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主啊。你们说给本斋,他娘死得值。要他好好打鬼子,就是对娘尽孝了。” 10月4日(农历八月十四),绝食7日的马母壮烈殉国,时年68岁。

马母牺牲后,马本斋及回民支队全军戴孝。他眼含泪水,强压怒火,在母亲遗相前肃立许久,然后奋笔疾书:“伟大母亲,虽死犹生;儿承母志,继续斗争!”

冀中党、政、军、群各界,为马母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延安各界也组织了悼念活动。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司令致电冀中军区,称赞:“中国人民有这样的母亲,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光荣,中国妇女的光荣,而且是中华民族不会灭亡的具体例证。” 经过这一严峻的考验,马本斋对党和民族更加忠诚。他奋不顾身的战斗在抗敌斗争的最前线,被朱总司令誉为“母子两代英雄。” 很快,1941年9月下旬,回民支队抓到了叛徒哈少符,将其处决。此后不久,马本斋又果断地处死了前游说劝降的叛徒马庆来。率部转战沧(县)、河(间)、献(县)边缘地带,毙、伤、俘日伪军500余,迫使山本联队龟缩于河间城内,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马本斋 – 人物事迹

1942年5月,侵华日军在冈村宁次的直接指挥下,集中优势兵力,在冀中地区发动了惨绝人寰的“五?一”大扫荡。敌人采取“铁壁合围”、“对角清剿”、“梳篦剔块”等阴毒战术,实行“三光”政策。冀中大地顿时变成血与火的海洋。

“五?一”扫荡前夕,4月27日拂晓,郭陆顺政委率领的一大队在陈庄突遭交河、泊镇之敌1000余人的袭击。郭政委率部顽强抵抗,激战终日,击退敌人数十次冲锋,毙伤敌200余。黄昏时分,郭陆顺率一大队突围,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8岁。是役支队伤亡80多人。马本斋闻讯,为失去最可信赖的亲密战友而悲痛万分。他把自己心爱的围脖给郭政委围上,抚棺恸哭良久,并亲自执锹埋葬战友。在郭陆顺坟前,他喃喃地说:“郭政委是对回民支队帮助最大的一个人。”

5月下旬,日军集中5万兵力,800辆汽车,企图一举消灭尚在冀中坚持战斗的回民支队。冀中军区急电回民支队离开这一地区,地方党委也送来了情报。由于敌人采用的是大迂回包抄战术,尚无近距离合围的迹象。马本斋不忍放弃艰苦创建的冀中根据地,想再观察一下敌情变化再决定是否转移及转移的地方。6月1日,河间、献县、交河、阜城、东光之敌蜂拥而至,部队陷入敌人重兵包围之中,情况万分危急。马本斋判断,敌人虽然对我已完成战役包围,但对我的具体位置还没搞清楚,尚未形成合击之势。在没有摸清敌人的意图和行动方向之前,部队不可轻率行动,否则即有全军覆灭之危险。马本斋随即派出几支精干侦察分队了解敌情,接着从地图上寻找合适的隐蔽地点。根据地图标识,阜东千顷洼有一大片丛林,于是下达到千顷洼隐蔽的命令。部队星夜出发,边吃边行,向千顷洼急进。到达目的地后,才发现大片丛林已被敌人强制砍伐,只剩下许多荆丛棘树,大树稀疏,部队难以隐蔽。司令员命令部队立即进入附近的高庄、纪庄两个小村子。司令部设在高庄村北的小场屋内,战士们严密设防,封锁消息,子弹上膛,整装待命。

这时,侦察员陆续回司令部报告敌情,地方党委的敌工部门也派内线送来紧急情报。马本斋临危不惧,断定敌人从南、西、北三面张开口袋,渐次向东推进,迫我进入极其危险的两难境地。如我向西运动,必钻入其口袋;如向东,则顺势压迫我到津浦、德石两线交汇处之三角地带以聚而歼之。

形势危如累卵,必须即刻作出决断。马本斋处变不惊,指挥若定。他严令部队隐蔽,只要不被发现,即使敌人擦肩而过也不可开枪,他认为,敌人必会向东跟进,以达其歼我于津浦西侧之目的。随着敌人兵力的运动,西、南、北公路上的封锁线必将出现薄弱环节。那时,我军出其不意,一鼓而西,在敌人口袋底部捅一个窟窿。指挥员们经过短暂而激烈的争论后同意了马本斋的突围方案。

天近拂晓,敌人的车队向高庄、纪庄开来。战士们埋伏在院墙内,机上遮个扫帚直指数米外的敌人。敌人估计我军早已东撤,遂不加搜索,急急东进。天亮前,敌主力已离开高庄、纪庄二十余里,西部封锁线上的敌兵力大大减少。马本斋当机立断,率部向西突围。

为不惊动远处的敌人,一大队三中队首先与日军后卫搜索分队展开肉搏战,将14个敌人刺死13个。由于逃敌开枪,惊动了运动中的大队日军。日伪军迅速在纪庄设下三道防线,以密集的火力封锁了向西突围的路。

这时,敌人抢占了村西北的沙岗和高家坟等制高点,用机枪疯狂扫射,挡住了我军向西北突围的去路。漫河据点之敌也迂回至纪庄以西,占据连家岗子,用小炮、机枪阻击向西南突围的部队。司令部机关和剧社文职人员多,战斗力差,伤亡甚为惨重。50人的抗日剧社减员过半。马本斋命令二大队掩护机关突围。

二大队五中队长、马本斋的族侄马庆功率领两个分队摧毁敌人的机枪阵地。马庆功率敢死队猛冲猛打,终于夺取了敌阵地,控制了高家坟等制高点后,又打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的凶猛反扑。

马本斋的叔父、年过五旬、且患有严重的关节炎的二大队长马永标亲自率队冲锋为机关人员开路,不幸座骑为敌炮所伤,落马后中弹牺牲。

回民支队主力在五中队掩护下突破敌人的几道封锁线,在纪庄西一华里处的开阔地带集结之后,迅速越过阜景公路,突出重围。但五中队参加阻击战的60余名战士只有12人生还。鲜血染红了高家坟和周围的沙岗。

这次战斗,日伪军投入兵力15000人,被歼300余人(死尸装了8汽车)。回民支队也遭受了建立以来最为惨重的损失,总计减员368人,包括许多领导骨干在内的200余人壮烈殉国。

千顷洼一战,由于事前对敌人“五·一”扫荡的规模、战术和残酷程度认识不足,在冀中南部边界走留不定,致使全军陷入重围。但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马本斋率部沉着应战,奋勇杀敌,打破了日军的铁壁合围,粉碎了敌酋一举消灭回民支队的狂妄野心,保存了抗战的有生力量。

7月初,按照冀中军区的部署,马本斋率2000余人的回民支队从冀中、冀南交界地带向东迂回运动,越过北运河和津浦路,到达渤海之滨。在冀鲁边军区的精心安排下,部队得到比较充分的休整。8月下旬,马本斋率支队主力向冀鲁豫边区挺进。9月中旬,回民支队到达冀鲁豫边区的范(县)观(城)濮(县)一带,胜利地完成了战略转移。10月,回民支队到达回民较为集中的鲁西北地区。

马本斋 – 将星陨落

当时,叛军石友三残部齐子修、文大可等盘踞在莘县、朝城一带,抢粮、抓丁、残害百姓,鲁西北人民极为痛恨。马本斋审时度势,决心先扫清这两股叛军,开辟鲁西北抗日根据地。从1941年到1943年,鲁北连续大旱,粮食收成无几,饿殍遍野,惨不忍睹。敌、我双方都严重缺粮。许多据点的敌人一见到哪里有烟火便去抢饭吃。根据这一情况,马本斋实施了“以粮制敌”的战术。

冠县桑阿镇一带有三个布成品字形的伪军据点。马本斋率部潜入“品”字中心,令部分战士大肆熏烟升火,佯装造饭。主力埋伏于四周有利地形。三个据点的敌人望见阵阵炊烟,不约而同地蜂拥而出,前来抢饭吃。当伪军进入伏击圈后,马本斋战刀一挥,一声大喝,顿时伏兵四起。敌人见大势已去,纷纷缴械投降。回民支队兵不血刃拿下三座据点,就食敌粮。

马本斋和战士们还节衣缩食,拿出部分粮食救济奄奄待毙的乡亲,发动军民生产自救,连不得同群众争挖野菜都做了严肃的规定,很快赢得了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在鲁北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回民支队在朝城、莘县地区攻克敌据点30多处,烧毁碉堡40余座,在鲁西北牢牢站稳了脚跟,巩固了鲁西北抗日根据地。

1943年10月,回民支队奉命开往鲁西南的昆吾、尚和一带。

当时,伪第二方面军孙良诚部以濮阳县的八公桥为中心,不断向四面扩张,步步蚕食我抗日根据地。山东、河南军民强烈要求拔掉这颗钉子。

但孙良诚部装备精良,粮草充足,又占据着有利地形,确是一根不好啃的骨头。冀鲁豫军区召开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研究制订作战方案。马本斋提出“牛刀子剜心”的战术,即首先集中优势兵力,打掉敌人总部八公桥,然后再以得胜之军清扫外围据点。最后,大家一致同意马本斋的意见,决定奇袭八公桥。

按照杨得志司令员的命令,马本斋一面挑选精兵强将,做好战前准备;一面派出作战参谋和测绘员潜入八公桥进一步摸清敌情。

11月14日,马本斋率回民支队从尚和、昆吾一带出发,经过两天两夜的隐蔽急行军,于16日夜到达八公桥附近,同友邻部队一起包围了敌人的司令部。是夜,天黑风急,尘沙弥漫,敌人毫无戒备。我军顺利越过壕沟,爬过围墙,首先俘虏了哨兵,并迅速把敌指挥部八大处团团围住。一声令下,我轻重火器一齐怒吼。回民支队和军区主力部队的战士们奋勇冲进敌穴。伪军们以为神兵天降,猝不及防,明碉暗堡也没法展开火力。孙良诚的参谋长和特务团长都做了俘虏,特务团1600余人缴械投降。是役,毙伤敌数百名,缴获轻机枪17挺,步枪1600余支,子弹4万余发,电台两部,战马百匹,粮食数百万及兵工厂一所。

敌八公桥总部被打掉之后,我八路军主力以风扫残云之势很快扫清了八公桥外围据点,掌握了山东敌后战场的主动权。马本斋卓越的指挥才能得到指战员们的高度评价。当时的冀鲁豫区党委书记黄敬称他为“后起的天才军事家。”

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第三次反共高潮后的1944年初,中央军委命令回民支队主力开赴陕北,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于是,就发生了我们最为开始的一幕。

马本斋病重期间,他的儿子马国超守在他的身边。马本斋强撑病体教儿子写下“中国”两字。他写得很慢,边写边说:“这国字的四框,是防备敌人的城墙。这城墙不是砖垒的,是一代代中国人的血肉堆成的。这国字里面的或字,有天地,有房屋,还有大刀长矛,有咱中国人的一切。”

马本斋 – 纪念

党中央在延安为他举行了追悼会,总参谋长叶剑英高度赞扬了他光辉的斗争经历和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毛泽东主席敬献挽联“马本斋同志不死”,周恩来副主席题词“民族英雄,吾党战士”,朱德总司令挽联“壮志难移,汉回各族模范;大节不死,母子两代英雄。”同年,献县抗日民主政府将东辛庄改为本斋村。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将马本斋的故乡命名为“本斋回族自治县”。1954年将他的遗体迁至石家庄市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马本斋 – 烈士陵园

马本斋烈士陵园位于莘县张鲁回族镇南1000米处。1944年2月,冀鲁豫军区第三分区司令员兼回民支队司令员、著名的回族抗日英雄马本斋病逝后安葬于此。1954年,烈士灵柩移至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1985年在烈士原葬处重建。陵园坐北朝南,占地面积6670平方米。整个陵园由红砖花墙围合。主要建筑有阿拉伯式穹形大门、中国古建筑式六角形纪念亭等。坐置在一条南北中轴线上,由一条通道贯穿其中。园内翠柏掩映,绿草如茵。重建后的陵园融合古代建筑与阿拉伯建筑风格于一体,庄严、典雅、肃穆。每逢清明节,总有不少人到陵园扫墓。宋任穷、段君毅等也曾到此凭吊。该陵园是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场所。

发布者:知识学院,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3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