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嫣

韩嫣,表字王孙,汉武帝在位时的宠臣,是韩王韩信的后人(不是与萧何齐名的淮阴侯韩信),弓高侯韩颓当的庶孙。

人物简介

韩嫣,字王孙。汉武帝在位时的宠臣,是以刘邦马首是瞻的韩王信的曾孙,弓高侯韩颓当的庶孙。汉武帝在做胶东王的时,韩嫣同刘彻一起读书学习,互相有了深厚的感情。等到刘彻当了太子时,更加亲近韩嫣。韩嫣擅长骑马射箭,善于逢迎。刘彻即位以后,想讨伐匈奴,韩嫣先学习胡人的兵器和阵法。于是,韩嫣更加得宠,官职为上大夫,皇上的赏赐比拟前代邓通。当时,韩嫣常常和皇上同睡同起。

相关事件

江都王事件:江都王刘非进京朝见,有诏令让他跟随皇上到上林苑打猎。皇上的车驾因为需要等清道关系还未出发,刘彻就先派韩嫣乘坐副车,后面跟随上百个骑兵,狂奔向前,去观察兽类的情况。江都王远远望见,以为是皇上的御驾,便让随从避让,自己在路旁伏地拜见。韩嫣驱车而过,不见江都王。车队过去后,江都王感到愤怒。他向王太后哭诉着说:“请允许我把封国归还朝廷,回到皇宫当个值宿警卫,与韩嫣同列。”王太后由此怀恨韩嫣。韩嫣侍奉皇上,出入永巷不受禁止,他的奸情被王太后知道。王太后大怒,派使者赐死韩嫣。汉武帝替韩嫣谢罪,但最终没能得到王太后的赦免,被赐死,但在赐死以前韩嫣先服毒自尽了。

金俗事件:韩嫣是韩王信的曾孙子,也是刘彻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信好友。准确的说,他就是陪皇子们读书的人,而在所有的皇子和陪读中,刘彻唯独与他最投契。小时候一起读书学写字,长大了一起学骑射,等到刘彻成为皇帝,整兵习武准备讨伐匈奴的时候,他又带头练习匈奴的武器,实行“知己知彼”。除了公事,私底下他与刘彻的关系也好得非比寻常,刘彻经常不顾君臣之礼与韩嫣同吃同睡,情份甚至远在后宫嫔妃之上,他所得到的封赏,也远远超过了旁人。很快,王太后找了一个岔,将韩嫣痛训了一顿。被吓得魂不附体的韩嫣想要讨回太后的欢心,寻思出了一个献殷勤的好办法:让她母女团聚! 原来韩嫣有个仆人,就是长陵地方人,听说过金王孙的隐私,禀报给了主子知道。 噫,这个蠢奴才的馊主意,就此制造出了一个公主,也在后来断送了他主子的性命。汉武帝刘彻听说自己在宫外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大姐,顿时又惊又喜。第二天,韩嫣引着刘彻,来到了长陵边的小镇,将金俗迎进了皇宫。 这天上掉下来的惊天富贵,令金俗一家恍如掉进梦境。景帝刘启这时已经薨,当时的皇帝就是刘彻,当然不用怕谁来横一杠子。不久,金俗被封为修成君,她的女儿也成了淮南王妃。 一声晴空响雷,贫家妇人金俗,成了当朝皇帝的大姐,响当当的公主。王太后虽然找回了女儿,却恨透了韩嫣。韩嫣没有想到,这个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惹下了杀身大祸。 金俗认母不久,王太后找了个茬儿,勒令韩嫣自杀。武帝亲自出马为之求情,反被其母亲臭骂了一顿。韩嫣被迫服毒自尽。一条性命,只算是为金俗的大富大贵垫了底儿。倒是金俗,安安稳稳地享用了一世富贵。

家族成员

曾祖父韩王信:本名韩信,六国王室韩襄王的庶出孙子,为避免与同时期同名的淮阴侯韩信混淆,史书上称其为韩王信。他是秦末汉初将领,西汉初年被刘邦封为韩王,后来投降匈奴,前196年与汉军作战时被杀。

祖父韩颓当:弓高侯。汉景帝时期,平定七国之乱时的首要功臣,是汉初的一位名将。

伯父韩婴:襄城侯。

兄长韩则:世袭弓高侯。

弟弟韩说:汉武帝时期的将领。以校尉从大将军有功,为龙嵒侯,坐酎金失侯。元鼎六年,以待诏为横海将军,击东越有功,为按道侯。以太初三年为游击将军,屯于五原外列城。为光禄勋,掘蛊太子宫,卫太子刘据杀之。

侄子韩增:韩说之子,少为郎官,袭父爵为龙额侯,昭帝宣帝间官至前将军,本始二年,与田广明等四将军及校尉常惠击匈奴,将三万骑出云中,唯斩首百余级而还。张安世死后,继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汉宣帝时期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史记记载

《史记·佞幸列传》

今天子中宠臣,士人则韩王孙嫣①,宦者则李延年。嫣者,弓高侯②孽孙也。今上为胶东王时,嫣与上学书相爱。及上为太子,愈益亲嫣。嫣善骑射,善佞。上即位,欲事伐匈奴,而嫣先习胡兵,以故益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拟于邓通。时嫣常与上卧起。江都王入朝,有诏得从入猎上林中。天子车驾跸道未行,而先使嫣乘副车,从数十百骑,骛驰视兽。江都王望见,以为天子,辟从者,伏谒道傍。嫣驱不见。既过,江都王怒,为皇太后泣曰:“请得归国入宿?③,比韩嫣。”太后由此嗛嫣④。嫣侍上,出入永巷不禁,以奸闻皇太后。皇太后怒,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能得,嫣遂死。而案道侯韩说⑤,其弟也,亦佞幸。

注①《索隐》音偃,又音于建反。

注②《集解》徐广曰:“韩王信之子颓当也。”

注③《索隐》谓还爵封于天子,而请入宿。

注④《集解》徐广曰:“嗛,读与u2018衔u2019同,汉书作u2018衔u2019字。”

《史记·李将军列传》

广子三人,曰当户﹑椒﹑敢,为郎。天子与韩嫣①戏,嫣少不逊,当户击嫣,嫣走。于是天子以为勇。

注①《索隐》或音偃,又音许干反。

《汉书·佞幸传》

韩嫣字王孙,弓高侯穨当之孙也。武帝为胶东王时,嫣与上学书相爱。及上为太子,愈益亲嫣。嫣善骑射,聪慧。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习兵,以故益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拟邓通。

始时,嫣常与上共卧起。江都王入朝,从上猎上林中。天子车驾跸道未行,先使嫣乘副车,从数十百骑驰视兽。江都王望见,以为天子,辟从者,伏谒道旁。嫣驱不见。既过,江都王怒,为皇太后泣,请得归国入宿卫,比韩嫣。太后由此衔嫣。

嫣侍,出入永巷不禁,以奸闻皇太后。太后怒,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能得,嫣遂死。

嫣弟说,亦爱幸,以军功封案道侯,巫蛊(巫蛊之祸)时为戾太子(刘据)所杀。子增封龙雒侯、大司马、车骑将军,自有传。

《西京杂记》

韩嫣好弹(弹弓),常以金为丸,所失者日有十余,长安为之语曰:苦饥寒,逐金丸。京师儿童,每闻嫣出弹,辄随之,望丸之所落,辄拾焉。

●《情外史》——冯梦龙

韩嫣字王孙,弓高侯颓当之孙也。武帝为胶东王时,嫣与上学书相爱。及上为太子,愈益亲焉。嫣善骑射,聪慧。上即位,欲事伐胡,而嫣先习兵,以故益尊贵,官至上大夫,赏赐拟邓通。始时,嫣常与上共卧起。江都王入朝,从上猎上林中。天子车驾未行,先使嫣乘副车;从数十百骑驰视兽。江都王望见,以为天子,辟从者,伏谒道旁。嫣驱不见。既过,江都王怒,为皇太后泣,请归国,入宿卫,比韩嫣。太后由此衔嫣。嫣侍,出入永巷不禁,以奸闻。皇太后怒,使使赐嫣死。上为谢,终不得。嫣遂死。嫣弟说,亦爱幸,以军功封案道侯,巫蛊时为戾太子所杀。

韩嫣好弹,常以金为丸,所失者日有十余。长安为之语曰:“苦饥寒,逐金丸。”京师儿童每闻嫣出弹,辄随之,望丸之所落辄拾焉。

发布者:火焰兔,如果对火焰兔感兴趣,可以添加微信:huoyantu7 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huoyantu.com/7312.html